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雁北

头天晚上基本已经放弃穿越了,要离开电脑三天时间,心里没底,怕被同事追讨,项目进度拖延。凌晨做了个梦,同学们都开开心心出发了,对我告别,俺一个人,被遗忘在世界尽头。

早起赶紧打电话:帮主,我要去!!!

火速收拾衣服,只可惜没找到抓绒腿套,只带了薄的夏款。也没找到风衣。搬家后所有东西都不在能触及的地方,为后面旅程增加了风险。

中午集合,我把车扔在帮主那里座毛主席的宾利。幸亏如此。后来三辆车在高速上展开了一骑绝尘的追逐穿梭模式,法拉夏利动力延绵不绝,都说刹车极不灵敏,但帮主从无意外。那辆车,我一进去就能感到每个零件都在颤抖。帮主后来很骄傲的说:这发动机是四缸的!按理节日免费期间高速拥挤,据说八达岭已经成了一锅粥,不过帮主英明,总能选择正确的时间路线,这么多次穿越,路上从没觉得特别堵。一路风景如画。瓢泼大雨带来了湿滑的路面,也描绘了云雾缭绕太乙仙境般的山色,飘渺的浮云给山体裹上一层轻薄的纱,岩石树木都有了层次丰富的颜色,道路两边一丛丛脆生生的新绿,让我想起了所谓最好的年华。 继续阅读迷失雁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