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的最后一骑

这样年根的骑行,通常都是自己一个人。

今天很冷,白天最高是-3度。为此特意穿了厚抓绒款骑行服,短裤也换成了男款的LTD。这裤子唯一的优点就是足够长,我完全不用担心会露大腿,不过很宽松,基本就是一韩款。

出门,才到3环就就觉得热了,看来也没那么难熬。到了山脚下换衣服,一个人都没碰到。自己上山,行人稀少。往常年关经常能听到的爆竹声,今天基本没有,五环外应该不限制,小朋友们都干嘛去了?

下水库,测试我的冬季暖帽。大小非常合适,带眼镜都很费力,需要使劲儿塞。下山胆子大了一点,水库路头几个弯一直在漂移,中间路段身体过于僵硬停车一次,看来还是天太冷。本来想一路带着暖帽爬后山,没几百米就忍不住下车摘了——脑袋本来就不小,再带个大壳子,更加头重脚轻了!这样看来,伸缩座管用处也不大了,反正都要下车带帽子。下后山,中间段不算快,最后的碎石路减速不太多,导致自锁颠松。三叉下山,路过果园几个包,有那么1、2个不算太大,可以考虑试试。不过鉴于是一个人,还是等来年吧。

下山,修整,回家,出门总共5h。

一转眼,兔年又甩在身后了。虽然骑车一直在追求更快的速度,但是日子,还是希望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2011骑行总结

越野
年初后避震打底,突然有一根钛簧摆在我的面前,劳驾粉老师帮忙又是挫又是磨,换上以后才体会到了下山坐沙发的愉悦,再也舍不得换下来。我的blur,原车主人春天终于想起来了还有一辆失散多年的软尾流落在外,无奈与我朝夕相伴情意绵绵,于是,在东拼西凑一顿忙活下,终于完成了移交手续。成为名正言顺的主人之后,第一件事,把之前车身上一些无用的胶条保护都去掉,露出架子曲柄的本来面目。年末,在车店淘到一根50的把立,车子所有零配件和我都匹配得当,成为一辆扎实的香山利器。
上半年在西四环上班,于是不仅周末,入夏以后,早晨或者傍晚,我在工作的间隙偷出2、3个小时在西山耍一耍。晨昏更迭时,天空开始剧烈的变幻,在骑车的间隙里张望城市,头顶的清风流云,远方的霓虹飞转,虽然好多年都是类似的景象,但是年复一年,我一直能有机会站在高处俯瞰生活,这是种莫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