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亲爱的yuanyuan

cb4648ef0c69c2490be76ff2ff1042fd

我和yy是高中同班同学。

yy身为校广播站一员,声音甜美,普通话和南昌话都吐字清晰发音标准且切换自如(每每听到此我总是自愧弗如)。英文很好,身为团支书,和所有同学关系融洽,颇具领导才能。彼时我在班上只是一介平民,毫不起眼,从成绩到才艺都没有可圈可点之处,英文极差,只有在球场上才会生龙活虎、意气风发。 继续阅读献给亲爱的yuanyuan

两天的教学课

周六,果快,粉丝给大家上技巧课,开始了果快小路的反复补考。粉丝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播放慢镜头,配上同步解说。只是学生笨拙,手足并用还是难以复制。技巧的精髓不外有二:稳定的控制技术,直视前方,确定线路,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想前进,车轮不左右摇晃;在关键时刻的站立式骑行,能够在过坎失速时拉高把横身体顺势站起下蹬,借助重力下压前进,且重心仍然放置在车座附近以保持后轮的抓地力。关于如何通过小树,则是在前轮抬起跨过树干后迅速前推把横,保证前轮的稳定,维持车体向前的惯性而不会空翻。至于勾后轮的技术,暂时还没领悟。练习技巧最朴素的方式之一就是反复爬过街天桥,在那些不算太陡的台阶上练习稳定随心的上下坡技术,修炼的要求是“越慢越好”。 继续阅读两天的教学课

I’m outta time

oasis沉寂若干年后居然重出专辑,真是件令人诧异的事情(但还没有the verve出新单曲更令人睁大眼睛倍觉神奇)。I’m outta time用美妙柔软的外衣包裹了Liam不羁张狂的声线和内里,迈步中年的成功人士仍然保有着青年时代的才情睿智,并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抒发出来,同样令人着迷,宛若十年前。
 
周六天气并不恶劣,虽然最高也在零下,但平静无风。爬果快时的感到冻手冻脚,但坐在水库西边的水泥台子还是可以眯起眼睛来晒太阳,浮想几周前一大群人分食麦粒素巧克力,热热闹闹不亦乐乎,调笑犹在耳畔。

继续阅读I’m outta time

香山两日,喜忧参半

阳光和煦的周末,两天都是日朗云清。数九的严寒一下子消失殆尽,在香山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妙不可言。
 
周六状态极好,因为练了下肢力量的缘故,第一次感到果园小路尽可掌控。起头的排水沟,或者后面的小下坡,路线选择都操控自如。虽然中间也下车3、2次,但似乎看到一气呵成的希望。上快活林时碰见芳芳,带着她的户外队员练技术。跟在专业选手后面,我才明白了什么是轻巧的上山。用技术来弥补力量上的欠缺,即便低速时也可以维持良好的平衡,在磕磕绊绊的石头堆里找到恰当的路线,这样的功力不知还得再练几年才可能达成。
 
周日继续果快,才发现年纪大了就是身体不由人。昨天轻快逾越的路径纷纷下车,昨天觉得“怎么这么平?”的地方,今天变成了“k,好陡啊”,只好站着摇车上。昨天兵不血刃进入5系,期间还下车穿脱鞋套两次,和芳芳聊天数次,今天一个人却花了1h+, 天上地下原来近在咫尺,=。=
 
上山的真正目的是和粉丝老刘一圈人下山,挑战拦车杆等等凶险路段。大侠们一个个眼皮不眨的出溜下去,我在后面扭捏许久,气运丹田数次,起身霍霍又打退堂鼓若干,最后在大家的催促中下坡。拦车杆速度控制极谨慎,后面的大坡却再也难以为继,以DH态势跌跌撞撞到底,选择路边的草丛直接飞人减速,旁观者吓出一身冷汗。好在倒地姿势合理,身上又有全副武装的护具,毫发无损。无法控制重心已经成为下山的最大障碍,回想下后山,也都是因为重心太高而屡次失败。粉丝严厉的说:以后再控制不住重心就不许下这坡了!我只得作乖小孩状,点头称是。
 
本来以为霉运到此为止,不想与大部队匆匆分别准备赶回家加班时又节外生枝,只得两次掉头等待救援,时间一拖再拖,最后和粉丝一同踏上回城路时已经耽搁一多小时了。
 
太阳慢慢下山后,空气渐渐转冷,一个人座在果园入口的石头上,寂寥无奈,热量慢慢被大地吮吸,身体瑟瑟打颤,山下的时光就变得漫长而难以挨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