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场地比赛

总共看了3次场地比赛,也就是开头两天和最后一天,共花去300大洋。不得不说自行车比赛的门票如果下手早还是很好买的,我在第一阶段的订单全部中签(可惜缺乏商业头脑,如果多订几张,比赛时拿出来转让就可以赚出一个镜头钱了,kidding)。

新学了一个词——velodrome,室内自行车比赛场地。老山这个场馆是全国唯一一个,而全美也不过三个(可能英国、澳洲比较多)。后来看到在滚筒上热身的自行车手们都像公路选手一样胳膊上有华丽的黑白分割线,可见他们平时也经常在室外训练。

场地自行车的几个大项:积分、争先、竞速、凯琳、麦迪逊,以积分(point)和麦迪逊(madison)赛最好看。而二者的规则也很类似,简单来说麦迪逊可以看成是二人接力的记分赛。想像一下,在木质的碗型赛道上,二十多个车手骑着大碳刀以50km/h+的速度在眼前飞驰而过,不断有人attack,又不断被peloton追上,光是期间四十来个轮子嗡嗡飞驰的声音就让人肾上腺素喷薄而出,而车手们在冲刺圈之前狰狞的表情更增添了紧张刺激的氛围,内场教练在选手们经过时冲着自己的队员哇哇大喊,丝毫不比选手们轻松,火爆异常。

英国人在这个场地的统治地位好比中国人在体操馆,他们几乎在每日的比赛中都有金牌入账,大不列颠的国歌一次次凑响,在很多场馆伤心失望的英国观众们一次次在这里扬眉吐气。老将出马,一个顶三。英国人Chirs Hoy依靠自己的强大无催的绝对实力把三块金牌收入囊中,也是除外星人Phelps之外金牌最多的运动员之一(体操小将邹剑也有三块!)。2012年,他们将给这样的神话一个怎样的延续?拭目以待

竞速(sprint)赛一共三圈,第一圈比谁慢,后两圈才比谁快。为啥呢?因为风阻、发力时间等等问题,车手们都不愿骑在前面,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出发以后车手们在大碗边展示定车技术,最神奇的是还有人向后蹬倒退的!当然,这个定车时间如果超过30秒裁判就会鸣枪,比赛重新开始。事实上,这次奥运的确有一场比赛因为定车时间过长而重新开始了。竞速赛中如果选手摔车比赛也会重新开始,郭爽的半决赛最后一轮,在俺前面几米突然摔车,当时吓了一身冷汗,后来听到裁判2声枪响才定下神来。

团体追逐赛一共三圈,内道出发选手领骑头一圈之后退下,中间的车手领骑第二圈,最后由最外道出发的车手独自完成最后一圈的冲刺。整个过程好比火箭发射,最后一位车手的速度被拉到最高。预赛中日本车手突然爆胎摔车,他们获得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并在之后进入了下一轮。如果是山地比赛,爆胎就没有这个好的待遇了,需要自己承担由此带来的时间损失。

立秋以后

下山刚过7点。回家心切,埋头蹬车,杏石口桥、西郊机场被一一甩在身后,但仍然跑不赢迅速黯淡的天色。四季青的红绿灯依旧繁忙,喝水,张望,等待下一个转瞬即逝的间隙。
天空如蓝丝绒一般华丽,深邃的蓝色跃然于头顶,闪亮的一枚小星星孤零零挂在一角。远处楼宇林立,黄色的一排灯光勾勒出高耸的脊背。在Shang-ri la hotel巧克力色建筑的俯视下,紫竹桥划出优雅的弧线,穿梭的车流灯洒下斑斓的霓虹,汇入宽阔平坦的三环路,滚滚向前。
 
街边的一排居民楼,密密匝匝的白色窗棂分割出一个个小小的房间,温柔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那个地方,叫做 家。
 
多么希望相机和脚架带在身边,帮我留下每个美妙的瞬息。

享受奥运,公路ITT-1

7点多到居庸关脚下,jcss已经把比赛区域层层包围,没有胸卡的非注册人员统统被栏在外面。期间妄图混迹在农民兄弟的队伍里进入,但马上在下一个关口被拦住。和志愿者小朋友墨迹了很久,还是被赶出来。

通过好心的志愿者们透露的信息,我们回到下面的停车场。广大有组织的群众持免费发放的门票带着小红帽拎着小马扎正在排队准备安检。而经过老外们的抗议,奥组委同意发放给老外一部分亲友门票,但中国车迷不在次之列。看着手持护照的老外们在登记过护照号后一一顺利进入,我们极端眼红,只好和发票的gg墨迹,苦苦哀求。大约3、40分钟后,终于给了我们几个中国人门票。上午10点多,在经过3h余的努力后,我们一行几人终于进入了公路自行车的观赛区。我兴奋的狂奔,一步两级,不知疲倦。踏上居庸关藏青色的方砖时,抬头仰望,远处的烽火台和延绵的长城逶迤雄壮,头顶的摄像机在几公里长的滑轨上飞速掠过,巨大的福娃在旁边手舞足蹈,之前的阴霾绝望一扫而过,一瞬间幸福的快要晕过去。

DSC_2146
没票?不让进!
DSC_2146
就是不让进! 继续阅读享受奥运,公路ITT-1

东兴玉渡,山野漫步

顺风顺水919
按照隆猫的攻略,早晨6点不到在919总站集合。与攻略截然不同的是,从调度到司机都很通情达理,对带自行车没有任何微词。919行李箱有容乃大,放6辆山地车还绰绰有余,据说还能再塞下两辆,看来8人一辆车没问题。

