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两天两夜(2)

这是在这座城市度过的唯一一个整日子。

头天睡前趴在枕上用palm看当年明月,把20多天的积攒一气呵成读完了,夜晚异常踏实,结果第二天近11点才起床,包括中间被敲房门出去应答一次,接电话两次。睡饱了就是好,洗脸漱口都有摇头晃脑哼小曲的情趣。

发现两个男同学起早去遛车了,剩一枚和我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我们都成功的浪费掉早餐券,直接杀向午饭的战场。熏肉大饼很一般,完全销毁了我对东北人民的主食唯一一点兴趣。饭后直接奔赴五里河公园,继续训练、跑赛道。天气闷热,水汽凝聚空中生硬的憋着不往下落,我们只能大把大把流汗找平衡,停下来就热气冲顶,最后两个人忍无可忍挤进大白熊(我们此行的队车——全顺)里吹空调吹到飘飘欲仙,感叹人生真是美好!

晚饭平淡到几近嚼蜡,幸好早已饿得前心贴后背,草草把自己喂饱了事。晚上五人开车去carrefour买夜宵和第二天的粮食。表彰一下沈阳的节能降耗工作,大商场里空调孱弱让人充满想要逃离的欲望,进而成功的遏制了大超市繁华而不灭的物质对钱包的诱惑,积攒到全世界都遵照统一标准的麦当当,于是痛饮一大杯奶昔,从前两人的份量现在一人独享,这东西喝多了好像真有点腻…

回程在二环路兜圈子,被夹在两个帅哥之间左右摇摆无所倚靠。夜晚的街道诱人沉醉,天上的月亮愈发清朗圆润,但隔着玻璃总不真切,好比现在的我。

沈阳两天两夜(1)

在沈阳大街上习惯性扫视车牌,都是辽****,恍然悟到这里是辽宁,不是吉林,我对东北的认识实在混乱!

撇开车牌,从车窗里窥探到的景致和北京实在没有太大分别,有如巨大的北京城我从熟悉的海淀区空降到另一个**区,隔着几个block,楼房建筑道路行人,大都市的各个要素如此雷同,甚至包括韬光养晦的天气、浓墨重彩的污染,走马观花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然而陌生恐惧感还是在之后的五里河公园如期而至。在大片茂盛的草地里开辟出来的xc赛道上,面对满目杂草飞絮凉意丛生,大片郁郁层层摞摞围裹上来,试图用汗水冲刷走,但急速流失的只有水分。伙伴们近了又远,他们还在飞快的跑圈熟悉路况,我处在如同四月初刚刚抵达黄山时相似的窘境里,pretty low,身体随着天色渐暗慢慢颓废下去,蹲在小径上,车歪一边,鼻梁上架着巨大的黑色墨镜,不动声色在夕阳里泪流满面。这座新结识的城市给我的见面礼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对北京的想念愈加浓重,一厢情愿的希望就算没什么人在等待那座千里之外的城市也依然能宽厚的记挂我,随时准备接纳我。好在天黑之前男同学们终于结束了骑行,把我从堕落边缘拯救回来,回宾馆了!

晚饭老大请我们在旁边的海鲜大排档,物超所值,个个吃的笑逐颜开。第一次和德曼潘总把杯言欢,又是一个他认得我我不认得他的。饭后在男生房间里看电视,看他们打牌算帐抽烟讲笑话,回屋已经昏昏沉沉难辨南北。

需要很多很多人在周围,用他们的叽叽喳喳打败一切坏情绪!

人生长恨

 好朋友介绍了个不错的工作,休假长度之巨将会令人发指(她本人是四十个工作日,想来我也少不到哪里去),且老板是自行车爱好者,过去以后很可能呈现惺惺相惜的局面,有助于工作和谐处事愉悦。工作内容是我希望转向的行业,个人能力将有显著拓宽和提升,学习更多新鲜事务,工作语言为英文,可以不用看美剧来防止口语生疏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everything is want I desired.
 
