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花花白河游

前几日,上班路上,对面东来顺路口游龙般停了若干辆高大的“旅游巴士”,服装整齐的小朋友列队等候,叽叽喳喳很大一群,“春游”,脑海中立刻浮现这个词儿,“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呢?”

结果这周就被三脚猫夫妇忽悠去石塘路烧烤。

“有sg么?”“大把大把的!”事后证明这完全是蒙人不打草稿的典范。

活动及其fb,烧烤物资一应俱全(热烈表扬gecko同学的统筹和精力),绰绰有余到铺张浪费,俺辛辛苦苦洗出来的韭菜香菇后来都证明无暇顾及。擅长技术工作的同学并不太多,从点炉子到烤串,烟熏火燎,人人都被呛红了眼睛。三脚猫小朋友忙前跑后照顾炉子,活脱脱一张黑猫警长的脸蛋儿。俺在一旁翘首以盼,时刻准备加入盯着炉子哄抢的人群,瓜分小批量生产的肉串和鸡翅,还要忍受随机出现未来得及烤熟生肉,和鸟蛋同学有感而发:还是锣鼓巷好啊~

深夜继续杀人、搓麻,三点以后女生们纷纷困倦难以忍受,上床睡觉。俺继续为失眠纠缠,一边又有如雷的鼾声,辗转难以入梦。临晨听见有人陆续起身开门,直到天光大亮,日上三竿,爬将起来,不过8点。

烩过昨夜剩余的大量生冷,完成了琳琅的非典型性早餐,大家开始分拨分批的离去,火车、汽车、自驾,剩下最后的五个fb核心分子,开始一小撮人的白河游,我的春游,才刚刚开始。

之前很想把车捎来,想象天蒙蒙亮时在水汽氤氲的山谷里骑车会多么惬意畅然,然而此刻才庆幸没这么做。两日糟糕的睡眠,精力耗费一空,大腿酸软无力,坐在车上吹风听笑话,这是大约是最适合享受春光的方式了。

去年的白河游是在五一,这年又提早了半月,景色尚未到最好的时候。路旁大片大片盛开着梨花,漫山遍野,不过颜色浅淡,四周缺少深色绿叶植物的衬托,并不好看。水势更是吝啬,下游都是干枯裸露的河滩,沿途的各个景区,号称“瀑布”的地方只有缓缓流动的一小挂水帘,黄灰的色调很不讨喜。好在城里人总是给足了面子,景区旁还是七七八八蜿蜒停泊了很多车子。

经过白河岩场,零星看见几个背着大包带白手套的人,可能正在寻找路线或者热身,没赶上他们做壁虎状趴在岩壁的摸样,可惜。

指路犯了迷糊,骑车经过数十次的道路居然走叉了,不过旁边有空旷少人的河滩,一车人决定索性停下来嬉水。

好久没有这样在河滩边耍了,像小学生那样打水漂、扔石头、累水坝捞鱼。三脚猫从口袋里摸出几张车票和小票,众人开始折纸船比赛负重漂流,相互扔石子,在浅滩里溅出大片水花,俺的头脚无一幸免。夏天已经悄然而至,阳光灼热无遮拦,河水(其实是溪水)清凉,石子光洁,很想脱了袜子下去走一走,不过无人附和只得作罢。眯起眼睛向远处眺望,流动的水花和丰盛的阳光,白色鹅卵石和一片片带叶而吐青黄相间的小树林,依傍的小山分割出蔚蓝天空的一角。

image

同学们,让我们来观察石头的自由落体运动。

image

装货,准备启航啦!

image 

顺流而下,结果很快就翻了。。。

恍惚浮现出当年在贡嘎寺到八王海穿越的小路上,缓慢流动的河滩和大片落叶乔木,今天的司机大猫彼时背着大大的包袱,负重在高海拔地区行进,他像驮着我的包袱的马儿一样不知疲倦的走。我轻装在后,举起相机,抓拍一个进行中的背影。当时更蓝的天空和比天空还蓝的浅滩,人生第一次身临其境,不由得惊叹巴蜀奇景,四目(俺是眼镜妹嘛!)迎接不暇。

image

河滩,水真的很少,绿色也有限。

image

只有在郊区才能看见这样的蓝天

转到抵达山吧时太阳已准备收工。想起去年五一前最后一次的日本料理鱼生宴,感慨时光流逝并不由人。后来,在这天夜里,呛鼻的wasabi给了回到大床的我一个怅然长梦。

得快乐时尽欢颜吧。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innocent year

我的初恋男友,msn上的最新昵称是:我的闺女叫丁丁,她妈妈叫叮当。
 
五一之后的某天,我发觉他msn icon变成个可爱的大胖娃娃。图片太小,baby的五官挤在
一起辨不出细节,但根据父母基因推测,她今后会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恭喜!"
"谢谢"
"多大了?"
"两个月多,整个五一都在家里伺候她。"
"很快活吧!"
"痛并快乐着。我去吃饭了。"
"再见。"
 
