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关心政治,但偶尔看到有趣的东西,也想和大家分享

2008年“两会”部分精彩言论摘录

1、全国政协委员、国资委副主任王瑞祥:“对于所谓垄断要科学界定,比如电信行业,固话业务、移动业务都有竞争,怎么能算垄断企业呢?当然不是。”

     2、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铁路局常务副局长罗金保:“春运期间铁路一票难求的现象始终得不到缓解,根本原因在于铁路票价太低。”
     3、全国人大代表、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铁路部门在雪灾中的表现,至少打90分,不足的10分中,有七八分是失在我们运输能力不足造成的,另外两三分失在抗灾预案的估计不足。”
     4、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春运混乱为什么要气象局道歉?这要说明白,为什么要气象局道歉?”
     5、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省长林树森:“雪灾是一场自然灾害,除了部分擅自离岗、渎职等情况外,贵州省的干部表现得还比较好,不存在问责的问题。”
     6、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省长袁纯清(当被问到华南虎事件时): “在两会上,我们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上。”
     7、全国政协委员、陕西海星集团董事长荣海:“(华南虎事件)政府最初的愿望可能是好的。”
     8、全国人大代表、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提出的4.8%的物价涨幅预期目标是合适的,即便是到5%,也是可以的。”
     9、全国政协委员、玖龙纸业公司董事长张茵:“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
     10、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兆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穆麒茹:“钉子户为了他个人的利益,损害了包括开发商在内的多数人的利益!这也是房价上涨的原因之一。”“虽然房地产产业对国民经济作出了贡献,但总体仍受到了不甚公正的待遇。”
     12、全国政协委员、星河湾地产董事长黄文仔:“房价高其实没关系,政府可以通过税收形成良性循环,这样对大家都有利。”
     13、全国政协委员、祈福房产董事长彭磷基:“如果你还没有买房的话,快点去买,现在是一个很好的价格。”
     14、全国政协委员、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曹淑敏:“手机通话费不是高收费。”
     15、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副省长陈晓光:“现在老百姓所反映的‘上学难、上学贵’的论调是不对的,我们从来没有过‘上学难’,也没有过‘上学贵’,我国也不存在‘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
     16、政协列席、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如果实行分级管理,等于承认淫秽色情可以大量出版。”
     17、政协委员、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其实在中国看病并不贵,是人们的价值观念问题。”
     18、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韦苇:“国内旅游是省域之间互掏腰包,不会增加社会财富总量,反而污染环境,消耗能源,损坏文物,所以要控制国内游的规模。”
     19、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济宁市长张振川:“允许有争论,但是标志城肯定要建。”(在回应108个政协委员签名反对在山东济宁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一事时张振川如是表示。2004年做过的一次预算认为,建造这个标志城将耗资300亿元人民币)
     20、全国政协委员李晓东、王二虎、周一波、王西林联名提交提案:“每年清明节黄帝陵祭祖活动由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共同主办,陕西省政府或国内各省轮流承办,国家主要领导人担当主祭,各省负责人率团、港澳台代表、海外各国华人代表共同参加祭祀,电视全球转播,把祭祀黄帝上升为国家级的大典。”

戊子年,春分已是过去时

头前儿还说了今年暖得比往年都早,但是暖气刚停就风云突变,干旱了大半年,贵如油的春雨终于放下矜持慢吞吞的滴嗒下来,幸好是从夜间开始,泥点子对大家伙儿的侵扰得到最小化。温度随之骤降,才意识到前两日还热得被踹开的被子其实非常轻薄,只好裹紧再裹紧。

每个下午都想去刷山,可每每看见阴郁污浊的天色顿觉兴趣索然,要不要买个3M口罩?这个问题真是很头疼,于是愈发想拥有一辆可以带着我和车迅速抵达山脚的运输车。

如果不是xrf联赛,很难想像北京城原来已经有这么多投身于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观战或者参赛,或只是经过,从海淀车队5、6旬余的长者到刚刚长出胡茬的高中生,这个群体的人数和他们的购买能力都在以比GDP的增长更加迅猛的速度膨胀。今年联赛第一站已经省略了逐个喊号排列次序的环节,这个过程的冗长会让已经热身完毕短衣襟小打扮的车手们肌肉紧缩瑟瑟发抖。他们胯下的战车色彩斑斓,很多国际一线品牌都可以找到,完全不是两三年前只有giant、trek以及一些低端品牌的局面。

“这车架多少钱?”