But,工作地点在南昌!让我一点念想都没有。
 
只能用“苍天啊,大地啊”来回复,朋友说可以换个环境试试。“我十年的积攒都在这边,朋友和工作,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比如搬家,哪里是随便想想就能走的”。
 
十年,a decade, 算一算,心里不禁一阵嘘唏。
 
十年前被妈妈第二次领到这个心目中无比繁茂光彩的城市开始一个人的新生活,弹指间,那时心比天高的小朋友最绚烂的韶光年华已然逝尽,那时没有的现在依然没有,那时以为的种种坚实笃定的必然终于只是未必,那时拥有的丝丝质地纯净的情绪早已无从怀念。信仰的殿堂坍塌以后,青葱岁月里所有漂亮的梦想尽数单薄得无可凭吊。只是,那又如何?
 
周末要被弄去沈阳,非常不情愿不乐意,但要为他人着想而不得不。东北是永远我无法喜欢的地方,就像某些理想主义的心绪永远难以平复一般。不高兴。
 

黯淡的环法

Vino药检阳性,Astana withdraw了,Moreni positive,Confidis也退赛了,Rabobank终于抗不住了组委会、UCI、丹麦国家队的言论,弃卒保帅了,Rasmussen同学可以在HC级爬坡赛段应对毛头小将Contador数次生猛的attack,可以在最后1km把Levi甩掉20s多,Contador 30s多,还是在舆论压力下被车队sack掉了,另一个24岁不会英文的西班牙小伙子原本已经基本终结的黄衫梦想转眼唾手可得了,Levi如果在最后的ITT发挥出色,Discovery Channel就有可能包揽前两名了(目前至少有两名podium finish了),Lance退役后新的领军人物终于在DCP冉冉升起了。
 
白衫、黄衫于一身,这究竟是神话还是笑话?
 
偶像崇拜盛行的今天,自行车爱好者们有没有新一代明星像可以追捧?还有多少王者可以笑傲这个时代?下一个Lance、Pantani在哪里呢?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Lance一样患山上癌症的。
 
昨天金港赛后,王老师提及沈金康,说上次一起吃饭还说到我,半开玩笑的让我去参加Giant女子车队。且不说能力相差悬殊,即使真有那实力也不能做职业运动员啊,即使做职业运动员也不能搞自行车啊。艰苦不说、收入微薄不说,搞不好就身败名裂前途尽毁,以后的人生黯淡一片,多么凄凉的结局…
 
在这个黯淡的社会
在这个黯淡的时代
只好人人自求多福了
 
昨天金港大风呼啸,第三圈就有5人attack出去,队尾的我发现时已然跑出去10来米,想追,刚出来就碰上刮得七荤八素的大风,算了吧,老老实实呆在peloton里(哈哈,用了这个词,其实也就8个人呢),60分钟不到的比赛因为天气累得快虚脱,冲刺维持在52的瓶颈上,从不练spinning,不会扶下把摇车,也正常。不过党旗同学实在太强了,后半程基本都在领骑,平路还不断加速到40好几,几次差点没跟上。专业游泳运动员出身的他如果跑步能快些,不知铁三比赛里和Patric谁高谁低(不过现在已然伯仲了吧)?
 

寸寸青丝愁华年

我有白头发了,一下薅出四根, 当下死的心都有,恨不得从断壁跳下去。

按1根/M的频率可以追溯到四月,初初推算有点被这个数字shock到。家族基因没有少白头,归结为忧虑,旁边人说:“你哪有这么多愁嘛!”有足以糊口的工作,有两居豪宅(当然是租的!),有五位数字存款(有吗?我真的有吗?),有热衷的爱好,想想也对啊!

重走四合堂,途径白河峡谷下游,直达溪翁水库。四合堂一线公路簇新,车辆罕至,风景如画,山峦叠嶂。在公路上慢慢爬升与眼前山峰比肩,从峭壁边鸟瞰峡谷,白河蜿蜒,花容缱绻,小径缠绵,绿色植物在山脊上峥嵘,在瀑水旁葱茏,身在高处风轻云淡,徜徉其中顿觉光阴停滞,只愿与环抱山石长相厮守,花样年华,再无冻骨悲鸣,世事纷争。

很遗憾,气场不够强大,轻易就被云蒙山打败了,在回程的尾声。

不知说什么好,每次云蒙都见证了我最萎靡最不欲生的落魄,一次次用车轮丈量几个断续的几百米爬升,从来都要遭遇预料之外的打击,在筋疲力尽之余总有下一段起伏在前方冷笑,有如一小段人生。不过,并不能怨恨,这并不是他的错。

彪悍的人生啊,这是正道!