看到他有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孩子,事业蒸蒸日上前途一片光明,由衷喜悦。我愿见他以后的
日子更加美满,沿着最普通的三口之家幸福生活轨迹继续走向去,如同他的父母那样。或许
今后的某一天在同学聚会上碰见了,可以抱着他的孩子,摸一下额头,她会对我说声阿姨好。
 
十年前我们从很远的地方聚到一起,九年前的冬天他第一次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四年前,还
是冬天,我狠心的说了分手,他终于忍不住像个孩子在我怀里哭泣。我抬头拍拍他宽大的背
膀,柔声说:"好吧,我们不分开。"第二天的旧历年前夕我送了他的生肖一个小金马做新
年礼物,用黑色皮绳亲手挂在他脖上,之后去了他远在奥运村的新家和父母一起共进了最后
一次晚餐,很熟悉的家常菜,包括几年前改变我对一种蔬菜认识的肉末茄子。晚上他开车送
我出来。
 
那定格为了我们的最后一面。
 
转过年来的夏天他给我发了新女友的照片,家里介绍的,清秀温婉,小家碧玉,是所有家长
乐意宠爱的姑娘。第二年,他们结婚了。
 
他大约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在曾经的情深意笃海誓山盟之后毫无征兆悄无声息的离去,就像我
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亦不敢触碰这个事实,很深的夜为自己的凉薄在月光下无语呆滞。在那
之后的几年我都相信一切皆有尽头,所有相聚不过为了最后的分离做铺陈。
 
非典以后的故事变得愈加短暂而难以琢磨。常常会怀念那个满城弥漫着肃杀气氛的春末夏初。
那时的我并没有任何畏惧感,坐地铁公交,不戴口罩,骑着自行车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
和朋友吃饭、交谈,帮囚禁在校园的女朋友送去她心仪的洗发水。
 
上周某个工作日的清晨途径他的单位,在那个每次路过都会不由自主想到他的大厦前,曾经
每天上班都要穿过的交通枢纽,但其实,我们并没有过偶遇。

时光

三八上香山,小路被厚厚一层积雪覆盖,骑行艰难轮胎常常空转。一个月后的黄山赛,犹豫再三还是舍
不得换成短衣襟小打扮,中午的阳光灼热无遮拦,行走在停车场空地上,身体绵软如同一条士利架般可
以化开融进土壤。五一长假,某个傍晚沿袭从前刷山的路线蹬上鬼笑石,眺望夕阳慢慢落在山的那一边
,记录晚霞的姿态、城市缩影,呆望,下山,沉沉暮色中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从冬末到立夏,其实并不到2个月。
 
三月初公司搬回城里,告别了十一学校、雕塑公园,原本每个清晨我会从它们身边次第经过,想到未来
并没有机会再和它们说你早,也有一丝怅然,尽管那个校门口每到下班都会车水马龙挤成一锅粥。曾经
为取个包裹在附近小区四处打听某个邮局,经过很多从未涉足的小胡同,路过刚刚拆迁的一片废墟,最
后在浓荫蔽日的社区深处找到那座不惹眼的房子时已耗费了大半钟头,无奈的载着未曾料及的20kg大纸
箱骑回公司,小心翼翼在每个红绿灯路口等待,再起步,晃晃悠悠。
 
某个五一长假的夜晚辗转不能眠,听王菲的声线气若游丝乎远乎近,愈发清醒。于是起来,开电脑,看
24小时,听听不懂的标准美语。从很深的夜到天色微明,再到日光普照小鸟在外面高高低低的吟唱,不
过几个钟头,我在安静的小屋里经历了劫匪射杀人质、神经性毒气在公共场所释放、飞机被劫持等一系
列紧张刺激的情节,看到无辜的人们一个个死去,丝毫没有倦意,只是忽然想到下午还应该去旱河路刷
几个来回,放弃真相大白天下的最后结局,上床倒头,昏昏沉沉也就睡着了。
 
这几日每个清晨去旱河路绕圈,夏天的装束还挡不住初夏的微凉,好在蹬车不多久就有热气升腾,有如
一件外套护住裸露的大腿胳膊。平路练习时分,太阳缓缓升起,旁边纤细的小树在地上投下颀长的影子
,在车轮下飞快压过,有如无法重来的人生,尽数后退。休息时转头朝向东方,一片耀眼的光芒,即使
眯起眼睛仍然看不清什么。默默对着空气说声早上好,如果谁听得见,是否会对我微笑?

