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五年,五个十一

2003年 第一次长途骑行,也是此生第三次真正骑运动自行车。燕山山脉的第一高峰雾灵山,顶峰遥遥不可及。此生唯一一次公路爬山基本靠推,沿途风景完全无视,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睡觉。走到半山腰,在路边坐下小憩,然后放弃登顶直接下撤。十一的雾灵寒气逼人,穿着冲锋衣还是冻得浑身打哆嗦,手指完全失去知觉。

2004年 第一次去喇叭沟门 这一两年间一直用山地骑公路,走遍了京郊各个山川河流,并乐此不疲。喇叭沟门的白桦林有如画卷,色彩斑斓。这个北京最北端的森林公园了就藏着北京最美的秋色,遗憾常年被灌输香山红叶的人们大多没有听说过。期待来年继续去那里拍照,戏耍。

2005年 贡嘎,蜀山之王。徒步对我来说是艰苦的,近5k的子梅隘口,高反让我溃不成军,最后几公里乘上了摩托车。夜晚滴米未尽,只是呕吐。不过第二天日光普照云蒸霞蔚,我的高反就完全蒸发了。贡嘎寺幸运的拍到了主峰,惊叹八王海蔚蓝的湖水,美不胜收

2006年 回家了,什么也没干。适逢中秋,明月千里寄相思。想念,就慢慢长在了脑子里,再也拔不掉。

2007年 ’24hours’成了主旋律,间或去香山,往返于海二和鬼笑,驾轻就熟。习惯了一个人骑行享受自由和静谧,享受植物的腥味和空气的清冽,没有负担的呼吸。

2008年 有了赞助商,就得卖力去比赛。易县铁三和UCC,两场比赛,三个回合,有赢有输,有朋友有娱乐。付出和获得,不勉强不思索,得快乐时尽欢颜,人生不过如此。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轻舞山脊

天光大亮才起床,睡饱了就是好。刘大厨亲自下厨颠出了7个鸡蛋的加大号摊鸡蛋,虽然中间还有少许未完全凝固,但正和了俺爱吃嫩鸡蛋的刁嘴巴。

一扫头天的阴霾,在金光灿灿里出发。按着头天当地山民的指点我们和骑马的游客一起走了之前从未涉足过的小路,柏油路几百米后就拐上山脊,完全是驴友徒步的线路。

在山野里背着大包走路时总会琢磨能不能骑车,有多少路段可以用轮子代替双足直接碾过。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时,心情刷一下就豁然开朗了起来,头天的种种不快、人心之险恶都被扔到九霄云外。天空高远,空气温润,虽然能见度并没太好,但远方西灵山的轮廓还是清晰可辨,大大小小的山梁也都在老刘的指尖一一被点出名字。在高高低低乱石丛生的复杂地形下骑行,车轮躲过一堆堆的马粪,撞上兀自突出的小草包,只能怪自己控车不够娴熟。穿行林间小路最是快活。高高的树冠和厚厚的落叶,车辙碾在黝黑厚实的泥土上,汗水被清凉的山风带走,畅快的说笑、吆喝,浓密的枝叶在旁边沙沙作响。 继续阅读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