带了nano去,一张《男孩女孩,三里屯酒吧歌手》的合集,舒缓的、急促的、摇滚的、R&B的,相互掺杂,适合旅途。当初听了小半就从list里del了,不能忍受教条主义爱情宣言从音箱里喷薄而出,容不下半分柔肠辗转的余地,但在理性思维严重退化的山路上,喊口号却为物理做功营造了良好氛围。

高山在云雾里
也要勇敢的走过去
大海上暴风雨
只要不灰心不失意
有困难我们彼此要鼓励
有快乐要珍惜
使人生变得分外美丽

边爬坡一边想,这歌是在说我么?不禁莞尔。

不明白 不明白 为什么我不能放的开
舍不得 这个爱
你是一生一世不会了解
我明白 我明白 在我心中你永远存在
或许你会有一天怀念
可是我已不再

节奏分明的R&B,和略带幼稚的女声一起喊一句“不明白”,顺势还能甩甩头,我想这样子一定很cool~

可惜临近终结时即使铿锵的摇滚曲风都不能阻挡衰落,音乐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很无奈。顺便哀悼一下烈日下被晒成肉干的身体,女人和紫外线势不两立!

Jun. 19

不是什么重要日子,可以和往常一般被遗忘掉。
 
早起艰难异常,完全沉醉梦境难以抽回人间,记得隐约细节和某个人物,拼凑不出整体情节。确凿的是我抽烟了,手法有点生涩毫无美感,但一口一口倒是流畅甚至急促,烟雾从鼻腔唇齿慢慢升腾在脸颊弥漫开来,分钟不到,指间只剩短短烟蒂一支。
 
抽烟是什么味道呢?
 
上个月这天是端午节。下午我早退了,后来去了建研院。一桌合口时蔬,咸鱼淡肉做点缀。头天说要吃粽子,但饱食饭菜也就顾不上吃了。小舅妈还在,大姨手术成功,胃口如常,一家人在餐桌上其乐融融,个个展颜,我也是。 

一个月来,起头崔凯说我瘦了,赞我训练刻苦;末尾同事说我胖了,问会不会影响比赛成绩。不知如何应答,只能赞叹他们目光锐利比体重秤更严苛!事实上我骑车频率一直类似,没有更用功或更偷懒,唯一变化是不再饱一顿、饥一顿,拿冰棍西瓜充晚饭。妈妈入住3个礼拜,居住环境翻天覆地变化着,每天都能看见一些新的垃圾被整理出来准备扔掉,一些明亮的空间暴露出来。许久以前就被告诫记忆和家里都需要时常打扫,但懒惰如我,实难实践,如今妈妈一一代劳。灶台光可鉴人、池子洁白锃亮,杂物们陆续被洗净打包塞进纸箱壁橱,甚至包括常用的烤箱,对这些变化不置可否,少了什么我都能过得安然自得(电脑、自行车除外),况且每天回家都有饭有菜还有甜如蜜的水果,虽然经常只是寡油少盐的豆腐青菜。不过爸妈走后倒是该安排几次会客计划了,不趁着屋子非人间似的干净拿出来晾晾总归是不划算的。

 
上周带了三张有余某北京土著踏上京西一块著名的石头。该土著足迹遍及天涯海角、大疆南北,愣是从未涉足过天子脚下这个久负盛名的小山包。爽快的山风吹过头顶,城市缩影近在眼前,他满是欢喜,一时兴起放出了手机里存着的一曲“燃情岁月”现场钢琴版。外放的喇叭高音爆破低音混浊毛刺丛生,他解释生平第一次站在一架真实沉重音色洪亮的乐器旁聆听一个小姑娘专为他凑出一支曲子,我能感到彼时他心里泛起的阵阵波澜,乘着音符推开空气,漾溢到我的江湖。
 
