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Cang Race 续

前跳高亚洲冠军!比赛前一场雨,气温骤降,他冻得缩手缩脚,太瘦就是不好啊!

马驹,传说中的qqride的摄影师,技术一流,因为他手中的长枪短炮才对各大赛事尽在掌握,有如身临其境

我们有大白熊,赛场有大灰熊。。。

他家东西其实挺好喝的,也蛮管用。没吃中饭,后来饿的时候去讨了几杯喝,一会儿就饱了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 续

TaiCang Race

精英组女生虽然只有区区12人,但全国的业余高手悉数到场,混迹在黑压压一片的男子精英选手之间,完成了65km的平路赛事。跟着男选手跑,毫无团队战术可言。突围、追赶,车队配合和勾心斗角,基本都是男选手的事情,和女孩子们无关。我们只需要老老实实跟在大队伍中不被落下就好。虽然avs达到41km/h,但有前方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劈开空气,隐身大队伍里倒还算舒服。
 
和男生比赛总是易于精神亢奋。金港的磨砺,自以为跟车、过弯都可以从容应付,甚至最后一圈还和几个兔子一起突围一次。然而在体能下降时对面突发状况还是缺乏应对能力,在终点前一个弯道犯下致命错误,不仅自己走错路,还牵连后面的男选手,并造成其中一位摔车,羞得无地自容。因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也彻底失去争夺前三的竞争机会。本来颇有信心的爬坡冲刺,眼睁睁看着前方几米的llt踩着大碳刀蹭蹭向上窜,距离并没拉开,但腿部已经力竭无从追赶。提高紧张压力下应对能力,又是一个新的课题。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

骑车五年,五个十一

2003年 第一次长途骑行,也是此生第三次真正骑运动自行车。燕山山脉的第一高峰雾灵山,顶峰遥遥不可及。此生唯一一次公路爬山基本靠推,沿途风景完全无视,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睡觉。走到半山腰,在路边坐下小憩,然后放弃登顶直接下撤。十一的雾灵寒气逼人,穿着冲锋衣还是冻得浑身打哆嗦,手指完全失去知觉。

2004年 第一次去喇叭沟门 这一两年间一直用山地骑公路,走遍了京郊各个山川河流,并乐此不疲。喇叭沟门的白桦林有如画卷,色彩斑斓。这个北京最北端的森林公园了就藏着北京最美的秋色,遗憾常年被灌输香山红叶的人们大多没有听说过。期待来年继续去那里拍照,戏耍。

2005年 贡嘎,蜀山之王。徒步对我来说是艰苦的,近5k的子梅隘口,高反让我溃不成军,最后几公里乘上了摩托车。夜晚滴米未尽,只是呕吐。不过第二天日光普照云蒸霞蔚,我的高反就完全蒸发了。贡嘎寺幸运的拍到了主峰,惊叹八王海蔚蓝的湖水,美不胜收

2006年 回家了,什么也没干。适逢中秋,明月千里寄相思。想念,就慢慢长在了脑子里,再也拔不掉。

2007年 ’24hours’成了主旋律,间或去香山,往返于海二和鬼笑,驾轻就熟。习惯了一个人骑行享受自由和静谧,享受植物的腥味和空气的清冽,没有负担的呼吸。

2008年 有了赞助商,就得卖力去比赛。易县铁三和UCC,两场比赛,三个回合,有赢有输,有朋友有娱乐。付出和获得,不勉强不思索,得快乐时尽欢颜,人生不过如此。

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两场比赛,占据了假期的头尾两端。

29日,铁三接力,一趟40min+的TT训练课。平均心率没有达到爬坡赛时的高度,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比赛日温暖和煦,在乡间光影斑驳的林荫道骑行,旁边流水哗哗,婉转舒适的秋日迎面而来。可惜是在比赛,身体在极限边缘挣扎,再美的风景也无暇顾及了。

30号回到北京,还没进家门就被西瓜拉去老山跑圈。因为自锁的问题上坡时哗哗摔跤,屁股膝盖争先恐后的自残。不过西瓜更威武,刚下坡就把前轮辐条摔坏,我们只好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 继续阅读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秋天的妙峰

30日的早晨,易县浓雾弥漫有如仙境。晌午,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易水湖披上了金光粼粼的外衣。远处尖顶的小楼摩肩接踵,恍惚间飞身来到欧洲大陆。
 
今天,在妙峰,空气依然弥蒙。时值国庆大假,汽车往来不断。我和粉丝都纳闷,妙峰的山色并不壮美,较之气势磅礴白河峡谷,或者饮食发达的山吧,这里只有座娘娘庙能烧几根香(俺从来没进去过-_-),难道里面的佛祖很灵验?
 
过牌楼不久就打发走了粉丝,刚到八公里馒头坡又见他在路边折腾着轮子,又扎胎了-_- 出发时在三家店就发现后胎扎了,现在依旧是后胎。遥想当初的白河峡谷游,大侠们的扎胎之旅就是从粉丝开始的,rp这件事,真奇妙~
 
我继续独自上路,旁边的山泉哗哗,比nano更悦耳。适度的阳光把空气捂热,半山腰上树叶已经逐渐抖落,留下青黄相间的残余。白桦的树干突兀起来,长了眼睛的白树皮干枯的几近剥落,阳光在稀疏的枝叶间跳跃,光彩赋予自然一件霓裳。回头望,斑斓的色彩和泥土间的落叶,美好的几乎不真实。
 
秋天的妙峰,隐藏在缝隙里的美妙,不知道有多数人能亲历,品味。
 
下山的时候,水厂的小狗在我的链条上蹭出一道道黑色,他们亲昵的围着我转,就像上次穿越中给我们带来无数麻烦那一只。
 
 

易县行

随手re了个挂牌组队的帖子,我就真的被编进了水木铁三接力的队伍。之前抱着开眼界的想法,没想到高手们都在河南雎县参加铁联国际赛事,党旗、李铂、Darren、Tony等等一干高手们的缺席着实遗憾。
 
半天在比赛,却需要在外面睡两个晚上,错过老刘青蛙丰盛的国庆长线越野,旁边也没有熟识的朋友,行程并不理想。
 
28号,拖拖拉拉的大巴半夜才抵达宾馆,组委会的mm把俺当成男生,和本队另一名男生同编在一个房间 -_- 。只好去argue,那个mm盯着俺,又看看名单,问:你是女生?旁边的队友当场笑倒,我无语…
 
在经历了漫长的折腾之后,在我终于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随意放在床上以后,极度的疲劳和及其的清醒交织在一起,把脑袋撑得满满的,我只好一片空白的等待瞌睡虫的到来,一直等到凌晨…
 
下午比赛状态极差,出发不久大腿后侧就有抽搐的隐患,连续的上坡和恶劣的路况缺不给人丝毫放松机会,折返以后的下坡稍作休息,但杨威的超越再次把心率拉到极限的高度。最后几公里的solo如同梦魇,没有码表,不知道换项区还有多远,一次次被路边的工作人员误导,在全力冲刺以后发现目的地仍然遥不可及,以致最后岔气,这在我不短的骑车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最后终于看到等待的人群,我翻身下车,踩着公路锁鞋跌跌撞撞的跑去和sunny击掌交接,脑袋有些不听使唤,只好呼呼喘气,吓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赛后得知我们拿到接力组第二,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被队友抱起来呼呼转圈,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