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渐起,从北向南,经过你的窗,来到我跟前

白桦和梧桐,经不起时间的拷问,身先士卒,把叶子抖落一地

我脚尖轻抬,它粉身碎骨,比薯片更清脆

 

一如分别时,慌张跌碎的思念,一片一片,留在别过的秋天

 

ps:打开熟悉的bbs,在那些更熟悉的ID的指使下,侃侃而谈的post在页面里横绝,在脚底暖不起来的夜里,觉得头很痛。

于是,没有你的Oct.

十月第一个下午觉(包括十一期间),从阳光曼妙到华灯闪烁不过3个小时余。挥霍周末整个下午的宝贵时光,幸福奢侈而美好。

工作异常忙碌。除了office的事务繁杂,还要经常奔波于大学校园或者酒店会议厅,琳琅满目的培训、交流、会议项目几乎占据了1/3的工作时间,并且在主办方日趋精湛的筹划排布下,内容既是华丽更是实用,最深刻的一场甚至有两名美国职业律师(ms还有合伙人级别的)和前任高级法官进行当庭辩论的模拟演示,于是听到头脑昏聩目光离散,隐约觉得律师果然是一项高深的职业,逼人此生绝无染指的IQ。不过法学硕士就简单多了。

终于在本月完成了所有驾校小时内容,接下来就是各个科目的集中和考试了,可惜预约困难,最起头的也要到11月下旬,生生20多日被浪费掉,得到Licence定然是年底的事了,对于追求多快好省的我来说很是郁闷。

嘉年华只能用一个词概括——catastrophe,最后一圈刚刚进入下坡section就听见广播里传来ltt同学已然夺冠的欢呼声,很汗颜的继续完成比赛。我懒惰且缺乏训练动力,近期又是忙于学车时间愈发拘谨公路车都久未上路,爬快活林需要休息若干次,前次甚至以饥饿为名放弃望京楼的最后的1/3路途(幸而下山时碰见clarie,送我一份三明治)。明年若是把若干周末都耗费在念书上那么骑车时间更为稀罕,何去何从,或者也的确到了该放弃一些的时候了。

倒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嘉年华赛事间隙经人介绍,得知在沈阳见过面的赛事组织人员竟然是老乡,听他操一口流利的家乡话艳羡不已(我的南昌话比英文差,说一句得想半分钟…)。又是一个高中校友(从时勇以后好久没碰上了),虽然他入校时我刚刚离去,但还是有一堆彼此都熟识的人名,因为当年排球队有一批小队员的缘故,而他,是田径队的,圈子总是那么小。谈及目前从事的户外赛事,得知这个圈子从主办方到参赛者都活跃着一批南昌人,而南昌话竟可以充当比赛的官方语言,明年或者可以组织一支南昌队。夏天时看重庆武隆的户外越野挑战赛(沿途路标都是他插的哦)就思量着如果有生之年若能参与一次这类比赛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一霎那的假象竟然并不遥远。另一位此项赛事的老乡高手说此项赛事中自行车高手非常有限,只要好好练习跑步在就很容易在国内拔萃(当然和外国职业队比如今年武隆的冠军nike队相比还有着悬殊的差距),而他刚刚结束了HK一场76km的马拉松赛事。一边看着身边这位个不高并略显瘦弱的男生,我一边开始琢磨跑步这件事。

和闺密聊天的时候被评论野心太大。其实我的愿望不过是不用生膝边就能立马有个会打酱油的小朋友,boy or girl,夜深时可以对着它黑色的眼珠和眉毛唱起“I love you and hope you love me"…

以food之名义,friends六人行(美食篇)

我忘记了走过的路,行过的桥,看过的潮,但我不能忘了每一次美食,它们作为每个城市的标签,被我描进了神州胜览之美食地图辽宁篇。

1.无良兴城

关键词:皮皮虾

下车时忽略了站门前巨大的袁崇焕石雕,大家的目光凝聚在了出口斜对过的一家小铺招牌上:性服务中介。

存包,开拔,走过尘土飞扬的城乡结合地,来到残破的宁远古城。无非是两座砖砌的小城头,类似光明桥附近的元太祖遗址,破败脏乱不少,插着色彩黯淡外形鄙陋的旗帜和灯笼。城楼之间是一条青石板路和两排旧式2层矮楼,不过尽是些电动自行车铺子和古玩店,夹杂着面包房小超市,凌乱无章,貌似仿古的街道透出典型的九十年代初期欠发达地区小农经济气质。

然后坐上小蹦蹦——这种在北京中心城区很难疯跑起来的交通工具,两对couple和两个800w大灯泡分别3辆车,在小县城宽阔的马路上兴致勃勃的展开了兴城机动车争先赛,三个车子争先恐后交替领先,每次超越他人时都会有志得意满挥挥手的画面,成为略显冷清的街道上生动的风景。菊花岛海滩的脚踏船完全是一次体力劳动,我只好当骑行台来踩,导致隔天大腿依然酸痛。