之后找来这张sound track,同样的旋律在同一个地点回响,音色圆润柔滑,但再也无法重现那天苍茫的画面感了。
 
想把体重控制在47左右,为下月有可能参加的爬山赛积攒更多优势,不知能否实现?(现在的问题是对于自己的体重没有准确认识,称都是不准的!)拭目以待。
 
这一天即将过去,我把最后一点时间留给环法,留给屏幕前专注发呆忘记听解说的自己,这一月来不足为外人道的辛苦如滚动的车轮般播放出来无法停止,山顶上的,电脑前的。

Tour de France

第一次在刷山过程中感到眼前阵阵发黑,如果晕倒在这山上未尝是件坏事,常希望能躺在山顶对着天空发呆看夕阳从山的那边落下,大好时光在身边哗哗流走,但从未实践,如果一时晕眩,明目张胆倒在路边不忌讳卫生条件和只可远观的昆虫们而肆意放松身体也就找到借口了~
 
环法开始了,TVU大部分时候都能流畅运转,我的晚间也就夜夜荒废掉了。借口说可以练听力,但其实能听懂的早就能听懂,听不懂的也还是听不懂,得到满足的完全是近距离观摩大赛的喜悦。从车手的骑行动作到车队战术安排,从Alps的秀美风光到车迷的过分热情(甚至会害得车手time penalty),每次attack如何发起而peloton如何应对,各个分站新人们如何像春分的嫩芽呼呼涌现,被评论认为是明日之星,甚至会带动相应国家的环法风潮(好比lance对米国自行车运动的巨大贡献),他们今后真的能成为Pantani、Amstrong那样笑傲群雄的王者吗?Versus实况转播相当敬业,英国评论员资深而富有激情,关键时刻常常机关枪般吐出大段大段评述听得人热血沸腾,怀疑他们冒汗不比选手们少,观者情绪也随之更好的鼓舞起来。广告张弛有度,较boring的section频繁些,而那些attack、chasing的重点环节从不会戛然而止,相当赞!关于adopping,相信地球人都明白要完成这项世界上最艰苦的赛事能够不嗑药是匪夷所思的,在mass climbing的山区赛段AVS还能39,难道Pro.们都有上帝之脚之类的东西吗?
 
看环法的后遗症就是自己骑车时会忽然冒出片花中那些纤细修长的剪影在公路上以120踏频飞奔的画面,不知不觉,我的速度也比平时高了不少,回家的路似乎短了好些。

车迷节,07

早上推车出门,一闪念,这是我第几次参加车迷节呢?算年份,似乎应是第四次,可是,为何印象里只留了2次的情节呢?果然是老了。

到场地,去王老师办公室换车、检录,粉丝同学参加的初级组在我前面,因为挤在等待出发区没瞅见他冲刺,后来据说是第三,还不错。

然后就是我自己的公路了。放眼望去,专业队、体校的幼齿小朋友分布四周,还有鼎鼎大名的前全国冠军赵伶燕,还有老对手思哲,不知道会混乱成什么样子。

心砰砰跳着听裁判鸣枪,出发以后也就安静下来,专心比赛再无暇顾及其他。专业队的小朋友生猛彪悍,一上来就妄图在老山第一大坡上甩掉所有人,我心下暗自吃惊,风格如此彪悍待会儿我还有的玩儿吗?落后2、3米才上到顶点,好在立刻追回到那一框小孩儿中间,她们经过这一轮发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不知是否在思索以后的局面该如何控制。第一次大组比赛遭遇团队战术,有人突围,有人在后压速度,轮番上阵,或者想在下坡突然加速甩人。不过经历了金港系列赛事,即便男生们在平路突发性attack都不畏惧,何况这些小朋友?压弯更是轻松自如,我甚怀疑比她们在弯道更具优势。第二圈上坡她们变得保守,磨磨蹭蹭我甚至不感觉太费力。不过自己孤军奋战,要想突围显然还未具备过人的TT实力,只能紧跟在后。小朋友们不断耍心眼,想把我放出去耗费体力,或者集体突围,相互不断喊着“走”“上”这样的字眼,来来往往几回合冲刺前只剩了3个幼齿小朋友和我。无奈她们把队形压得太紧我无法占据有利位置,最后冲刺也被旁边小朋友死死卡住,担心被她们蹭倒并不敢太近身,最后和第三的小朋友几乎并行冲过,差距为小数点后第三位。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平路作战团队配合的重要,如果今后有2、3人编队相互掩护形势才有可能转变,这种体力头脑并用的比赛想起来就让人兴奋,但何时才能掌握主动呢?

