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北海道

从烘焙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有北海道吐司这个东西,不过技术要求比较高,吐司一贯是面包里最难的科目,中种法又尤其不好操作,所以一直不敢尝试。
前两天翻烘焙版版主的博文,又看到这个北海道吐司,大家都说这个做了再做,就是好吃!勾的我馋虫喷涌,决定来尝试一次。
做之前先做足功课,心中有数。中种面团揉起来很简单,含水量不高,揉完后面团硬硬的,也不黏手。拿出一发,大约两小时,可是体积膨胀不很明显,估计也就1.5倍。不过实在等不及了。
问题主要体现在揉主面团。所有人都说这时候面团会非常粘手,很容易把人搞崩溃。我本着没有困难也要创造困难的心态,居然没用揉面机,而是手动开始揉主面团。果然,二十几克的蛋白使得整个面团处于一种浆糊状态,手全是黏黏糊糊的,我揉了几分钟,实在忍不下去了,用刮板清了清,然后就交给揉面机了。洗好手,等了几分钟,面团终于又光滑了,感谢揉面机!
不过揉光后我才发现,这个面团因为已经发酵过了,揉面机揉的并不好,面很难缠在搅拌棍上。不得不手动揉面,手揉三分钟,机器再三分钟,这样反复4、5次。我的高筋粉品质很一般,最后应该是没有到完全阶段,虽然出膜了,也比之前的膜要强韧些,但还是有些粗糙,韧度不够,边缘也不够光滑。
醒发10分钟,整形,300g的干粉,四份面团,三份放在土司模里,还有一份编了个辫子,放在心形小模具里。放在烤箱里二发,烤箱底部一碗热水。二发对我来说其实有点麻烦,因为烤箱没有发酵功能,只能过一会稍微加热一下烤箱。因为是机械旋钮,加热设定的时间还不可能太短,只能再手动去关掉电源。
二发大约1h,已经深夜了,困的很,可这时候面团涨的并不厉害,方子里都说发到8分满,可我这个连5分满都没有。就这样拿去烤,十来分钟左右加了盖子。
成品很不成功,主要问题一是发的不太够,成品也不过6分满左右,更别提爆头了,倒是放在心形模具里的辫子,都爆出来了。第二就是组织不够细腻,揉面还是不够到位。现在困扰我的问题是,家里的高筋粉筋度究竟够不够呢?这个粉可是5kg一袋的,当时我当下完单,就看到baking版有人喊他渣了。。。。。

新年

两天的乏溃,走在冰冷的夜,听到大圣堂,细腻婉转,没理由的流泪。这种日子,也就过去了。

承认失败,并接受之,这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可以攥紧的勇气,我还不能得。

元旦去骑车了。那天很冷,即使在大好的阳光里,脸仍然冻木了。两个人话不多,跑了一小圈。老天赏脸,我们最近一直没有意外。twingle家的小金子有了大名,躲过酷似韩国人的嫌疑,其实按我的话讲,金元宝就很好。大俗即是大雅,喊出去,这三个字多有份量。

山脊Z字弯,现在已经看不出原先的Z字型了,秋天的时候有人挖了个坑,现在大半也都填好,没雪的时候都下的很顺畅。去年夏天我还很大意,在弯前结结实实的摔了一次,差点把腰胯摔出个坑来,恢复了很长时间,疼痛弥久不消。

我想已经很难再回到那个时候了,三两个人,随意的骑车、喝水和闲聊。那时我也郁闷,因为强烈的阳光下我睁不开眼,因为路太漫长我越来越心虚,因为家在远方,我跑不过密布的积雨云。更多的,是如野草般生长的隐忧,担心会坠入自己布下的陷阱,万劫不复。

继续阅读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