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video

中秋假期约了小葱香山,没想到在果园入口最先碰到的是禹思浪。难得老霍不在,他欣然加入我们,把平时刻苦的拉链变成了一次秋游。幸好最近他没有比赛计划。

他的头盔摄像机,后面的沉重的控制系统背了一路,相当辛苦。所以,摄像机还是装在别人的头盔上比较好!

摄像师一路服务到底,还帮我剪辑,把自己的电脑折腾的快坚持不住了,满腹谢意,下次果园碰到,俺决定深深的鞠一躬,反正也不花钱 -.-

一开始选音乐我发了两首,‘1979’偏电子些,另一首就是everlong的acoustic版本,后来老禹问,能不能再找个快点的?我毫不犹豫,把原版的everlong发过去,现在看,还真是给力!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1ODI1NjQ4.html

某日香山

一大早就就被电话挖起来,粉丝同学的。还在睡?醒了啊?我们8点半果园集合,一块儿吧,好久没见了,我们可以等你!没早餐?我帮你带鸡蛋灌饼,一个还是俩?说的我没啥借口了,赶紧爬起来洗漱收拾,使劲儿往果园奔,还好,就比集合时间晚了不到十分钟。

车刚装好发现后刹完全被夹死了没有空隙,幸好有隆猫技师,三下五除二调好。换了新叉子新前刹,也不知道啥表现。结果果园上的非常顺利,好像叉子高了,整个车感提升了不少,小石头也没啥感觉,大坎完全被滤波,连每次都把我卡在中间的树都过去了!当然,也离不开粉丝老师的认真教导,我甚至怀疑是粉老师隔空发力,把我推过去的!快活林继续了良好表现,就是体力透支,最后的乱石仍然上不去。推鹰嘴的时候正碰上李昂大师下山,他居然来xc练体能!看着他下鹰嘴,流畅的就像路面没有石头一样,到底了还定车跳了一下。感慨,这辈子做技术型选手是无望了。

之后山脊、DH小道。好久没下DH道了,居然所有最难的地方都顺利下了,让我感慨,原来前刹也这么好使。之后去后山,追着猫师傅的后轮下的,非常不厚道。他二个月不骑车了,感觉还得重新培养,自然是吃亏的

反爬三叉,准备继续下三号道。犯了很严重的错误,继续跟在猫师傅后面,有些地方他下的太小心了,不得不停下来等,很悲剧的,停下来的时候路边有酸枣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腿从缠绕的酸枣枝中间拔出来,猫还说,刺刺痒痒的感觉不错吧@#¥#¥%%

下三号道时,除了两个难以逾越的落差急弯,基本都下来了。路上我甚至产生了错觉,有些沟沟坎坎,经常是后避震有了动作才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下山吃面、休息,反爬1号道,碰到了几个正在练习的DH车手。有人很面熟,想不起名字,聊了一会儿,问要不要试试,拿他的车下。我其实还挺有心玩玩的,无奈体力不支,实在不想再反爬一遍。他还说,回头1号道搞个女子组,我说我一定来捧场!

回到三叉,常规路线下山,最后的路段隆猫同学带着走到了山脊上,很野的路线。推了若干段,以后有机会可以磨磨,难度还是不小的。

下山时候已经3点多了,在山上转了大半天,好累。不过回到家还是很激动,决定买叉子去!

Sth. about Music

有待
和有待短暂的见面基本都是我在说话.我说,我把音乐分成,我这类的,不是我一类的,我现在喜欢的,我未来会喜欢的。我在不同的场合被不同的音乐击中,陌生的或者熟悉的,最近的一次是在办公室。午后阳光很好,突然遇见field of gold,我瞬时和那些空气里的尘埃一块儿飘了起来。我说话的时候,有老师总是睁大了眼睛,俯下身子耐心的听。我说,骑车的时候,根据上山不同的需要,我会选择不同的音乐。你是大家的DJ,我是自己的DJ。有老师说,这句很好,我要把他当成slogan。我说,你早就有了,keep that swing…

那天我问了节奏是骨架的问题,有老师说,这是我们的文化背景决定,我们的老祖宗是高山流水,而非洲人,他们不需要旋律也可以舞蹈。他说,什么时候我能听到音乐里的bass了,才是真正注意到了核心,会发现音乐更有意思了。谈话中我提到了Radiohead那首著名的high and dry,以及他们旋律性很差的专辑kid A。

后来,我在节目里听到bass演奏的曲目,听到了Jazz版本的high and dry。我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

王菲
演唱会很好,视听盛宴。但是,我坐在屋顶,距主妇一公里。唉,悲剧的,不仅看不到主妇的衣服究竟是什么样,连人声也高处不胜寒。主妇全场的表现都极好,只可惜一首当时的月亮,改编的风格迥异,我期待了整场,没有听到预想的版本,遗憾。

左小祖咒
我从来都不标榜是他的歌迷,甚至不愿耐下心来多听几遍(很多东西都是听了若干年才喜欢上的)。但是今天,在听完三个版本的 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不得不承认,在Cowboy Junkies的演绎下,原本晦涩、显得土气的音乐原来这样从容、动人。左小祖咒说他的音乐是满足一部分艺术家的需求的,再次证明了,我真的不是艺术家。

当我提到自己是个工程师,和艺术完全不打架的时候,有老师还很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