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期的周末香山

周六出门还庆幸,结果到了五环边开始妖风四起,飞沙走石漫天灰尘。

山脚下碰到一群人,我忙着换衣服,结果出来大家都跑了,和lapi同学只在阿仙的小屋里打了个招呼,之后再没见过。爬果园时,武哥嗖一下从身边经过,为了备战和宇科的PK,山马王同志这会儿是卯足了劲儿!
上山正常,背着全盔当负重练习。某些路段在风口,蹬两脚就被吹下来了。后半段遇到一个小哥,之后一直结伴同行。
众人们在快活林没停都直接下水库了,我还要等后面的人,于是在快活林被吹的七荤八素的。等到人齐了,已经被吹的手脚冰凉。继续下水DH道,刹车不对劲,到底后刹完全抱死,轮子动不了了,只能推完最后的20米。修车,两个业余选手折腾了一会儿,轮子能转了,结果为第二天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准备跑赛道,再爬一边果快,结果三阶台阶上面的水泥路碰到伊万同学。几个月没骑车,看着腿好像又粗了,据说是体重没变,肥肉多了。继续挤兑老万,并敲诈一顿饭,损耗rp无数。
等到彪彪粉丝青蛙跑赛道归来,众人继续排队下山。老万技术生疏,在新路上中了埋伏,我则是后刹不给力,在老路上车速失控倒地,不过没伤,只是护具上沾了点灰。下到底,看看果园小路,听着呼呼风声,还有瘪瘪的肚皮,算了,打道回府吧。
周六骑的不过瘾,又赶上难得的两天休息,于是周日继续。结果还没出门就除了意外,后轮又动不了了!开始修车,甚至翻出了Formula的手册,一个半小时都没搞定,最后只能采用权宜之计,把闸皮卸了,骑到阿仙那里再修。一路战战兢兢,到了店里专业技师又折腾半天,被告知是活塞有问题,只能先调着凑合用,下来以后再帮我拆开活塞看看,最坏的结果是,我得去merlin上和sales argue,讨论换货的问题了。
结果这个临时的调整之后,刹车的手感倒是非常好,轻轻触碰就有动作,水库DH道下的前所未有的的顺畅,后山的林道,我更是感觉刹车好像仅用意念就可以完成!
不过这天注定是悲剧到底,回到水泥路就发现后胎瘪了,卸轮子,换胎,装好,再骑,没多久又瘪了!摸了半天内壁没有刺,估计换上的备胎有问题,只好继续换,好在带了两条备胎。
这天其实仍然有风,也不太小,在风里换胎很受累,加上日头西路,体温下降迅速,心情衰到极点。随后下山,已经4点半了。
车放在阿仙的小屋里,座公交回家,好在戴了帽子穿了两条裤子,不像某人,单裤,被冻木了。所谓冷暖自知,要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