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

鱼羊为鲜
出城晚,虽然一路交通顺畅,到沿河城也已经快九点了。刘大厨下午采买齐了生鲜,但一袋袋的蔬菜还都带着泥土腥气,清洗切削,繁复的工作还有一摞。老韩家的电源也临时罢工,把电火锅撂在一边不干活,又是一通折腾。开饭时人人都已经前心帖后背,望着咕嘟咕嘟冒泡泡的火锅,我两眼发指。。。

青蛙老家带回来的麻酱香气扑鼻,羊羔肉肥美鲜嫩,活虾肉质紧实富于弹性,间或塞下的莲藕爽脆,据说还能补心,每个轮回总是在开锅以前菜肉被抢购一空,无一例外。俺挥动筷子的频率完全是公路车水平,在一堆山地车手之间鹤立鸡群。老刘嘬着二锅头慢悠悠的说:一看就是过惯了集体生活的。顾不得那么多,红彤彤的虾壳在羊汤里上下翻滚,俨然是在向俺招着小爪,开始集中火力,造出整桌子最高的一堆残骸。老刘第二天反复抱怨一只没吃到,可他光顾着喝酒唠嗑,能怪我么。。。。

出师未捷

昨夜经过的沿河城在青天白日下才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厚厚的围墙和青石板路,但这里仅仅是外衣,内里的韵味完全没来得及细品。出城时一位同学一马当先抢在头前,没有在路口等待大部队而是独自先行。结果这一别就是3h+。

从水泥路拐上xc路不多久发觉伙伴丢了,老毛青蛙二话不说回头去找,我和cl继续前进追早先出发的老刘叮咚。缓上的石子路还算平整,也没有毒辣的阳光,凉爽的天气里骑行并没有负担,但队友们现在四分五裂,形势并不喜人。 继续阅读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

身体的化学反应

一周都是阴雨天,据说周六阴天,周五担心会不会被雨淋,结果转天变成了日头火辣辣,我差点晒成了猪肉干-_-

晃到禅房已经比正常时间慢了半小时。十一点的山路被烤得冒出青烟,雾气浓重,远处只有粗犷的轮廓,细节全凭记忆拼凑。乏力的蹬车,气若游丝,心跳平稳的维持在70%+,负担最小的有氧区域,没有任何心肺负担,然而在每个弯角还是忍不住想躲进稀罕的一小方树荫享受弥足珍贵的过山风。

经过30+min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抵达禅房的小杂货铺。下车买水,躲在树荫下狂灌1000ml可乐,仍然不过瘾,又管大爷要了根1块大洋的冰棍,吃到透心凉。碳酸饮料的气体断断续续从咽喉缓释出来,头前被汗水浸透的沉重身体重新轻盈起来,无奈的望望明晃晃的大路,开拔。
继续阅读身体的化学反应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长假流水

周五,第一次因为清明沉淀为节日,阳光普照、暖意融融,全不是江南雨纷纷欲断魂的氛围。出门已是午后,从冷清清的屋子里爬出来置身明晃晃的阳光里才发觉有点燥热,过马路时看到最熟悉的591,转过弯来,想了想,不过是幻象,因为早晨还未起床就开始琢磨什么时候买台坐架抗车出城的缘故。

出城的路总是坑洼不断尘土飞扬,到禅房脚下才吸进了第一口新鲜空气,想不起来上次用公路爬是什么节奏什么齿比,每个弯道都觉得吃力和无奈,下到水库时喝光了一壶水,真不明白王老师那样的骆驼车手是怎么维持的。

水库仍然很好,和从前一样静谧,水纹把阳光切碎,从各个角度抖落出来,宛若钻石。四周偶有沿墙根晒太阳的村民,听不到说笑喧哗。想起去年冬天,坐在石头护栏上,看一副透亮的Okelay里映出另一副墨镜架在大脑壳上,空气清透,脸颊的坑坑洼洼暴露无遗。

路过村口,一片小树林上系满了白色塑料袋,才恍然触到清明的氛围。这样的日子缅怀亲朋故友,拂去墓碑的黄土,献上鲜花或者一摞纸钱,一边回忆音容笑貌和过往的细节。修葺工整的墓地或者绵长幽怨的思念,不知道哪种方式才能被感知。两个世界的个体交流总是这样困难,不论一街之隔或是阴阳两界,只怕总是鸡同鸭讲,目光无处交汇。

