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周五,难得有晴空万里的好光景。没有大风雾霾,没有乌云重重,满坑满谷都是金灿灿。路边的玉兰努力的开,每朵都是千娇百媚,又开始琢磨CX2了,不像笨重的单反,可以被塞在包里,兴致好的时候摆弄几下,把春天的这一点点美好偷偷留起来,捂到雨天阴天缅怀。

春天来得矜持,来来往往乍暖还寒,我只好对着满床冬天的衣服发愁,让他们继续摊着晾着。

搬回了八楼,扭头就是新大都、西苑饭店。过去的3年,4次变迁,8楼,7楼,6楼,再倒带一样,反过来,重来一遍,回到起点。

重来一遍,有的时候未必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的新工位,大大的办公桌,背后是整面的玻璃窗,可以眺望到灰色的方块楼,不远的西山,从新大都客房反射的刺眼的光。敦实的西山,我和他总是维持着恋人般的紧密关系,  everybody here got sb. to lean on, 而我,靠在西山上就很安心。

可我已经不能在这里眺望西山等夏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