午间时分按攻略去了市中心的菜市场采买海鲜,不知道算不算是最大的一个,一副脏乱的情形让本就厌烦采买的我更对生冷食物提不起兴趣。皮皮虾本是此行的主要目标,不成想价格竟是北京的双倍,忍痛放弃。随后在司机推荐的一点红餐厅因为带了活物去加工而不受老板待见,进而发现手中肥美的螃蟹竟然被调包成动物尸体,在一阵愤恨的谴责和郁抑的氛围下鱼蛎满桌还算丰盛的午餐顿时索然而无情趣,好在一品菊花啤酒尚可,略略安抚了颗颗受伤的小心灵。

2.惊艳锦州

关键词:烧烤

前往锦州的旅途不可谓不艰辛,5.5¥火车票,车厢竟然挤成了沙丁鱼罐头,与旁人前心贴后背,呼吸间尽是汗水和香烟的呛鼻气味,加之在车厢连接处行人纷至沓来,卖冰棍的乘务员来来往往数次不知疲倦,一个小纸箱托在头顶举得老高,真佩服他在如此稠密的人流里来去自如的功力。好在只是一小时余,解脱可以时针倒数。

安顿下来,3个标准间。一对couple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避免了我和德芙同学去住两个不带卫生间的廉价单人间的命运。来不及洗漱更衣直接出门,它们的优先级完全退败给了饥肠辘辘的消化系统。随后狡猾的司机绕道带我们去了传说中的晓波烧烤,事实证明之前的所有的suffering都是值得的。

在我一句句“再不上菜就要拆屋了”的抱怨声中串串们逐类粉墨登场,肉串、肉筋、脆骨、板筋、鸡心、豆角,这些都是锣鼓巷的夜宵饱食过的,羊排、猪蹄、鸡爪、豆皮大葱卷,这部分算是新鲜体验的,因为选料恰切、腌渍充分、调料可口、火候拿捏准确,个个都是赞不绝口。不过我向来闷头不语,吃尚且忙不过来,哪来得功夫耍嘴皮子呢?好在穿的是运动裤,无需松个扣肚子也可以伸缩自如海纳百川承接下所有美味。期间最惊艳的并不是肉串,而是深受北方人民广泛爱戴的馒头!当然,换了种形态,是烤馒头片!香酥可口,甜蜜怡人,堪称一个完美的desert(如果称其为desert的话,后来吃了冰淇淋的同学请自动忽略)!

如果把夜晚的饕餮称为惊喜,那么第二天中午的唐鸡头则是剑走偏锋出奇制胜。鸡头!对,就是这个平时看也不看直接扔进垃圾箱的部位,这里还分生烤熟烤两个类型,显然我没有成为广州媳妇的天分,对长相怪异的东西在内心深处满是硌应,于是对整个鸡头只是胡乱的蜻蜓点水一带而过,旁边的huihui小朋友则充分展现了柔弱纤细的外表下对美食勇于探索孜孜以求的小宇宙,鸡头被啃得只剩下几根搭建了轮廓的骨头,对比之下更突显了我对农民伯伯(养殖场的)辛勤劳动的不尊重。不过看看德芙小朋友的盘子我就心安理得了,农民伯伯应该先谴责伊欠缺“粒粒皆辛苦”的基本意识。

酒足饭饱后的笔架山之行完全是个消食活动,不过站在百来米高的小土包上鸟瞰被夕阳披上金色衣裳的海面成全了此行的唯一目的,也算是了却了夏天结束前的一庄小心愿。不过还是没搞明白上半年王老师的铁三赛是怎么办的,完全没有适合公路车的路线呀!

走之前特意在人满为患无处进餐的饭馆打包了烀饼,又不辞辛苦的停车狂奔前往夜市采购了6个M记单个甜筒价格3倍其体积的超大号脆皮冰淇淋,并在旅店大堂吃得汁水满地茶几狼藉,甜筒皮松脆,烀饼薄韧,就着排骨油豆角咸鲜可口,于是众人纷纷左右开弓斯文扫地的胡吃海塞,十分钟后2份烀饼被哄抢一空…

3.朵颐盘锦

关键词:河蟹

从关键词已经能看出来,我们大快朵颐的内容不是牛羊肉,不是海陆鲜烩,而是河蟹!