“六万”

颇为震惊,怀疑是定制产品,循声望去,原来是辆time,而他的主人,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在背包上贴着大大的“磨合”二字,并有两行“请勿靠近,随时趴窝”的注解。

车手在装备上的投入与他们的玩儿车年限或是水平并不是正比关系(就像摄影爱好者们)。不只是上面这个time小男孩,我熟悉的一个xc高手,某车店销售,他把价值nw配件炫目而精良的山地车向那些家境殷实的中学生们推销,并以俱乐部的形式组织他们去老山、香山的小径——这些通常是有经验的山地骑手们经常出没的场所,感受俯冲在丛林间颠簸的快感,接受路人好奇甚至羡慕的目光,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从事山地车运动的热情,成为铁杆粉丝。当然,事情并不总在掌控之间,我听到的事故已有2、3件,对于这样缺乏循序渐进过程的阶越,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尤其对这些年幼缺乏准确而强大控制力的小朋友。

今年联赛,A组前六都是熟悉的老同志。除却piers、darren这些年轻生猛的老外,本地车手的平均年龄在30以上(34?),其中甚至有应该参加B组(45以上)的。而正是这个前六中的最长者,他在老外突围的关键时刻把第一集团的几个人带上去,才使得年近不惑的另一个双胞胎爸爸最后能拿到第二名,而这几个和老外抗战到最后冲刺的车手,他们刚刚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俱乐部中。DFH的广告贴里,几个人站在明黄的后援车前,双手抱怀,踌躇满志。而前六中唯一的毛头小伙,我的队友,他虽然血气方刚前途无量,但和我一样疏于练习,把学业和玩乐放在第一位,荒废了一个冬天。

自行车运动是老少咸宜的运动。好的业余车手,竞技生命极长,他们可以依仗战术、技巧和经验使得自己比年轻人跑得更快,更稳健。而团队战术的排布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仅指公路车)。竞赛不再停留在初级的靠单打独斗仅仅比拼个人能力的时代(当年郝氏兄弟独占鳌头其实也和他们哥俩儿的配合有关,他们有过一个当兔子牺牲另一个拿冠军的案例),科学的训练和配合使得在体能或器材上处于劣势(部分的)的个体有了和国外高手较量的资本,赛后就连另一个老外也有些惊讶:中国人竟然也可以训练的这样好(没听清,大致是类似的意思)!

与男车手红红火火逐渐壮大的欣欣向荣相悖的是,女车手在这两年并没有稳健的扩大。女子组,解子石作为俺今年公路车的处女骑(是骑不是比赛哦!),俺毫无意外的滑落到第三(赛前赛后n多人冲我打招呼:冠军!羞死人了)。第一是芳芳,这个现就读体育大学的前全国冠军,第二并不认识,但无论是听说还是目测(结实的大腿和黝黑粗糙的面孔)都是专业队下来的运动员。并不是给自己找借口有理由退步,接下来的认真训练希望能帮助我完成第二站的“the return of the king”,我纳闷的只是为什么还没有一个像我一样只是爱好者出身的年轻女孩子能够取代我的位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俗语同样适用此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精力的转移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男生恐怕今天不仅是无法站上领奖台,而应该在n拾开外(比如当年的冠军张雨硕),然而,领奖的女生依然只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除了第二),仍然继续着只要参赛就差不多能上领奖台的局面(取前六啊!),是什么浇灭了年轻女孩们参与的热情呢?

玩户外的女生不在少数,这个群体的数量和男生应该是可比拟的。玩儿攀岩的女生也不少(按照总体的比例来说,虽然这又是个小众项目),但为什么自行车运动就是彻底的阳盛阴衰呢?需要强健的体能?很多爬山的女生都比俺好。怕风吹日晒?爬山并不强多少。更危险?小五台和白杨沟,哪个更容易出事故呢?其实俺就是最好的例子,体能一般(力量奇差,耐力稍好),脑子不发达(山上摔的一塌糊涂),金钱投入有限(并不比户外烧钱),但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并且把这个当成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是我脑子里有什么cycling基因还是她们缺乏骑车神经?

比赛结束时接受了Tom一个几分钟的interview,他正在试图让更多的女性老外加入到这项运动的中(生意人!)。我对"骑车有什么乐趣"的答案是:自由。这种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比拟的,是完全可控切实在手的。或者有一天,俺也会从事一些“吸引女生骑车”的活动,比如写一篇鼓动性的或指南性的blog 🙂

为我可爱的小师弟祈祷

珊瑚虫侵权案一审判决陈寿福有罪 有期徒刑3年 罚金120万

从soff被拘留到最后宣判,一年不到,迅雷之势,甚至比米国ITC处理案件的效率更高(ITC专利或商标侵权案件的持续时间通常是12-15个月)。法庭的判决结果完全与法学和IP专家们的意见相悖。马化腾应该会拍手称快了,支持这个和谐社会公正的司法体系,并积极履行他作为纳税人的义务。

