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冲过levi!

法兴天津站,赛场在传说中的奥体中心——水滴。咋一看,很像长安街边的鸟蛋,再一看,还是体会不到“水滴”从何而来,可能只有俯视之。赛道绕着场馆跑,路窄,弯多,还有石材路面,需格外小心。绕圈赛,一圈不到2km,极短。山地公路用同样的赛道,也就是说,根本没有XC!

女子赛安排在一大早开幕仪式以前,而且两场紧挨着,意味着比完了山地立马就得飞奔回检录处换车换鞋换号码簿,一分钟不能耽搁。结果正如预期,山地公路前四人员完全相同,连顺序也相同。 继续阅读他能冲过levi!

平衡,平和

老山比赛,又是无耐。山地没体能,累到下山控不住车,累到想退赛。公路没意识,技术丢光光,过弯不敢压,第四圈就跟丢了中山队的小队员!两天都没有podium finish。

只好怨天尤人了。小宇宙至衰,工作又团团转,生活的压迫永远躲不开。音乐也山野都不能消解的愁烦,梦里都会狭路相逢。

另,在太仓认识的上海某闪电车手,山地比赛日便装现身,红Tshirt大裤衩,稀松平常,半天没敢认。喊了名字出去,那人应身回头,真的是!鲜衣怒马,此言非虚呀。

大雨间歇中的香山

阴天爬山并不爽利,气压低,闷闷的,果快一路,汗珠子劈里啪啦滚下来,砸在车架上把横上。上到顶,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好像水里捞起来一般,汗珠子是奶白色,脸上抹了防晒霜的缘故,可见这个便宜的防晒霜就是不好用。小葱等半天了,说是32min,俺看看表,又是四系。

爬山路上狠冲了一段,腿马上软得像棉花。这两天晚上看法网,男女子顶尖选手的技术都已经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精准的底线和细腻的网前,有如神来之笔的outside in或者是短兵肉搏战等等。想想,自行车,篮球,网球,竞技体育的飞速发展,白种人黑种人,个个能力超强,已经不能用固有模式推测,堪称外星人。回想刚刚结束的Giro,决定胜负的ITT,Menchov、Levi也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avs,更别提pro们在陡坡还能以30+的速度attack,那些线条瘦削的轮廓下彪悍的输出功率,只能认为都是上帝之脚了。

下山时,后山停顿一次,下果园钻树小路第一次没穿过,可见感官不刺激是会迅速退化的。现在下山最薄弱的环节就是过弯,如何在速度快时迅速移动重心,如何能调整脚踏位置增大抓地力帮助过弯,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考虑的问题。

晚上,Roger实现了全满贯,追平了桑大师的大满贯冠军数,天王未来可以满心豪迈的结束职业生涯了。再次为Nadel的提前出局感到无限惋惜,如果今天是他站在狒狒对面,结局一定会截然不同。对Sodling没有继续破竹的势头满腹恼恨。

我不喜欢天才(跟仇富心理类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