头一次火车体验仍然心有余悸,战战兢兢在月台上翘首以盼,然而这次8¥的绿皮火车用空荡荡酷似卧铺的车厢给了我们一个surprise,真是情何以堪,情何以堪!6人男女间隔开来排排坐玩UNO,火车到站时男生们沦落到洗一次葡萄的境地,虽然最终缺乏实践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显示了女生们本质上聪慧协力的小宇宙。

盘锦2个夜晚,头天是3个连续的标准间,后一晚则是一个标准间加一个豪华4人间,不过卫生间的异味总是挥散不去让人心存芥蒂。

其实头前声张的红海滩、芦苇荡都是kill time的名目,看与不看、玩与不玩没有太大区别,不过因为途中斩获的河蟹新鲜肥美,所以这些景点的意义虽然并非昭然若揭但绝对不容置疑。

螃蟹这玩意儿并不讲究烹饪方式或是佐料,完全是考验食材本身是否新鲜丰腴。本来对其并无特殊喜好并因为食用繁复稍嫌麻烦,不过面对餐桌上两大盘几十只的8脚动物,面对打开后触目惊心饱满密实的蟹黄,我还是食指大动,成就了史上一顿吃蟹最多的记录,就连平时完全懒得动弹的蟹腿也因为质地鲜嫩啃了不少,以致完全忽略了MC精心筹划的其它菜品。啤酒就着河蟹,生活熠熠生辉。后来听说鸟蛋couple吃得很少,一个是顾忌螃蟹性寒小宇宙难以抵挡,另一个则是出于祖国内陆新疆地区小朋友的饮食习惯,不过完全这些对我都不在话下,旁边的风筝德芙都吃得风生水起,自然而自在的便融入这忘我的气氛中并乘胜追击愈战愈勇…

开拔以前

收拾了三天的内衣外衣洗漱用具电子产品,摊在床上,再一一放进“进步健身中心”的小手提袋,刚刚好。

很困,但还是把被妈妈藏进包装箱的骑行台拿出来了。作为礼物来到身边的东西虽然丧失了所有难以承载的内涵,但实用性还是和自身一样重。如果真要参加今年剩下的几场比赛,那么在上面勤勉的洒下汗水就是势在必行的。

从礼物想到昨晚梦见的指甲刀,大学时男友送的,作为漂洋过海而来的舶来品,其实本身也是打着“中日友好”标签的见面礼,继承了日本工具一贯的优秀品质,成为此生用过的指甲刀里的No.1,性能与办公室的“白光”偏口钳不分上下。保留了很久,终于在某次搬家中遗落,不知如今身在何处,每次剪指甲都分外想念。

剪回了短发,被评论“背后看像小学生,正面看是小学生她姐”。但这就是最初的模样,从很久以前,到很久以后,都会是这样。

这个样子让我安心和放松。

车子是2:50的,夜行军:)

留言一则

“相信我,如果不运动,你很难节食到消耗大量脂肪的境界。好吧,我还是要鼓励你,再接再厉!生命不息,减肥不止!并自勉~”

我受不了“服务器出现问题。请重试”了,所以贴在自己这里,并因为最后三个字而有了意义。

不靠谱的事情太多

自打我在截至前一天提交了门票订单后就没担过心,那些项目都是票白送都未必有人愿意跑去看的比赛。可等到中签公布开始扣款程序了信箱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连一封表示落选的回函都没有,新闻大张旗鼓报道paper订单都会得到纸质确认订票失败并感谢您积极参与的安抚信!结果在25日,奥运门票集中扣款的截止日期,我被好心人提醒去查邮件服务器,在垃圾箱的可疑邮件列表里静静躺着一封奥远票务中心关于“付款通知”的邮件,据说n个人的邮箱都是类似的敏感…

于是隔天一大早冲进楼下中行抱着侥幸心理去付款,奥运门票队列排在第四位,前面的同学据说是工行visa卡扣款失败,或者身在外地没来得及存钱。缴费需要在公私两个屋子来回奔跑分别确认和付款,银行与奥运票务服务器之间网络速度如同回到吱扭吱扭的56k modem时代,每人平均花费10分多种,操作完全单线程!区区260的票款,回到办公室已经快10点了…不过前面一位交了5.06k,其中5k是开幕式门票一张!

下午坐班车再倒车去地安门,路过鼓楼大街、锣鼓巷,远眺到后海,怡红快绿、泻玉芳心,水色摇曳、浮光万丈。马路这边两侧尽是小开间的风味美食,各地风味尽可遍赏,都是一个人进去毫不生分的店铺,包括街角的KFC,灯光雪亮,橱窗通透。如果站在橱窗外,能不能看到从前在窗边狼吞虎咽的一个剪影呢?为这个念头感到忍俊不禁。看着攒动的人头,有点冷,有更多的愉快。下午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发呆到后脑勺和太阳穴慢慢胀痛,此刻的夜风帮我缓解了,真好。

取道拿保养的车子,焕然一新,飞轮链条噌光发亮,走线也都重新调过,顺滑流畅。喜出望外,今天的好事竟然这么多,这么多。

十一长假有事可做,看海、练车、骑车,有那么一两天可以睡懒觉,到自然醒,觉得很幸福。

Nemo的理想是跳进马桶被下水道带入大海,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