一个法官立刻继续发问:你是否认为你所做实事构成犯罪?
  当时气氛顿时变得异常紧张,所有的人都盯着陈寿福,能看出来他浑身都在发抖,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双手紧紧捏着起诉书,沉默很久后,低声说:我认为。。。(停顿5秒),构成犯罪。”

soff,操着浓重口音的福建人,我的小师弟,毕业后留校在网络中心任职,并兼任班主任,调教出了成绩最优秀的小集体。现实中他最大的舞台不过是6号楼的专教,骨瘦如茵。法庭上,法官如炬的目光和所有表明着权威、强大的执法者威严的灼视下,在面对这样强大气场的时候,我无法想像他需要承受多大的恐惧和未知,醍醐灌顶。以一己之力,对面强大的腾讯,这样的结局几乎是注定的。

我始终记得这个绯红的老水车和系统管理员,嘴角总是挂着腼腆笑容的小男生,在我的办公室一边聊天一边灌水时,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上下翻飞。我第一次惊叹:打字竟然可以这么快!

soff小朋友,他真的很傻很天真,他只是想给带大家一个改善用户体验的IM软件外挂,而最终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记得当初在bit版,他悠悠的说,签了一张100k的支票给腾讯。更早的时候,在绯红,他抱怨:又收到腾讯的律师函了。可是,更多的事情,并不是一份保证书和几张支票就可以搞定的。

bless soff,希望通过上诉,他可以逃过牢狱之灾,回到我们身边。

网络时代的阅读习惯

因为犯困,想喝咖啡;因为胃胀,决定用奶茶+咖啡的组合。

冲出来,发现有辣椒面味儿 -_-

贴一则中午看到的新闻

“世界博客50强 Solidot 作者:matrix
英国《卫报》评出了世界博客50强:从哈里王子去阿富汗服役,到汤姆克鲁斯为宣传山达基教推出的疯狂演讲,及缅甸人起义的镜头,博客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大。这里列出的50个最著名博客,推测是根据访问量来评选的,多数关注主题是娱乐。榜单中熟悉的博客有第二位的Boing Boing和第三位的Techcrunch,以及排十六的engadget(注:俺每天必看,有些评论也值得翻翻,五花八门,还有中文版哦)与排廿三的Gigazine。排在第十二位的是唯一入选的中文博客、号称点击过亿的演员徐静蕾的新浪博客。世界五十强博客的共同点是Page Rank大多高达6、7,每篇文章的留言数目动辄过百万。”

web2.0,这个词汇非常热门;blog,从8岁的到80岁的,老少咸宜,全民动员。技术让所有人拥有话语权,且不论受众多寡,至少娱人娱己!方便的表达和交流,进而引申出的分享资讯八卦众生等等新媒体功能一勺烩,未来我们是否还需要facebook?

在地铁里看到猫扑的广告,就5个字:很好很强大。网络热门句型已经渗透到群众基本物质生活,这是其次。原来我以为只有那些传统行业(北大男科医院)或者有特定指向的新兴媒体(中华英才网,商务周刊)才会广泛出现在户外媒体,而猫扑更像个小众bbs,以原生态笑话为中心(肯定很偏颇,sorry,我对mop了解真的很有限,虽然一直都知道其存在,但从来没兴趣看),用户众多但人群相对集中(老网民),并非传统娱乐媒体(新浪、光线),而他们也会在公共交通工具做广告!那么下一步,是不是有可能在汽车靠背上看到天涯(八卦中心)、豆瓣或者瘾科技(这个在国内似乎很不热门)呢?(这只是一个假想,因为后面这些网站还有很长的商业化道路要走)

晚上打开了n年未上的mop,很乱很无趣。

再看一下新闻里的排名,唯一入选中文blog只有老徐,她是superstar,她是有思想的superstar(具体什么思想我不知道,没看过)。显而易见,blog这种东西在国内还处于展示个体生活抒发个人感想的阶段,新浪的明星博客还是有巨大市场的。

另外,阅读这篇的小朋友们,你们趴在网络的n个小时,除了淘宝、求医问药看天气预报,都喜欢去什么网站呢?在你们的blog或者直接回复告诉我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里是我常看的科技类东西:

engadget先看英文(更新快)再看中文(看的快),基本可以消耗掉午休的全部时间

煎蛋 

4空间(很多东瀛的)

