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eside resort

开会的酒店我曾经路过。
 
冬季,植物凋敝,在空旷高远的湖面眺望,大叫,很快手脚冰凉,于是做小孩摆大步状奔跑
跳跃,胳膊甩老高,肆无忌惮,薄薄一层雪,脚印两排齐齐留在身后。彼时正是黄昏,微薄
零碎的金黄洒落雪白上,旁边的大树秃秃的枝干下还有几颗凌乱的杂草顽固生长,有一点冷
清和单调。远处有桥梁,并不是弯弓的艺术造型,更远的地方,一对情侣在和我一样玩耍,
旁若无人。一切安详静谧,当时,我想,如果能在旁边的酒店小住两日或者也不错。
 
结果就真的来了,完全公务,没有娱乐,还要占用周六的宝贵时间无法分身参加一场公路赛
损失第一名奖品——Giro头盔一顶,价值1k+,完成一个小心愿的代价堪比割肉!
 
结果入住当晚就是56度二锅头推杯换盏,据说是上级单位老领导的指定御酒,据说出国都要
揣上几瓶跨越大西洋太平洋把酒言欢,于是这传统被保留下来,我多少觉得一桌丰盛的宴席
上出现这种简陋的绿瓶子有点不搭调。
 
接下来在光线晦暗冷气呼啸的会议室度过的三个四小时是卓有成效的,当然,与我无关。兄
弟单位的前分舵领导主意和肚皮一样硕大无朋;从南方匆匆赶回的行业大腕语速急促思维迅
捷;来自南方本土的相关单位某总个字比我小胳膊比我细,操含糊的口音常常很难表达观点,
情急之下只能跑到幕布下方指手画脚,好在很多年前我已然熟悉那种不分平仄的普通话。期
间目睹多种打瞌睡的方式,包括我的顶头上司,光明正大歪在椅子上长达数十分钟,比羞羞
答答做沉思状的另一名同志彪悍许多。
 
餐桌上听到几句话:忽悠不一定能生存,但不忽悠肯定会灭亡;很符合我们老总的风格。
               指望***赚钱,没戏!(我干***这么多年了,跳槽都找不到相关单位,哭!)
 
结果这礼拜第一次在12点前安然入眠,红星二锅头,催眠效果无敌!

trek criterium

因为可能的雷雨,trek把今天的夏夜狂飙退后一周,思前想后如何撂开手头一摞工作从公司
早退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至少可以延后一礼拜再想。
 
去年也有过类似情况,开赛在即金港上空已然乌云滚滚,大雨迫在眉睫。于是原本1小时的
比赛被压缩到50分钟,last lap的铃声不期而遇。不过上天眷顾,直到回城路上才看到窗外稀
里哗啦下猫下狗。记得很清楚,那场比赛是座形如风的小客车回来,车内寥寥几人,好心的
司机把车停在动物园外,回家的路只剩匆匆几百米,我一路逆行,小心翼翼避开打着雨伞的
行人和路面的小水洼,背后被零星的雨滴敲打得潮乎乎,和汗水混杂,分不清彼此。再后来
不座那车了,胖乎乎挺着小肚子的司机还是在每场前后和我打招呼侃大山,操着儿话音热情
称赞我的表现优异,我推荐他也来加入这项健康又环保的运动。
 
去年的比赛因为出国错过三场,那时我挂念的小孩已成这个系列赛事的主角,实力远在其他
人之上。在异国他乡的酒店大堂,在一屏中文乱码里看到一张小朋友站在讲台上被亚季军选
手托起的照片,他的个字太小,即便站在最高处仍然比不过旁边修长身材的老外,开怀大笑
,眼睛眯成一条线,唇角舒展,露出歪歪扭扭两排牙,后面是沉沉暮色。我被闪光灯下的这
张面孔深深吸引,喜悦感盈满胸腔,外面正是阳光绚烂的上午,茂密的绿色植物簇拥着整个
酒店,一时间,美好的有些晕眩。
 
太美好的东西往往不真实,太痛苦的东西又过于真实,比如霍香正气水。王老师说这东西慢
慢会有回甘,我还是宁愿在白开水里体验没有起伏的平实。

我是为你盛放的夕阳

这个题目与文章无关,不过回家时眼角余光瞥见新疆办一蔟高楼后面橘色的晚霞,明丽的色
彩渲染案了整片天空,不由自主,想到了这句话。
 
九龙山穿越,以为是条全新路,进山才发觉竟然03、04年已然来过,并不止一次,我清楚的
记得入山不久的那个驾校,曾经休息时从上面眺望很久,看一辆辆小卡车在绕干、倒车,很犹
豫,很拖泥带水和小心谨慎。
 
