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

周日,天气好得不像北京,天高气爽,天瓦蓝,云像烫了金边,我刚出家门就能看见西山的纹理,要不是满大街的car mountain car sea,真疑心自己在欧洲。

天气好,一个人爬山也很舒心。短信来来回回,和朋友们在同一条小路上跑,一些人是2h之前,另一拨是2h之后,我踩着一些车辙,留下新的,给后面的家伙们。总算也是有交集,没白来。

这一天,新疆和上海似乎都有比赛,都是金戈铁马波澜起伏;万里之外的Giro,Basso已经锁定GC,15km的ITT已经无人可撼动。我和走山的老头老太太们一块儿慢慢爬,一边在有氧区倒腾,这种致敬行为是多么可贵啊!

又一年的Giro

就在前两天,Giro上演了一初匪夷所思的好戏,GC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一切,我是在两天以后才发现的。

若干年前,我刚开始骑公路车,穿了件粉丝的骑行服去老山,被问起:啊,你有maglia rosa!

两三年前,我仔细的看每一站cyclingnews上Giro的报道,还勤勤恳恳的翻译成中文。那时我给自己做每周十几个小时的训练计划,有时早起做interval,每周都两三次夜刷爬香山,经常站上比赛的领奖台,所有的业余时间都与车有关。

去年,我至少还能保证每周一次的骑行,去外地比了屈指可数的几次赛,偶尔站上领奖台。不能保证强度,至少还可以经常练技术,一天中下水库DH道2、3次,反爬水库绕圈,在原本那些下山的小路上死磕上坡技巧,反复爆缸,不断的再来一次。

今年,上一次运动是五一期间和前公司的春游,上一次骑车是在清明的白河,上一次越野还得追溯到猪年。

既然选择了,就只能坚持,不管是当年在瓦腾湖300km的比赛,迷幻中告诉自己从困倦中回到现实,还是现在每天的12h工作制,任务永远山那么高,怎么也赶不上计划。

做决定的时候给了自己一年的期限,期待明年公司能走上正轨,我能回到自行车上。每天,在骑盟上看颜色鲜亮的照片,一辆辆fancy的车子,因为用尽全力而表情狰狞的脸,同学们的脚踏实地的训练日志,在勤奋和懒惰里的小胜利,每个人都在为理想和生活而努力。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远离这项和乳酸堆积抗争的运动。

人间惨剧

周末在公司加了两天班,累得浑身抽筋。掰着指头排,要求俺7月初把任务A交出来。时间很紧、任务繁重,俺龇牙咧嘴要求延期,被拒。

计划还没发出定稿,今天说,按照客户的要求,任务A务必在4周内结清。

俺活不下去了。。。。。

btw:即便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俺还是在周六抽空和新同事去看了个铁皮人2(同事语)。影评说差强人意,狗尾续貂,俺的感觉刚好相反,而且俺还不是小罗伯特唐尼的粉丝!更可贵的是,影毕俺还赶在了打雷闪电之前到家。

可见人生也还是有绝处逢生的小时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