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赛

赛前早就知道自己过去基本就是打酱油,虽说总人数不多,但全国的平路高手基本都来齐了,我的前队友们,其他业余职业车队的小妹妹们,他们大部分都是专业队或者半专业队出身,身体素质好,技术扎实,比赛经验丰富,平时都有系统的训练,我现在的状态,难以对她们形成冲击。

赛前一周生病,体重一周下降了3kg,而且咳嗽严重,嗓子已经哑的说话困难了。不过赛前孟佳说给我带自家的樱桃,况且,太久没有这种比较长距离的公路赛,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的。目前很明确:跟住peleton。

报道时碰到林盈,旁边有个壮实的小伙子,肩宽背厚,我也没仔细打量。后来孟佳说那是个姑娘,顺义冲刺的时候咔咔几脚就把后面甩没了,后面几个人轮流追也追不上!我大大吃了一惊,赛前检录,我仔细一看,原来真是女生啊!估计比我重一半,大腿肌肉粗壮结实,一问林盈,虽然年纪小,但是大家都喊她冉哥,有场地车训练经验的。

男子之后不久就是女子发枪。一上路,车轮嗡嗡撵着地面,这种久违的情景让我非常兴奋。虽说前两周刚刚比过老山赛,但那个赛道严重限定了第一集团的人数,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赛前林盈透露给我了他们的战术,虽然分属几个车队,但也达成共识,基本是4对1的格局。果然,按照之前的布置,9km的小桥上坡开始突围,起初的几轮有非种子选手去追,后面几轮,到了缺乏队友的种子选手去追,2、3轮下来,她被消耗的很大。我没有破坏他们的战术,在peleton里舒舒服服呆着,心率最高也就170多。经过几轮,2个人被放跑了,当时我在队伍靠后,没注意到走了2个人。不过就算注意了,大集体也不可能放走我去追上他们。在冉哥后面跟骑很舒服,挡风效果极好。她的骑行技术的确扎实,上身稳定,踏频高,输出均匀。

这个时候我们这个队伍里人还是不少的,在上坡路段有人拉了几次,人数仍然比我想象的多。比赛中段,我开始在上坡段加速。我体重比他们轻了至少2、30斤,虽然平路冲刺完全没希望,但上坡还是有一定优势的。2、3次后,我成功的带出另外两个种子选手,包括冉哥,其他人都落下来了。这个组合其实很理想,我在坡路可以带,另外两个平路和下坡如果能领骑,跑出去是没有问题的。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突围的意思。冉哥我并不奇怪,他的冲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个却也不走,赛后问,说她没力气了。

比赛后段骑的很休闲,平路20多的速度慢慢溜达,这节奏过于松弛以至于后面掉队的选手都追了回来。最后的坡路我也领了一些,最后几公里开始大腿抽筋。老实说,今天强度不算大,不过是中间几次突围心率180+,为啥抽筋我也不懂。不过这也正常,平时在香山如果超过20km也是必抽的。

最后的冲刺结果和之前预料的一样,冉哥集团冲刺第一,种子选手们都在我前面。我试图站立摇车,不过刚站起来腿就抽了,算了,坐着慢慢蹬吧。。。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比较有意思的比赛。起伏路比纯平带来更多乐趣,众多种子选手的到场也让比赛多了几分硝烟味道。女子比赛正在朝着男子赛团队作战的局面发展,需要团队,讲究战术,而在大赛中能够取得好成绩的,也都是那些业余职业队的选手。我并不反对这种局面,也许未来有一天,这会成为推动真正职业化的一股力量。

老山,2012

第一天是公路赛。到老山一看,对手真不少!富士,UCC的,前国家铁三队的,站台是不可能的,能跟下第一集团就是胜利!赛前一直饿着,热身的时候就没劲儿,不过赛前喝红牛,吃胶,发枪前居然感觉好多了,还是需要相信高科技!

爬老山第一大坡,没有以前那么有优势了,只是能跟上;下大坡,压弯的感觉不错,轮胎抓地力足够。爬第二个坡,发现没一个用全力的,所以全程都能跟下来。冲刺前,孟佳对我说,冲刺我左边,你右边。我乐了,跟她比爬坡我绝不含糊,冲刺,这不是开玩笑嘛!不过,最后我还不是集团最后一名!

山地赛,体力我是没有的,经验还是一把的,所以一出发就冲在了前面,虽然进入爬坡路段没多久就被超了。比较奇怪的是上坡,路很宽,眼角余光看到居然有人冲到草丛里了,很神奇。

爬坡太慢,结果被推车的阻挡下车,下坡路段又被阻挡,后面还主动走错路,热身圈是白骑了。第三圈开始左右大腿抽筋,一劲儿就抽,只能依靠身体的力量带动腿部。没有高心率训练,比赛纯属自虐。

俱乐部接力,粉老师很bh,第二个回来了。可我不争气,一上坡就抽筋了,而且是大腿内侧,这个地方刚才并没有问题的,可见身体各个部位都已经极限了。爬排水沟,看到冉冉迅速在头顶消失,只能后面的下坡路段尽量快点追回一些。这个不太巨大的差距,果然被阿仙追回来了,有强势队友就是占便宜!

比赛看到了很多熟人,好像都是有日子没见的,包括我的前队友们,后来大家吃饭,一致确定我是大师姐。西瓜一见我就说:你怎么还骑呢!

天宝山户外1+1

赛事在怀柔,山清水秀的好地方,适合春游。不过赛事本身很业余,说是越野赛,但是85%是铺装路面,很短一段的越野路也是平地,不过砂石很松,光胎难有抓地力。

我们头天一早就坐上组委会的大巴直奔目的地,天气晴好,春游的气氛浓厚,还特意塞了包零食。大巴直接送到驻地,宝山县的某个旅游村,环境不错,依山傍水,林木葱茏,就是吃的差强人意,35元一人,肉只有两块排骨几片鸡胗,米饭还没管够。好在晚饭是组委会宴请的,内容丰富,最神奇的是某人根本没报名,还跟着混吃混合,相当满足。

下午和公路帮们一块儿看赛道,弯弯绕绕不少乡间水泥路面,速度不会太快。总体不错,就是85%的铺装路面对山地越野车来说有点坑爹。

第二天的比赛,最早发枪的是跑骑组,等着三圈赛后才是山地组。山地女子和老年是一块儿的,最后一组,已经正午11点多了。暴晒了半天才发枪,前面的男子已经跑了大半圈了,后来一路都被超车。

我体能一般,第一圈和地大户外队的小孩儿一块儿跑,不惜体力带了很多,第二圈越野路段落后了50米。结果出来沥青路段,她跟着同校的男队员们跑了,我只能自己ITT。接了瓶路边补给给的农夫山泉,猛灌几口,大部分浇在脑袋和身上。午后的太阳过于热烈,不来点防暑降温的小手段,人都会化了。ITT采用休息把姿势,赛后发现胳膊肘底面都红了。第二圈的尾声被老年组第一追上,平路嗖嗖的,穆宝老爷子蹬得飞快,我搭了会儿顺风车。不过马上进入第三圈越野路段,一下子老爷子又落后了,他的光胎实在抓不住地。我copy了前一圈的经历,大半圈自己ITT,最后等着老爷子赶上来跟了一小段。终点前是沙石路段,我毫不费力冲到前面,过线,拿下第二。第一的冉冉快了2、3min,她的体力在我之上,又有队友的帮助,这个差距我实在不可能逾越。

赛后颁奖,一个很沉的杯子,我们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背了回来。某人说,拿来喝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