匆匆跑过的五一(上)

最近一年养成了长假出门的习惯,或者旅行,或者回家,总是远远的离开我的房子我的洋洋。不过这个五一,犹豫
再三终于还是赋闲在京糜烂于床上了。
 
一号痛定思痛决定去骑车,为了第二天数人参加的郊游活动做准备。妙峰的路还是蜿蜒曲折的21km,不过来此郊
游的车辆多了平时几倍。花80分钟才爬上去也在情理之中,路走到一半水壶就空了,钱又没带着身上,路过的车辆
里常常传出加油声,开过去好远我才有气无力的喃喃两句:给口水喝吧。。。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同伴会早点下来,
结果一直盼到山顶娘娘庙,我抱着同伴的水瓶一通猛灌差点打嗝。晚上回城狠狠吃了顿自助,打着补充蛋白质的借
口尽享美食完全不顾忌腰腹间的赘肉。
 
二号白河峡谷绕圈,有熟悉的朋友和久违的风景,不同在于多了两辆后援车尾随,包括一辆宝马护驾,美女司机
帅哥摄影,端着小炮尽职尽责做全程记录,这待遇也算史无前例了。白河上游下游陆陆续续绕过好几次,每次有
不同的伙伴不同的路线甚至不同的坐骑,绵长秀丽的峡谷风光在北京雄厚壮阔的山色中也算独具灵气的一支,尽
管水色从不丰盈,河床总有大段干涸。密云境内爬坡不出多远就遭遇堵车,两排单行道齐齐码好两列小车纹丝不
动,我们在路边逼仄的夹缝辗转扭捏虽不能畅快但总胜过动弹不得,想到车里的人们此时或许生出些许羡慕,心
下不觉得意了几分。先行出发的同学见不见踪影,后面因换胎耽误的男生们亦没有迅速追赶上,不知不觉间一人
安静平稳的驶过一个个山坡一处处景区。在空旷寂寥的山谷里爬坡挥汗如雨,在游人如织的景区门口穿行小心翼
翼,更多时候只是在心跳表示数的跳跃和远处山峦侧影变换的交错里不断闪回出似曾相识的潜意识,默默漠漠的
发呆,也就忘记了是不是真的想起过什么,只剩劳累感势不可挡的顽强膨胀起来。
 
正午时分终于赶上了在路边补充能量的王老师,跟着他的节奏征服午餐前最后的爬升。王老师在崭新的5.5上生龙
活虎,不时的站立式骑行动作舒展,我却因为先前慷慨送出一个水壶再次遭遇水荒,途中补充的士利架一小枚也随
着势能的累积消耗殆尽。在某个下坡眼看王老师在前面压弯画出道优美的弧线渐行渐远,我只得在崩溃的边缘咬牙
坚持却已无力追赶了。
 
好在赶路终于告一段落,短暂的休息后所有人聚齐,琉璃庙附近的小饭馆吃到了鲜美的烤鱼爽口的绿豆汤,随后此
行唯一一张合影每个人都有饱食美味后的一点憨态可掬。然而接下来的赶路我却成了落单的最后一只,继续在国道
遭遇冗长的堵车,继续在下坡路段吞吞吐吐的捏闸直到手抽筋,下到云蒙山脚下竟然有几分饥饿感。还好有同伴押后
收编,两个人在消灭一整只西瓜后完成最后的烦闷枯燥的引水渠,以一段漫长到崩溃的平路结束郊游,其实除了无奈
还是无奈。
 
三号精疲力竭闷在屋里处理照片看美剧,直到下午被王老师通知去轴吧来个小fb活动。后海边精致安宁的小酒吧里唯
一的厨子和waiter伺候我们从二八少年到几近不惑的五个人,一会儿埋头苦吃一会儿高谈阔论,上海菜做得恰到好处,
桌后一口古旧的水缸里竟然有几尾红金鱼在悄无声息的游弋,我想,总归是我们更快活吧。饭后已是阑珊一片,顺便
在后海灯红酒绿的胡同里留下几张浮光掠影,回家看,200的长焦不配三脚架,即使sigma的旅游头比小白轻便了很多,
终究还是端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