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山地联赛第一站

在与Jenny半年多的交战史上,俺保持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顽强作风,望其项背,灰都吃不着。这无疑是开天辟地了,按照普适的唯物辩证法,后继者必然滚滚而来,俺最终会被拍死在沙滩上动弹不得。

其实被Jenny打败也完全有客观因素可以抱怨。洋鬼子被黄油奶酪喂养,身高马大,可以在俺和姚明之间构成等差数列。腿尤其修长,和亚洲跳高冠军1.87m的崔凯同学估计相当。贴个对比图吧。 继续阅读09山地联赛第一站

春天赶快走!

桃花开了,不过是灰色的,大树吐新芽了,也是灰色的。北京的春天就这么讨厌,没完没了的扬尘,无处不在的雾霾;东西南北风刮得七荤八素的,出门窗户千万记得关严实,不然回来又是一层土。

头天4、5级的风呼呼挂了一天,清早出门,城市变得亮堂堂,平常总是挡在眼前的毛玻璃拿掉了,一切都清晰可辨,浸浴在春天的阳光里生机勃勃的。可是下午再出门,空气又渐渐污浊起来,雾蒙蒙的天空,云彩层层落着,脏兮兮的;空气里杨絮没头脑的飘来飘去,就好像垃圾场上迎风飘扬的塑料袋。

春天就是这么荒谬着。看得见蓝天白云的时候总是狂风大作,趴在7楼的窗棂上眺望,树梢被吹弯了腰;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灰蒙蒙的棉花垫子又盖了上来,呼吸都得夹着小心,绝不敢劲儿喘。

香山上总是在施工,黄土漫山。防火道上间或的被挖出个大坑,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叶子努力的生长,不过很多树枝的被砍伐去了,倒在地上有点仓皇。

气温很古怪,3月初突然飙升到近30°,3月底又开始下雪了,头皮屑一样的小颗粒漫天倒下来。旁边是满树盛放的桃花,从小径上飞驰过,落英缤纷。4月,早晚温差还是十多度,雨下得金贵,但经常不合时宜的在周末出现,凌晨哗哗泼几瓢水下来,之后乌云就一直在半空悬而未决,阴阴的天气,出去不是,不出门又憋得慌。

春天的荒谬,常常让我想到很多人情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