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香山

起晚了,一探头,白茫茫一片啊!粉丝说路上没雪,那我也不废话,吃穿完毕就上路了。

果园碰到一个骑cannondale的老外,看到我把大盘拆了,说,我也琢磨想拆呢!我附和:拆吧拆吧,拆了就不磕了。他又看到我有后避震,说,你还喜欢下山啊?我回答:是啊是啊,有上有下嘛。不得不说,这个老外中文真好,也就比禹思浪差点。他要去模式口,再跑九龙山。我心里暗暗pf,一个人跑这么远,路还挺无趣的,真不容易啊。一起上山,本来还想多聊几句,结果刚过了排水沟就没影了。上完果园还停下来换衣服,还是没等到他,得了,不管啦。
雪很小,路上几乎没啥影响,一路磨磨蹭蹭,偶尔还得补补课,半天一个骑车的都没碰到。拦车杆,DH小道,下到底刚刚好看到粉丝在往上爬。他比我早到1h多,已经绕了5圈了,其中还圆满了一次,绕圈贯通一次没下车,新年就有新进步啊!俺返爬还有三个难点,而且爬一截就爆缸一次,10年有的磨了。雪时有时无,太阳也是时有时无,不过温度并不太低,也没风,骑车还算舒服。
去后山,中间一个小坡没蹬动,居然掉下来了,磕得还挺疼。返爬回到三叉,两个人停下来穿外套套外裤,结果又碰到那个老外了,他居然还在三叉!伊路过又掉头回来,问,你们是不是也下模式口,一起吧!俺们遗憾的说,俺们不去模式口那疙瘩。常规路线下山,软架子下三级台阶很舒适。不过后面,下过100次的某个没难度的地方,俺不知道哪个筋搭错了,车子前轮一滑,侧着倒在地上,左胳膊肘着地时猛烈的撇了一下,疼的哇哇叫唤,半天躺着动弹不得。使劲喊了两声粉丝,没回应。又过了几分钟,试着站起来,转了转胳膊肘,还能动弹,伸伸手指,也自如,就是关节使不上劲儿,看来是肌腱啥的扭伤了。这时候听见粉丝喊,他说特意在前面等我来着,就因为俺用了软架,怕俺下的太疯了。继续原路下山,慢慢悠悠,不敢让胳膊太颠,也不敢用力。总算情况还好,一切顺利。
接下来就得慢慢养着了,不知道下周末是不是能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