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这几晚,因为恰逢12年间的近日点,月亮显得格外大而圆,在我矫正视力不到1.0的眼神下,皎洁明亮。昨晚十六,数九寒天,月光清冷。虽然月圆的日子重心总是落在思念上,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也并不觉得感伤,倒是咿咿呀呀就哼起歌来。

今天飞鱼做大月亮的话题,在一众无趣的月亮歌曲中间,突然插进王菲一首’当时的月光’,弦乐响起,鼻子突然就酸了一下。彼时的情形又想起来,微醺的夜,在书桌前听这首歌,月亮在外面走,我在环绕的声场里做梦,飞翔。

十九个月,五百多天。出门、回家,南北两个红绿灯,无数次的经过,探身朝对面张望,或者是仰起脸。小概率事件发生过一两次,但也只有那么一两次。算不清概率,也懒得算。套用从八千明信片里看来的句式,反正一生中的五百多天,浪费给谁不是浪费呢?

下一个近地点,又该是12年以后了吧。

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下)

第二日起床,冰碴子在炕头结出了漂亮的窗花。阳光不如头天好,但天公还算作美,依旧风平浪静。刚出发就发现右脚锁片掉了颗钉,靠同学们的搀扶才得以下车,请青蛙紧了紧剩下的一颗,硬着头皮上路了。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下)

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

经过珍珠泉,离开菜食河,我们从路左边一处牌楼转道上山。水泥路很快被沙石路代替,缓坡也渐渐陡峭起来。某个三叉路口直行,路面更加狰狞,可能因为胎压过高抓地力不足,上坡时不甚滑到,尽管带着双层手套,巴掌还是被硌得生疼。经过叮咚甜美且没有冻上的果粒橙的激励,一鼓作气爬山梁头。虽然帽子头巾头盔通通取下,头顶还是热得生烟,可惜双足依旧处于零下,毫无知觉。在等待我们上山的间隙,jwx小朋友挑战了一条陡峭的下降小路,可惜没亲眼见到英姿,只瞥见了最后痛苦推车上来的挣扎。

下山大都背阴,积雪厚厚盖了一路。起先还担心轮胎附着力不够容易侧滑,后来发觉其实轻微的漂移让下山乐趣横生。路面还算宽阔,坡度不大,小心翼翼的控制方向,车轮chuachua刷出两道车辙。不经意的抬头,如洗的蓝天下一座尖尖的小山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心下瞬时畅快淋漓,身体也犹如小鸟般轻快。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

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序)

08末尾,夜宿四海,月明星朗。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人生理想,浅谈辄止。繁星闪烁,群山寂寥,寒气逼人,心扉通透。纠结或失衡,且容我喝完这杯年关酒再说吧~

 翌日,元旦,09的第一天,虽然依旧寒冷,但阳光豪爽。告别四海镇,8辆车8个人,踏在了宝四路黝黑的沥青上。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