豆瓣九点,好在什么都有,包括科技,点开感兴趣的看吧

这几个内容经常有重叠。

还有一些固定的blog,以及软件、经济、时事评论类blog或者网站,通常是用阅读器收藏,以后慢慢说。

btw,俺现在基本不上自行车网站了,任何一个,包括DFH。

两重天

下午去科委交材料,坐在一个略显沉闷的司机后面,寥寥数语,解释了一下这样的天气状况,叫做“霾”,便专心听广播去了。收音机拨到娱乐台,放的是萧飞买药的段子,一个后生的模仿版。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看着汽车迅速的驶过西四环、摄影器材城,五棵松。

去年公司在鲁古,所属的园区是昌平;现在搬回二环边,园区又迁至石景山,所谓公司在世,折腾两字。

经过永定路口的红灯前,师傅指着一个脚步轻盈的女生说:“瞧,这是我今年看见的第一个穿裙子的。”

“是么?前两天早上我还看到一个女生穿黑色超短裙,肉色袜子,看着我都嫌冻。”停顿了片刻,我想起来:“去年这时候还刚刚下过雪呢。”

去年三八,香山上还覆盖着厚厚一层积雪,蓬蓬松,粘在轮胎上直打滑。快活林的小径上,旁边大娘健步如飞,我只能推着车子一步一晃往上推,光洁的雪地踩下新鲜的脚印,和一道弯弯曲曲的车辙纠缠在一起。

那天,我把果园的小路跑两遍,仔细观察了接链条的全过程,晚上吃了新疆手抓饭,很香很饱满(啊,热门句式!)。

“去年冷的晚,今年暖的早!”

下车的时候,字儿刚好蹦到40,如果从远洋山水的旧址骑菜车过来,不过20分钟。

“好嘞,您拿好东西慢走”

我还是匆匆的推开车门,抓起外套和两个袋子跳下去,把装着厚厚一摞文件的环保袋挂在肩上,好像刚刚从超市出来的主妇一般。

春风又绿江南岸

是在婺源,或者淮阳,一路向北,水土不服,就成了“又灰北平城”了。 前几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沙尘暴,直到俺毕业时仍能见到飞沙走石的塞外风情。为全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奥运会要来了,政府可以把炼钢的踹到唐山去,把烧煤的换成天然气,让烟囱们长高十多米,可惜城市上空还是没法带上过滤嘴,扬尘们还是会来去自如,只好期盼着赶紧刮北风,把它们吹到河北去,只要不在首都不会影响奥运主办城市的光辉形象,在其他哪里都是可以商量的。

周六就是又一个扬尘不请自来的日子,只好安排一系列室内活动,比如吃饭。

传说中的巫山烤鱼果然味道鲜美。下午2点才到,结果仍是人满为患,好在俩个人不需要等位。鱼现烤,要半小时,只好用凉菜先对付着,直接导致鱼上桌时已经7分饱-_- 选了中辣,经过头盘凉菜的铺垫已经吃不出辣味。好在3斤不到的鱼最后还是被吃的七七八八,如果有第三只眼,可以看到其实持续了1h余仍然孜孜不倦来回忙活的只有一双筷子。。。

下午有幸完成了拿到本本以后的处女驾,还是酒后,不过自动挡果然人性化,傻子都会开的大玩具,永不熄火!北清路温阳路也算轻车熟路,不过对于回到城区是否还敢上路这个问题俺持保留意见。

刮了一晚上的西北风,沙尘吹跑了一大半,周日又可以骑车了!

小脑不发达这句话十几年来被俺挂在嘴边形容老姐的,如今才发现俺也八九不离十。上山蹬上了一些从未逾越的小坡,马上心跳加速欲呕吐状,这是糟糕的体能问题,但是下山仍然控制不了速度,这就是脑袋的问题了。除此之外还有心理问题,前方如果有人突然停下或被我撵的太近就会发慌,慌张的捏闸,为躲避选择不对的线路,接下来就是crash,听到髋部磕石头的声音,把停下的人吓得一身冷汗。更有甚者,在某些失败的尝试下撞到尖锐的石头上,后面紧跟的人瞬时面色土灰,虽然俺只是有限的撞伤(这里礼拜胸部都有小小的不适,不宜过度用力),旁人转述却是“心脏承受了巨大压力”,罪过罪过。

吃什么能补脑呢?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骑车的另一个补充

就是在外面忙活了一天,回到家洗洗白,肚子填填满,然后把电视转到一个不知所谓的台,像一滩泥一样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瞄一瞄,思考一下要不要睡着的问题。

注意,重点要放在“泥”上,真的是哪里都动弹不了,只好做挺尸状了。

here is another copy, i’m now transfering to wordpress, pls go with 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