奥运限行,大车被禁,八达岭高速畅通无阻,到延庆县城才7点多,比隆猫上次的行程提早了4个来钟头-_- 接下来可以安心游山玩水了。

延庆县城出来,公路笔直,经过旧县,开始爬佛爷顶。从山下远眺,弯弯绕绕的盘山路在油绿的大山上优雅又险峻,不过柏油路对山地车并没有任何威胁,半小时多所有人聚齐,独独缺了摄影师煤油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推着车上来,可怜的孩子骑车去过西藏,但居然不知道有打链器这种东西,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找车回延庆… 山顶视野开阔,燕山天池水势稀少,据说都被放到下游的密云水库支援北京人民了。

白河堡大坝有人看守,非常时期严禁滞留。经过关卡时被登记身份证,到河北后又撞见荷枪实弹的岗哨再次接受盘查,奥运期间北京周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阵以待。

到河北境内是大段的起伏路,视野开阔,广袤的清草地和陡峭的山峦,大饱眼福的同时它们也充当了到此一游照的华丽背景。

在后城镇午饭,从S353主路右拐进村。饭菜分量实足,西瓜甘甜,饭后透过窗户对着骄阳盛火唉声叹气,想到路途并不遥远,大家还是决定一鼓作气完成最后的几十里地。

一日里的三种天气
在阳光暴晒下骑行半小时余,西北方的滚滚乌云从远处的山顶慢慢挪到脑袋上,不多会雨就砸下来,分不清有没有冰雹,好在前方有座孤零零的小房子,窄窄一道屋檐成了我们的收容所。远处的山峰上传来雷鸣,青色的海坨和飘渺的流云相互砥砺,一道道光柱和烟柱交替出现,景色美不胜收。

大雨很快过去,炙热的地面冒出汩汩白烟,水汽被迅速蒸发。我们再次出发时,阳光躲在烫了金边的云朵里,空气舒爽。抵达雕鹗镇时也是3点多,和攻略相当。

没想到住宿遇到大麻烦,奥运期间小村镇统统不许留宿外人。只好找到当地公安局,软磨硬泡,晓知以情,终于在详细登记了每个人的信息后给我们指定了留宿地——传说中的雕鹗大酒店。住进房间时已经过去一小时多。这里的物价价格和蔼,贴近工农群众,早晚两顿丰盛的饭菜加上住宿,人均不到30。

雕鹗大酒店在S353路边,开门见山,在这个盛夏的傍晚气温宜人,空气清凉,比城里要低7、8度,晚上睡觉还需要盖着被子。如果不是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夏天来这边避暑是个不错的选择。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回头4、5km进入东兴堡村,从左边土路绕过村子进山。头十公里宽阔的乡间土路,平整缓和,直到石头堡村。

之后开始状况不断,按照隆猫头两天给我的tips,出村子第二个拦车杆100米左拐上山。这条路非常狭窄,大小石头遍布,我们疑惑的往上走,越爬路越狭窄,最后完全是在丛林里穿行。大伙商量半天,决定下撤重新找路。刚回到大路上,gecko小朋友又发现手机落在雕鹗了,三脚猫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回去取。这一去,就是1小时多。

等到三脚猫回来,我们重新找到正确的路,已经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

山穷水复,峰回路转
正确的路其实是在拦车杆之后1km多,左手边拐上山的路非常明显,也比较缓和,适合骑行。这一路都是艰苦的爬升,路况并不好。不仅仅是很多乱石,还有夏季疯狂生长的植物,几乎把大路湮没。骑着骑着路就没了,迷迷糊糊,好一会儿后峰回路转,石头又露出来,才放心没有走错。更糟糕的是带刺的枝条遍布,很快所有人的手臂腿部都留下道道血迹,伤痕累累,在汗水的冲刷下疼得我们直咧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xc结束回到柏油路。在上升400米左右后下山,路同样难以辨认,只能在草丛里踏花而行,好在路况平稳,并没有大块的乱石。

雨水丰沛的季节,在山谷里穿越时不断经过小水洼,清澈见底,还有活泼的小蝌蚪,四下游弋很是快活

12点多抵达大庙,午餐。村子很破旧,没几户人家。我们啃着自备的干粮,打听了去五里坡的路,据老乡说是出村以后马上右拐,拔梁。村民很热情,告诉我们五里坡还可以买到吃的,并问我们要不要井水补给。

果然,出村几百米,跨过右手边一个小水洼,上山的路蜿蜿蜒蜒铺展在眼前。这段山路比上午的要短一些,高处还有大片大片树荫,对在太阳下暴晒了半日的我们是巨大的赏赐。
 
一山更比一山高
下到五里坡时精力已经消耗了大半,漫长的爬升、恶劣的天气以及恼人的植物都增加我们的疲惫。休息时发现腿上血迹斑斑,原来是被恶毒的小虫子啃了一口,没想到这个小伤口第二天竟使脚踝肿大、疼痛。正当我放松心情以为接下来是一路坦途时,村民们悻悻的说还要拔梁,虽然路比较缓,但比之前任何一座都高,要一小时!所有人都很崩溃,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在村里补了些泉水,继续上路。老乡们“要1小时”的话把大家唬住了,都爬得谨小慎微。不过事实再次验证了山里人对骑车的毫无概念(难怪他们见到骑车的都含老外),最后到顶时不过半小时左右。一路缓坡下山抵达冷水鱼养殖基地时三点半多,比攻略晚了两小时,正是我们之前耽误的时间。见到公路时欢天喜地,有种重回现代社会的兴奋。

回家,回家!
所有人下到玉渡山森林公园正门时已经五点多,离延庆还有16km,时间紧迫。大家分批分拨,为颓掉的找到接应的小面,其他人风驰电掣,我和山鸡、天狗轮流领骑,半小时左右回到汽车站。所有人都赶上了回城的919,一切圆满。

继续阅读东兴玉渡,山野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