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掉的长假

今年的穿越没参加几回,五一粽子节过后就是漫长无休的夏季。很多朋友们在这时候休了假、毕了业,在暑假里疯玩,到处走走看看。我则是整日在办公室打坐,和老板死磕,继续着每周近70h的工作,晚饭时候和邻居房东聊聊天,看他们家那只叫“狒狒”的狗狗上蹿下跳。

秋天,北京最美妙的季节,但是好天气前前后后其实也就那么几天。早晨天刚亮就挣扎着爬起床去香山溜达一圈。远离了什么训练计划什么间歇训练什么齿比速率爬坡,不过是和走山的人们一同享受着清凉温润的好空气。我选择在最好的时候出门,在尚且油绿的植物间大口的呼吸,穿过整座城市,穿过那些高楼窗棂上反射的斑,望见城市另一端的山脉,延绵不绝,如屏障一般。意志高远的天,罗纱帐子般的云,所有的压力和烦恼都跑的很远,人也轻盈了起来。从小路下山,在丛林的光影里穿梭,犹如小鸟般灵巧自在。

畅想了很多次漫长美妙的十一假期,等到了老刘精心策划的坝上、张北穿越计划,兴致满满的准备上路。偶尔清晨短暂而饱满的快活可以被抻长到一整天,满心都是期待。

临到头,老板说:十一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吧。
又说,熬过了十一,最多再有一个五一,日子就能好过很多了。
于是假期就这样蒸发了。

十几人的队伍,过两天就要浩浩荡荡的出发了。想着他们在林子里、在草甸上,三天时间浸没在丰盛的美景里,徜徉在坝上浓郁的黄绿色里、澄澈的天空下,流汗、谈笑、开怀。

无比惆怅。

果快争先赛

快活林里的比赛,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聚会。大家平时都在同一条路上跑,但时间总对不上,往往是上下途中和对面的打个招呼:周末愉快!今天难得把时间都凑齐了,聊聊天侃侃大山,很是乐和。

不过顶了比赛的名头,所以也得卖点力,结果惨烈。

1.辛苦 全程都在和自己较劲,最高心率一次次被刷新。路就这样没办法,陡坡处只能卯足了劲玩命蹬,于是反复爆缸,呼呼喘气像头牛。

2.技术差。我是明白有的人能够轻巧的通过那些难点的,粉丝和芳芳都是典范,我却没有那般的好身手,只能靠体能,于是爆缸后被轻易的挑落马下也再所难免,浪费了很多时间。算下来,一路下车十多次,汗颜。

3.节奏乱。其实跑了几百遍的路线按理说应该熟稔于胸,不过因为比平时更有紧迫感,节奏全程都被提快了,反而完全无章。爆缸以后只能显著的放慢脚步休息,等着心率慢慢降下去,为下一个陡坡做准备。

难得的是终于进入3系,90%+的心率换来的,也知道了看似咫尺天涯,实际是还有大量功课需要做。体能暂且不说,至少今年还能练练技术,把技巧磨练得更熟练些,学习一些主动调整重心的动作,上山下山都会有更好的把握。

比赛完在终点等待,2h以后才下山,常规路线却一路磕磕绊绊,对车的操控力明显降低,与上次比判若两人。可见比赛消耗太大,体力已经不支了。

更迭

秋天是个好季节,不温不燥,早晚空气里都有爽快的味道。九月的第一天,夜里阵雨来袭,滚滚响雷在窗边裂开,我缩在床上汗毛乍起,迷迷糊糊中迫切的期待天明。转天的夜,回家路上听到主妇的声音,依依呀呀,“一切都好,只缺烦恼”,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想,我的烦恼只是少个充气娃娃。

天阴的时候坐在天台看书,虽然四环边悬浮的尽是些热烘烘的尾气,虽然光线明亮到有些刺眼,但有阵阵秋风拂过脚趾,抬眼能看到模糊的西山的轮廓,又满怀感激,心里的闷瞬时被腾空了好些,继续看书,高深的数学运算也不太么晦涩了。

到了秋天才在10年第一次跨上公路车。没有秋高气爽,只是个略带闷热的周末,空气里凝结了厚厚的浮尘和潮气,只在山顶有风吹过时觉得畅快。秋老虎没有强烈到把人晒干,低气压略有点头疼,路边烧烤的烟气弥散,原本干净的沟里青烟缭绕,更多了燥气。

但季节的穿梭如此的快,这时仍然葱郁的山、流淌的河,过不多久就会凋敝,水库会凝结成冰。能够公路骑行的时间,只剩下短暂的1个多月了。

重度xc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今天都是粉丝选的路线,不仅有水库DH道,还有1号道!

我们又是大清早的集合,甚至超市都还没开门。上山时腿软绵绵的,努力的想跟住粉丝,他也的确在不断的放慢等我,但动力不足,常常落马,被甩下很远。

好久没下的拦车杆还是老样子,下的很顺利,但是后面的z字弯果然被压成了大宽道,全是松松的浮土,反而下得腻腻呼呼的。山脊的植物茂盛,长成一片林子,只能凭着记忆找路。DH小道几个月没下了,大小的石头遍布,推了若干段。下到底,粉丝开心的说今天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基本是一气呵成的!

第二次走1、2、3号坡,看着粉丝神勇的登上去,我叹息的力气都没了。这么陡,得多彪悍才能登上去呢?尝试1号坡时不幸落马,被脚踏狠狠的磕在迎面骨上,后来发现竟然肿了很大一个包!

但是下山实在畅爽。重新用了fox,有惊艳感。有那么两个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顺利下来了,落差基本没有带来多大的震动。之后后面的模式口、1号道,只是浅浅的点刹车,fox带来强大的稳定性,控车轻松自如了很多。按照粉丝的话,刚刚慢下来没多久我就跟到了,非常的快!

反爬1号道,推了大半。粉丝远远的跑了,我在后面。一个路人问,那是你爸爸吧?我哭笑不得。我也有把矿大的小姑娘当成中学生的经历,他倒也不算太出格。

回到三叉,常规路线下山,大部分都很顺畅,甚至三级台阶站立着就下完了。最后的高速下山,仰仗fox的良好滤波性一路猛冲,几乎是最快的一次了。

重温奥运视频,老山在pro们的轮下俨然一马平川。他们流畅的过弯,强悍的爬坡,高踏频如同永动机。在山上想到他们矫健的身形,超人是怎样炼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