下午的山地是个失败,经过公路、团体比赛消耗身体不仅疲劳更无可抑制的懈怠下去,精神难以集中。第一圈下坡落后竟没有追赶欲望,平路眼睁睁看她们走掉全是茫然。第二圈上坡甚至比第一圈更利索,明显是之前不够卖力。第三的成绩,比思哲慢,比专业队小朋友慢,看看心率表,Max190多点,avs183,这样的心率对于两圈一刻来钟的比赛相当休闲,与以往山地赛avs190多而Max动咎200以上相比实在汗颜。

“想来是没人中场给按摩恢复吧”,我这样对自己说,也就找到很好的借口不为消极怠工自责了。

赛事以外的流水:

UCC北方区老板不知对我表现满意否,赛后聊了几句,双发都保持友善和谐的态度,达成多项共识,毕竟我已尽力,而他们也找不到更好的女车手。对于赞助商基本态度是不卑不亢,做好份内事,其他不多想。关于赞助的车,有当然好,没有也无所,但绝不要把我当比赛机器经常跑外地就成,除非给我发工资管到老!另外UCC天蓝骑行服和红色voodoo实在不协调,需要赶紧换车或者换衣服!

赛后西瓜同学对我说:成绩好的人里就咱俩算是清白的。显然他把今天被中国官员们拒之门外的一摞老外们给忘了。即使这样仍有所偏颇,虽然如今比赛的确到处充斥着专业车手们。换个角度想,他们的到来无疑使整体速度有一定提升,给业余车手更多和高手同场竞技的机会,未尝是件坏事。想想专业队孩子们也并不容易,世界原本没有绝对公平,把能控制的部分做好,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背了10D,自己比赛一结束立刻变成场地摄影记者,躲在上坡处对同学们一一扫射。 拍男子山地公开时,旁边举着20D+小白的另一名摄影师同学突然说“我还有你前年比赛在这个坡上摔跤的照片呢,很惨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即便他操相似于某个我心仪DJ的声音,还是很想用眼神杀死伊。看人家白白净净斯斯文文还戴眼镜,我只好礼貌的说:“是啊,那时技术很差,现在好点了,虽然还是很烂。”之后记下了人家手机号以便发邮箱过去索要原片。被某个sg以这般印象记心里,除开一声叹息也没啥念想了。

拍山地精英时郝乐小朋友经过刚刚中级组比赛又上来了,真是体力超人!郝氏兄弟帅得人神共愤堪称门头沟乃至北京地区最上镜哥俩并不稀奇,他们不仅帅且骑车快也情有可原( 住在妙峰脚下,可以每天晚饭后来一趟),问题是人家为啥比赛极端辛苦时还神态自若面似桃花?想想自己不是喘气吁吁就是咬牙切齿五官狰狞,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捏?

一个叫吕诺斯的小朋友,因为穿单车工作室的队服,因为去年比赛结束曾经被他捎过一段,更因为人家算是大sg,印象有一点。但是他自己帅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超级pp的女朋友过来?他女朋友pp也就罢了,还肌肤胜雪窈窕婀娜!身材好也就罢了,还穿了件低胸露脐无袖小马甲和同色系小热裤打扮堪比影视明星!引得旁边孩子已高中的某男士哭天跄地说要流鼻血。低头看看自己,撞豆腐去……

王老师给我们提供存放自行车的场地、加餐的桃子、午餐和可乐,比赛给我们拍照,赛后又把我和两辆车驮回家,甚至帮我抗上楼,无以为报呀无以为报!好在奖品中有把带指针的气筒一枚可以放小蓝里公用,总算我一点绵薄之力,希望经常有机会做贡献。老程评选为最佳后援,赛前赛后端茶送水,冰冰小朋友在赛后最虚弱时递上凉爽爽饮料一瓶,争取下次我bg全体家属吧!

晚餐吃的是杨老师包的肉粽(偷偷的说,肉不够多呀)!

这篇完全流水账,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