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温榆河畔已经成为cyclocross公路越野的固定举办地。在白桦林间穿行,落叶厚厚一地,赛道崎岖起伏,加之旁边卖力加油的车手和工作人员,比赛充满乐趣。
 
DSC_1813 
 
初冬,白桦林  和秋天同样漂亮
 
DSC_2151 
 
比赛组织者,一大早就来收拾了,非常辛苦!
 
下面是elite组
 
DSC_1626
 
一出发trek中国区老大麦德宝就一马当先,蒙古小孩也不甘示弱
 

继续阅读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石家庄,嘉年华

直到骑行在城市二环路上,我才意识到之前种种美好的憧憬都是无稽的,这里完全不是宽阔夯实京城二环路。不仅空气质量恶劣,路面状况更是惨不忍睹。因为车胎问题,临时换了西瓜的山地车。硬邦邦的车座和完全锁死的叉子,蹬踏找不到合适的齿比没有节奏感,公路越野对身体的折磨就此展开。55km的环城赛道,一路呼吸着从对面车道铺天盖而来的呛鼻尾气,时刻需要提防星罗棋布的沙石坑洼。好在骑行本身并不困难,女子组单独出发,因为没有各个车队的集团较量,完全消极怠工,速度好比蜗牛。后程男子民用车们慢慢加入,吆喝、叫嚷一路不断,民用车和山地车挤作一团,队伍混乱不堪,直到终点冲刺。
 
即便是人数不多的女子组,主办单位也分成了18-25H2,26-35H3,36-45H4三个组别,所有实力稍强的对手都在年龄最小的H2组,而H4则汇集了不少妈妈级人物,单单是我所在的H3组稀稀落落,放眼望去甚至没有一个穿着锁鞋的。比赛后程,四周围绕的也都是H2的小mm,包括四名河北队的teeager。间或零星点缀了几个H4的阿姨,不仅仅有456大姐,还有不认识的,单单H3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比赛冠军没有任何悬念。

继续阅读石家庄,嘉年华

高崖口的狂风

11月的高崖口并不可爱,周六尤甚。刚到山脚就能感到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奔向山顶的征程充满未知数。

头天在gym作出汗运动时候还思考战术,准备牺牲自己全力保护友队夺冠。于是今天一改以往的沉稳,出发不多久便一马当先开始领骑,将速度拉起来。大风天,领骑尤其辛苦,对抗逐渐提高的势能之时还要应付阵阵随时可能把车掀翻的狂风,不敢有丝毫松懈。然而队友仅仅跟随了2km就被拉下,我在头前全然不知,仍然奋力前行。半晌过后456大姐慷慨的换下我,回头看,才发现紧跟的3个人里没有她,无奈。她并不在视线内,即便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再将她带上来,只好改变战术开始一个人的征程了。

合力的小姑娘身材壮硕,力量十足,原本身材尚属清瘦的我在大风天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更容易被风吹倒。在4-5km的陡坡她发力加速,我因为之前的领骑耗费过多体力,节奏难以转换。换口气想追,但马上被大风粉碎,车子几乎失速,只能勉强维持平衡。进入小树林,456大姐居然又追了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今天的她表现异常强悍,之后一路领骑,我猫身在后注视她发达的小腿,线条已能分割出三部分,往往这样的小腿总是男生们的专属。在最后2km的一处风口,她成功的跟上男B的选手离我而去。而当时我一不留神被风吹倒解锁下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4人渐行渐远,再上车,他们已经在数十米开外,在大风中完全无法追赶。临近隘口的大风更加狂暴,明显能感到大风从辐条间穿过,轮子摇摇欲坠。终点前被卡西追上,刚刚起身想发力摇车,大风袭来,车子差点反向后退。于是体重更大的卡西后发制人,领先我几个身位到达。最后冲线的两三米花了不止5秒,人几乎定在风中,下车时被阎总抓住才没被吹走。后来发现xrf的工作人员在大风里体贴的保护好每一个撞线选手,大家伙才没像风筝那样被吹跑了。很多之后抵达的选手明智的选择了推车,低头猫腰推着车前进,即使这样也并不轻松。 继续阅读高崖口的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