爬到半山骑在先头的三个同学就齐刷刷蹲在树荫下大喘气,从前经过的桑椹也无遐寻觅,只是
咕咚咕咚灌水喝。三伏天尚未到,北京早已烧成火辣辣一个大炉子。起先进山时似乎吹起一
阵阵凉风以为会是个避暑地,结果海拔越高越虚脱,透过镜片的阳光似乎不算太猛烈,闷热
感却愈加迫切,并未卯足发力心脏却突突突呼之欲出,一看表,果然170多。
 
再出发才发现王老师的车座骨架脱落,这故障十分诡异,好在有粉丝劲道十足的大手,外加
一干人等齐心协力终于恢复原状。再上车,依旧是炎热,某些小坡掉下来,但其实这样的坡
度曾经我上去过百千次。
 
山顶树林峰回路转开始未曾涉足的区域,取道羊肠小路才发现真正是噩梦的开始。灌木丛生
无处下脚的野山坡上我们数次等待,找路,确认,再等待。久未越野惊觉下山如此紧张,冬
天学习的技巧生涩得几乎遗忘,一个小弯竟然侧滑,不过一轱辘便爬起来毫发无伤,程实紧
张的在后面问骨头有没有问题,其实疼痛的只有先前下坡途中莫名其妙撞在不知何处的大脚
趾。
 
下山途中等待变得愈加频繁和漫长,一名同学中暑,所有人几乎断水,好在程实小朋友还有
藿香正气水,好在我们水壶的里都还留下微小的几十毫升应急用。在几乎用掉比上山更多的
时间后终于下到有小卖部的山脚,而此时竟然竟没有了疲劳感。
 
回程路骑得呼呼生风,夕阳西下后的骑行果然生龙活虎。漫长的夏天已经霸占了北半球,
百万级的汽车把北京变成个大温室,骑车,此时已不再是个简单的快活事了。
 

new season of the criterium

抱怨一下炎热的办公室,36、7度的酷暑居然空调总是因人为或为人为因素不能正常运转,
害苦了一帮闷在楼顶不透气屋子里被一圈发光发热电子产品包围的同学们,个个坐立不安
摇头晃脑,拿着手边可以取得的东西充作扇子呼呼呼,热风油然而生。。。
 
昨天下班以百米冲刺的节奏往家赶,种种缘故还是比原定拖延了10分钟才出发,西外大街滚
滚车流,懂得变通的北京司机们都在见缝插针扭头并线,公交更是开得彪悍生猛在公交道非
公交道穿插摇摆,小蓝倒是从容不迫守住自己的线路,逼得那些左突右奔的小轿车停顿在毫
厘之外估计恨得牙根痒痒,当然也看得座在车里一干人心惊胆颤远比王老师更心疼小蓝。
 
赶到金港换衣穿鞋,没来得及热身车手们已然挤作一团蓄势待发,很高兴见到比去年多不少
的女同学,可惜其间依然没有如思哲白芷那样相当的选手能够同场竞技。老麦叽里呱啦说了
一通,最后宣布要分A、B组,女生必须在B组,当头一棒!诸如公平起见、诸如考虑人身安
全,我不得不心有不甘的遵从这样的游戏规则,连steven都回过头来做了个遗憾的动作,也
罢,大不了当成一次ITT吧…
 
过程如我所料了然无趣,起先B组还有几个男生在一起形成6、7人小集团,没想到冲刺圈过
后竟只剩1个,我们只好两人配合,但终究势单力微,没多久被大组追上,他似乎跟着走了,
我犹豫一下没有立即尾随,于是自己TT骑完全程,两次冲刺心率都在200以上,训练目的
算是达到了。
 
赛后老麦特意跑来和我唧唧歪歪一席,解释这次要看看情况下次一部分女生可以合并到A组,
看来还是做出了一点妥协,最后回敬一句“thank you very much",也算诚心实意。
 