山路的最上段极其陡峭,比高涯口6-7km处的弯道更甚。黝黑的柏油路看上去沉稳又宽厚,但想爬上去却全然没有气定神闲的从容,飞轮换到最大片,座下去站起来,反复交替,急促的呼吸,后脑勺灼热又沉重。

沈教练在讲座里提起100%心率下的减压训练,说瞬间冲击这个心率再马上放松可以刺激大脑皮层从而忘却繁忙的工作或琐碎的家事,大脑得到有效放松,是很好的减压方式。可惜俺在这样的训练中完全没有类似的愉悦和松弛,心跳越来越快,脑袋越来越沉,全身都在做功,四肢共同参与爬升,躯干成为能量传导中枢,但这些都完全无关大脑壳什么事儿,它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外冒汗。轻快的身体带着个不会做功的实心铅球,大脑壳的人可谓吃尽苦头,尤其被旁人看做“体重轻爬山有优势”的典范,其实能够参与做功的部分较他人少了好几个百分点!

转日搭了王老师的车去高崖口,自己转圈时漫无目的的骑,进入白杨沟的路上甚至停下来休息静坐,一副休闲作风。好在第二趟爬高崖口时赶上look车队计时,终于有了紧张感,心率达到合理的训练区间,梦想着这个春天第一次在关门时间以内完成14km爬升,可惜好景不长,刚出小树林链条就被踩断,呆呆看着断掉的链子,庆幸这不是一个人solo时发生,也不是在气喘吁吁的比赛中间。

这周的刷山,成绩轻松提高到30min出头,接近于上个夏天的最短时间了,可见体能还是只能在公路车上恢复。

温暖舒适的空气里,换成短装的双腿蹬踏轻盈而有力量。想到院子里已经有杨絮漫天飞扬,被阴霾雾霭占据的春天慢慢过去,夏天已经迫在眉睫。那些在温柔的夜风里慢慢啃西瓜的日子,忽然就期待了起来。

愚人节的彩蛋

一瓶现磨的纯黑芝麻酱,香喷喷、滑润润,在我想象它变成麻酱油麦菜、陕西凉面、小肥羊涮肉的调味主心骨以前,哗一声,在进门前半分钟cei4了。袋子里的生冷熟食通通近墨者黑,披上了沥青般难以消除的外衣,漏下来的小雨点滴滴答答沾满了客厅到厨房的必经之路。从腻呼呼的袋子里抢救出其他食品,洗呀洗,涮呀涮,还要收拾地面台面,一边闻着馥郁的芝麻香,一边在崩溃前展开了强大的心理暗示工作:幸好没cei4在屋子里,幸好也不是在大马路上,幸好。。。。

鉴于第二日是愚人节,俺非常应景的企图从罐子残骸里打捞出一些剩余物,挖了一小勺,小口嘬一下,浓香幼滑,不对,有微小固体,原来是玻璃茬儿,小心翼翼吐出来,咂巴咂巴,怎么牙齿缝还咯吱咯吱响呢?

周日难得的晴空万里,有大风,所以郊外的蓝天就愈发清透。爬山时草丛里都是一小撮一小撮的白雪,给青黄不接的春天添了笔色彩。公路车不过100km就累得头皮发麻,爬高崖口时溃不成军,遥想几年前第一次山地到此一游,耗时尚不及今日,唏嘘感叹,臀大肌抽搐,再没有激情燃烧的糖分了。

昨天有人说想买车,伊的证儿据说要夏天才能拿到,问价位,说在QQ和focus之间。俺当时就想给伊寄块儿豆腐过去,不过路途遥远,收到时可能已经是臭豆腐了。本着舍不得拿臭鸡蛋拽我的原则,估计伊也会将其继续酿成霉豆腐。 (太丢人,俺就不说是哪个小朋友了)

下午接到了前两周刚刚在赛场认识的91.5的朋友的电话。赛后他们问“你听国际台么?”俺轻松对出了“easy morning飞鱼秀”的暗号,于是在网站上俺赫然被贴上了“小飞的超级粉丝”这样的标签。

