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 周日骑车

早起看,地是湿的,想着香山也得晾凉呀,就选择了晚出门。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失败无比。

花了上午大半的光阴看完一部入殓师。片子拍得温和细腻,我看得投入,等顶着两只红彤彤的眼睛出门,已经快晌午了!

正午爬山,闷热,心突突的跳。路有点滑但还好,我的车后避震没气,过个坎就触底,搞得惊心动魄的。但这些其实都不是借口。实在没体力,见个稍微陡点的坡,原来摇摇就上去了,今天只能摇摇头推上去,再停下来歇很久。望着快活林的方向,想死的心都有。

最后花了漫长的不可计数的时间(其实是羞于提及),到了快活林,再也不想动弹,索性趴在石凳上睡觉。山风吹得人飘飘然然,我带着耳机迷迷糊糊,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消磨光。

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这话一点都不假。

下山的时候被一位骑摩托的大叔叫住:小伙子,下来聊聊。我停下来在他面前,他还是,小伙子,咱们聊聊!

情何以堪。

离别

送人去地铁,我座在自行车后面。我的小车黏着地面有些无力,路走得不太快。雨已经下下来了,滴滴答答的。雨夜的夏天,炙热已经隔得远了,凉爽得略带寒意。

我突然想起三年前的夏天,阴沉的天气,我也是在自行车上,车子走得不紧不慢,去吃饭。几天后的分别就像这即将倾盆的雨,我眼见就会被淋湿,却没处躲。

张悬这首“我想你要走了”,写得波澜不惊,甚至没有高潮和跌宕,声音与和旋始终安稳,在一个调子上呢喃,没有饱满的情绪或者喷薄的尾声,只有效果器里缱绻的回音,一切就戛然而止了。我突然明白,这是时光断裂了。

fr这时登上了飞机,之后就是万水千山。尽管我对他有诸多不满,临行前还忍不住横加指责。

但离别总叫人伤感。我用力的拥抱,想把情绪填满,但仍然是无用功。

愿他一切安好,顺心。

抽空写一笔

工作的时候经常有恐慌,脑子里全是珍珠港被轰炸的画面,弹如雨下,建筑成为废墟,黑色的血涂满地,哀鸿遍野;背景声是creep里面那句: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于是情绪又一次崩溃,冲到洗手间,整理好,再回来,沉默很久都说不出话。

我的blog上不去了,表象很像被墙了,翻墙试了试,仍然只有空白。考虑要不要去name.com问问,明明刚刚续费了,就这样。

某位小朋友在多伦,环湖赛。问,北京很爽吧?我在39度的天气里熬着,他们在美丽的草原,和pro们在不同的时区比赛;可怜我连versus都连不上,更别提骑车比赛了。他前几次公路赛没比好,说“心态不好”。我没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朋友,觉悟还挺高。

这两天TDF跌宕起伏,不知道谁是赢家,变数太多,只能静观其变。

o yeah!

长达2、3周,我登陆不上自己的blog,朋友们也连不上,反复查看,没发现任何设置错误。人家说很像被墙了,我纳闷,这么纯良愚钝的公民,又不讨论敏感话题,咋就被墙了呢?

忍无可忍,终于想起来给域名供应商发信质疑,他们很快给了答复,我们给你重新设好啦!

于是于是,我终于又能上来抒发一下情绪了,呵呵。

希望name.com以后不会有类似状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