赛后的粥粥粥家属答谢晚宴吃得酣畅淋漓,首先居然有2.5L家庭装可乐只9元,后面4凉2热
几个菜肴也都不乏惊艳之处,一罐台式咸粥被我一人喝下大半,引得报告同学连连侧目,当
我把那些故作惊诧的眼神瞪回去,又遭遇“我家冰冰在,不要老看我”这样的恶意报复,忍
住没有喷饭,恨恨然又塞下酸辣筋道的驴肉一片。

thank you

我的办公室,外面是狭长走廊一条,由西向东。其实办公室本该也是如此,但入驻以后人为的
分格成许多独立的小单元,只有走廊保留了原本的模样。每次出来,目光从一个尽头直达另一
头,两面白墙,迫在额头的天花板,明亮的顶灯,干净得可以映出人影的瓷砖地,偶尔,空间
透视的立体画面中会突然迸发穿越时空的错觉,恍若隔年。
 
代步换成现在这辆,每天上班需要多花1/3的力气,耗费1/3多的时间,好在也不过3、2分钟。
某天下班从甘家口十字路口经过,一名中年cjss正笑吟吟和一个年轻小伙说话。cjss颇有打趣
的神情,小伙人高马大满脸陪笑,喃喃的重复着“给领导送东西,领导在给我指路”。我骑着
小车缓缓经过,后面的8g不得而知。
 
突然动了想吃鸡翅的念头,在心里惦记许多次未能得逞,终于忍不住买了冰冻翅中拎回家。
但是解冻后再拿起来,湿漉漉、软绵绵,对着这些白白胖胖的小东西忽然觉得很困难,操
作过百十多次的烤鸡翅竟然不知如何下手,愣了一小会,叹一口气,把它们原封不动塞到冷
冻室。从黄山回来后就不再做饭给自己吃,终究是生疏了。
 
周末母亲大人就要北上了,虽然暂时不和我住,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thank u-by dido
my tea`s gone cold
i`m wondering why i got out of bed at all
the morning rain clouds up my window
and i can`t see at all
and even if i could it`d all be grey
but ur pic on my wall
it reminds me
that it`s not so bad,it`s not so bad
drank too much last night,got bills to pay
my head just feels in pain
i missed the bus and there `ll be hell today
i`m late for work again
and even if i`m there. they`ll all imply
that i might not last the day
and then u call me
it`s not so bad ,it`s not so bad
and i want to thank u
for giving me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oh just to be with u
is having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push the door,i`m home at last
and i`m soaking through and through
then u handed me a towel and all i see is u
and even if my house falls down now
i wouldn`t have a clue because u`re near me
and i want to thank u
for giving me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oh just to be with u
is having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最近反复听dido,我喜欢她唱歌时的从容不迫,并有些漫不经心,吐字都有半个音节懒懒的留在唇间,仿佛一些人的生活态度。

上上下下,简报

第一趟:第一个出发,没过多久丑飞李伟从身边经过,转弯立刻不见。不试图跟,跟不上,早餐还未消化,一边爬山一边在胃里翻江倒海,
一路爬一路吐,丝毫没状态。还有2km多的地方碰到下山的哥两,我下山到一半碰到无眠。
第二趟:感觉好多了,碰到来实地考察的地质系学生们,速度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些,上到顶时最后200米做了冲刺。
第三趟:腰疼,起先就有征兆,这趟开始厉害,只好起身摇车,体力还好。冲到山顶无眠也完成了两趟,体贴的买好了饮料,坐下来歇了半天,丑飞的第四趟也完成了。
中场休息
第四趟:感觉最好的一次,休息以后腰不疼了,腿也很有力,丑飞上来时还能跟好一阵子,快到山顶时看到下山的他。冲刺用了中盘,气喘吁吁。
第五趟:有点累,还好,波澜不惊的完成了
第六趟:腿有点乳酸堆积了,陡坡都是摇车上的。关键还是腰,软肋了。爬到顶挺累的,丑飞刚刚完成他的第七趟,休息片刻,他下山去开始最后一趟。
看还有时间,我放了1-2km下去,用42的盘练高速耐力。开始力量很猛,快20+,中间掉了下去,最后冲刺摇车,心率达到180+,抬头眼前一片黑,很晕

下山等丑飞,这孩子据说最后两趟很崩溃,饿的。我都不饿,果然胖。。。休息时和丑飞比较了下上肢,据说显然是他的细

归结为他太黑,显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