“周五有空吗?我们要去白杨沟”
“哎呀,最近正好有事儿,假期我出不去。”
“是吗?太可惜了,小飞喻舟也去。”
“啊(提高8度),不带这样的”
“他们昨天刚从非洲回来(嗯,这个我知道,两人跑去开普敦参加国际音乐节了),小飞还没订,有可能去。喻舟去,下午我去小飞他们家。”
“啊?你和他们那么熟,我只知道我和喻舟是校友。”
“哦,真的?你也是理工的?我和她是亲戚,她大一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她在学校也是广播站的,你没听过?”
“没注意过,我都把学校广播当背景声。她能骑那么远?”
“有后援车啊!现在国际台的主持人每人都有一辆车,我拉的赞助,louis garniu的。小飞的是你们那个UCC碳纤维的山地(难怪跟俺的赞助商那么近乎,原来和俺用一样的车架)。”“都是光年赞助的。”
“那个传媒公司啊。”
“对,还有下午夏雨也去”
“夏。。。雨。。。?”
“就是演电影那个。见过么?”
“在电梯打过照面,不过我没注意,他出去以后旁边人才说,刚刚那个是夏雨。”
“他和小飞是哥们,确切的说,是小飞的粉丝。”
“感情跟俺一个级别啊。”
“对了,周日有个飞鱼秀的听众见面会,下午3点到5点,在万达广场的咖啡厅,免费的。”
“oh,这个时间还不错,可以考虑。”
“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好啊。”

晕晕乎乎的接完电话,看到

同学发过来的人肉搜索页面,激动的敲了几个字母进去,心想传说中的8g站点终于出现中文版了,不过回车以后,发现又被涮了。。。。

image

一个男歌手说:“今天是4月1号,离我4月20日的北京演唱会还有21天。”俺的第一反应是掰开指头算,结果发现不够用。。。

煎蛋号称要关站;水木已经当掉了,只剩下凋敝的灌水站;Google出现了人肉搜索。愚人节,你被整蛊了没?


——————————————————————————————————————

人肉搜索招聘需求

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

组织和领导以志愿者为核心的超大规模人肉搜索团队,整合来自数千万搜索志愿者的小道消息,从茫茫人海中发掘信息背后的奥秘。严格管理,制止人肉搜索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扯皮、造假、谣传、起哄、攻讦、谩骂等不文明行为,创造合理、有序、创新、务实的人肉搜索新秩序。

能力要求:

  • 博士以上学历
  • 管理学、传播学或相关专业毕业
  • 掌握五种以上方言
  • 有八卦主义精神和凡事不着调作风者优先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

在业余时间为人肉搜索引擎奉献智慧、汗水和好心情。利用谷歌研发的人肉搜索平台,与其他数千万志愿者并肩工作,使用并行人肉计算的方式,对疑难问题坚持不动摇、不软弱、不抛弃、不放弃的肉骨茶原则,为广大网民提供第一手的,带有人情味儿的,具有震撼力和可传播性的搜索结果。

能力要求:

  • 学历不限,专业任选
  • 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 对常人无法获取的信息有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定信念
  • 自备联网电脑一台,电话机一部,粉笔若干,餐巾纸一箱,《八卦人物风云榜》16开大字本一套共40册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致猎头公司:对于未签约的猎头公司提供的简历,谷歌将不支付任何费用。

戊子年,春分已是过去时

头前儿还说了今年暖得比往年都早,但是暖气刚停就风云突变,干旱了大半年,贵如油的春雨终于放下矜持慢吞吞的滴嗒下来,幸好是从夜间开始,泥点子对大家伙儿的侵扰得到最小化。温度随之骤降,才意识到前两日还热得被踹开的被子其实非常轻薄,只好裹紧再裹紧。

每个下午都想去刷山,可每每看见阴郁污浊的天色顿觉兴趣索然,要不要买个3M口罩?这个问题真是很头疼,于是愈发想拥有一辆可以带着我和车迅速抵达山脚的运输车。

如果不是xrf联赛,很难想像北京城原来已经有这么多投身于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观战或者参赛,或只是经过,从海淀车队5、6旬余的长者到刚刚长出胡茬的高中生,这个群体的人数和他们的购买能力都在以比GDP的增长更加迅猛的速度膨胀。今年联赛第一站已经省略了逐个喊号排列次序的环节,这个过程的冗长会让已经热身完毕短衣襟小打扮的车手们肌肉紧缩瑟瑟发抖。他们胯下的战车色彩斑斓,很多国际一线品牌都可以找到,完全不是两三年前只有giant、trek以及一些低端品牌的局面。

“这车架多少钱?”

