坝上行-2

早晨,天亮不就就被喊起来。推门,阳光懒洋洋一片,空气清透,色泽斑斓。草原开阔,远处群山环绕,只是依旧寒气逼人,玻璃上昨夜悄然生长的窗花仍然清晰可辨。

再上路,主题仍然是拔梁。寒冷很快被体内氤氲的热气驱散,换上轻薄的装束,一行人开始了今天的征途。

又是高高一座山头,为了贪图捷径没有绕山路,遵循着“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的信条,在草甸上找路,骑着骑着就发现车头随时可能翘起,坡度已经不止十几了。粉丝继续着昨天的势头勇往直前,然而很快他也没法呆在车上,一块儿推吧。推车并不轻松,走了好大会儿,抬头望,山脊还和刚刚一样远。好在景色丰盈。旁边是针叶林,远处是色泽错落有致的原野,巍峨的大山,在高处鸟瞰不亦说乎。

登上山脊时,老刘指指远处的山头:那个是东侯顶。

经历过更劳累的推车后,短暂的下山,小径上轻快的划出弯弯曲曲的弧线,刺激快活。蔚蓝的天空,金色的落叶,黑黝黝的土地,白桦修长的树干投下疏疏落落的斜影,车轮在明暗间穿行,惊起了只只正在打盹的小鸟。

转眼下到金莲山庄,本来是计划里第一天的落脚地,居然并不营业,据说因为天气冷本季已经打烊了。庆幸山的那边有新开的山庄,虽然昨夜不少人都被冻醒了好多次。

经过短暂的水泥路,峰回路转,旋即拐进了千松岭,这天的第二个大梁,比起第一个更漫长,更高大,景色也更华丽。

起头并不算太费力。在长滩边行进,沟底怪石突兀,不少形神兼备的,一处巨石被老刘戏称为大脚丫,有人甚至试图上去耍一耍。路过许多溪流,缓慢流淌或者安逸的独处,浅浅一弯,快速骑过,清凉的溪水溅出,觉不出凉。道路慢慢变陡,色彩也愈加斑斓绚丽。正是午间,富足的阳光倾泻而下,千松沟里满眼金色,排排红黄的松林有如屏障,在山坡上株株比肩而立,延绵不绝。石子遍布的山路上已经无法骑行了,但在山水间行走,辛苦也快活。

慢慢爬上梁头,视野豁然开朗。坝上的山坡个个都像小馒头,圆润温和,虽然爬起来都不轻松。远处的风力发电机车,瓦蓝的天空下乳白的扇叶片片分明,好像模型一般。想起俺的工作,虽然太阳能电站并不像风机一般能成为风景,但同样提供给看风景的人极大的便利,为那些在山顶村镇的通信基站提供能源。

下山的路并不窄,但碎石多。打头的家伙们居然看到了孢子,飞快的钻进林子转眼就不见,俺眼神不好,啥也没瞅见。叮咚在下山途中不幸落马,虽然被厚厚的衣服包裹,还是有内伤,表情痛苦。好在休息过后还能继续骑行,并不太碍事。

下到马场,又是辽阔的草原风光。旁边是黑黄相间的草地,广袤肥沃。牛马羊群在闲适的低头觅食,懒洋洋的碎步遛弯。眯起眼睛享受午后的和暖的空气,时光仿佛停滞了一般。

不过今天的行程并没到尾声,我们夜宿的大滩还在山的另一边。穿过原野,还有最后一座大山。爬坡,队伍分成了两拨,我们一小撮不愿推车的绕道山脊缓行的路线迂回而上,另一拨勇往直前的直接从山脚拔地而起。事后证明,虽然时间相仿,但显然我们的线路更轻松,只有很少的路段需要推车。

又是在天黑前赶到,不用赶夜路让人长长的舒了气。大滩民风纯朴,吃住价格实惠,还有热水澡,能洗掉两天的尘土和疲乏,实在是个大大的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