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香山——向全盔致敬(2月22日)

虽然空气还是和上周一样差,但为了骑车,还是决定去当人肉吸尘器。磨蹭了半天之后终于出发。向着香山,穿过重重雾霾,拉开了杯具的序幕。

晚出门,晚上山。果园入口看到了不少带顶架的小车,大家都是真爱。

过了一周,路上雪已经很少了,上坡成功率依然很低。我归咎为:轮胎太光了!事实上,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麻烦,尤其是对技术不过硬的同学。我胃疼,上坡歇了很久,期间被twingle从分叉路追上,这厮后来比我们多跑了一个后山和模北,这是怎样一种牲口呀! 继续阅读周六香山——向全盔致敬(2月22日)

今日香山(3月1号)

版上好评如潮的X0 trail,一个月的使用只用之后,只能遗憾的表示,真不适合我。这当然是个有失偏颇的结论,事实上,我还没有在最好的状态下使用过。另外,再也不用碳把了,之前似乎很少跟车把过不去,结果这次换完才骑了两回,已经伤痕累累了。

周六又起晚了。事实上,7点多就被圡少爷叫起来,问我要吃的。迷迷糊糊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今天好像不用上班。喂了少爷之后躺下继续眯,一下就快十点了。。。。有点不想出门了,结果阳光满屋,两周的寂静岭之后,怎能辜负了这个弥足珍贵的朗朗清空呀!

遗憾的是,新胎虽然下单了,送货也神速,but,在周五离开办公室的当口,他们被遗忘在了工位上。这意味着又一个悲剧在酝酿。 继续阅读今日香山(3月1号)

马年第一骑,雪地越野(2.15-16)

十五的双节十六的霾

周五晚上想写文件,结果元宵情人节的爆竹烟花整晚不绝于耳,震耳欲聋。

果不其然,周六出门扑面而来就是新鲜浓烈的硝烟味,能见度如我预期,好在伸出手还能看见五指。虽然环境恶劣,但是40多天离开山野,想爬山的情绪压倒一切。

周六出门晚,到山下已经中午了。天气没有想象的冷,没风,体感尚可。小路冷清,行人不多,毕竟是霾天。路况不太好,不是阳光直晒的地方雪都没化,赶上我用了大半年磨得光滑的外胎,上坡变得异常艰难,稍微有点陡的地方都下马,包括排水沟的树根,眼看前面用新胎的z同学嗖嗖的上,心里默念:我技术不行啊!虽然换了711的宽把,但因为路况陡然变难,降速严重,并没体会出传说中的好处。不过也没有不适应,刚刚好。三台阶之前最后一个长陡坡没雪,温暖的阳光结实的土地让我产生了能爬上去的错觉,一阵猛蹬,结果后轮打滑,向右边倒下,被车压在底下。 继续阅读马年第一骑,雪地越野(2.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