“六万”

颇为震惊,怀疑是定制产品,循声望去,原来是辆time,而他的主人,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在背包上贴着大大的“磨合”二字,并有两行“请勿靠近,随时趴窝”的注解。

车手在装备上的投入与他们的玩儿车年限或是水平并不是正比关系(就像摄影爱好者们)。不只是上面这个time小男孩,我熟悉的一个xc高手,某车店销售,他把价值nw配件炫目而精良的山地车向那些家境殷实的中学生们推销,并以俱乐部的形式组织他们去老山、香山的小径——这些通常是有经验的山地骑手们经常出没的场所,感受俯冲在丛林间颠簸的快感,接受路人好奇甚至羡慕的目光,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从事山地车运动的热情,成为铁杆粉丝。当然,事情并不总在掌控之间,我听到的事故已有2、3件,对于这样缺乏循序渐进过程的阶越,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尤其对这些年幼缺乏准确而强大控制力的小朋友。

今年联赛,A组前六都是熟悉的老同志。除却piers、darren这些年轻生猛的老外,本地车手的平均年龄在30以上(34?),其中甚至有应该参加B组(45以上)的。而正是这个前六中的最长者,他在老外突围的关键时刻把第一集团的几个人带上去,才使得年近不惑的另一个双胞胎爸爸最后能拿到第二名,而这几个和老外抗战到最后冲刺的车手,他们刚刚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俱乐部中。DFH的广告贴里,几个人站在明黄的后援车前,双手抱怀,踌躇满志。而前六中唯一的毛头小伙,我的队友,他虽然血气方刚前途无量,但和我一样疏于练习,把学业和玩乐放在第一位,荒废了一个冬天。

自行车运动是老少咸宜的运动。好的业余车手,竞技生命极长,他们可以依仗战术、技巧和经验使得自己比年轻人跑得更快,更稳健。而团队战术的排布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仅指公路车)。竞赛不再停留在初级的靠单打独斗仅仅比拼个人能力的时代(当年郝氏兄弟独占鳌头其实也和他们哥俩儿的配合有关,他们有过一个当兔子牺牲另一个拿冠军的案例),科学的训练和配合使得在体能或器材上处于劣势(部分的)的个体有了和国外高手较量的资本,赛后就连另一个老外也有些惊讶:中国人竟然也可以训练的这样好(没听清,大致是类似的意思)!

与男车手红红火火逐渐壮大的欣欣向荣相悖的是,女车手在这两年并没有稳健的扩大。女子组,解子石作为俺今年公路车的处女骑(是骑不是比赛哦!),俺毫无意外的滑落到第三(赛前赛后n多人冲我打招呼:冠军!羞死人了)。第一是芳芳,这个现就读体育大学的前全国冠军,第二并不认识,但无论是听说还是目测(结实的大腿和黝黑粗糙的面孔)都是专业队下来的运动员。并不是给自己找借口有理由退步,接下来的认真训练希望能帮助我完成第二站的“the return of the king”,我纳闷的只是为什么还没有一个像我一样只是爱好者出身的年轻女孩子能够取代我的位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俗语同样适用此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精力的转移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男生恐怕今天不仅是无法站上领奖台,而应该在n拾开外(比如当年的冠军张雨硕),然而,领奖的女生依然只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除了第二),仍然继续着只要参赛就差不多能上领奖台的局面(取前六啊!),是什么浇灭了年轻女孩们参与的热情呢?

玩户外的女生不在少数,这个群体的数量和男生应该是可比拟的。玩儿攀岩的女生也不少(按照总体的比例来说,虽然这又是个小众项目),但为什么自行车运动就是彻底的阳盛阴衰呢?需要强健的体能?很多爬山的女生都比俺好。怕风吹日晒?爬山并不强多少。更危险?小五台和白杨沟,哪个更容易出事故呢?其实俺就是最好的例子,体能一般(力量奇差,耐力稍好),脑子不发达(山上摔的一塌糊涂),金钱投入有限(并不比户外烧钱),但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并且把这个当成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是我脑子里有什么cycling基因还是她们缺乏骑车神经?

比赛结束时接受了Tom一个几分钟的interview,他正在试图让更多的女性老外加入到这项运动的中(生意人!)。我对"骑车有什么乐趣"的答案是:自由。这种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比拟的,是完全可控切实在手的。或者有一天,俺也会从事一些“吸引女生骑车”的活动,比如写一篇鼓动性的或指南性的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