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大片,再一声叹息

黄金甲,不仅仅是形式大于内容。天真的满怀憧憬去了电影院,结果情节堪比英雄,画面也没有任何新鲜之处。即使没看过影评,第一分钟起也能猜到情节copy自雷雨,只好期待叙事手段、剪辑方式有所突破,但我什么都看不到,包括大牌的演技。细节的堆砌难掩内容的空洞,边看电影边看手表,焦急的等待散场。
刘烨同学再次在大片中担当猥琐男角色,我心戚戚!电影最出人意外的是王身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忍者,可见导演对中华武术的探索经过头两部大片的演绎逐渐疲劳,需要新鲜元素来勾引眼球。至于攻城的情节,边看边不由自主和the two towels的经典攻城场面对比,结果是前者不够震撼,不够华丽,不够悲壮,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周董个人show!片中好几位明星采用了儿话音,包括周董,难道唐朝的陕西同学也操这口音?
挑选张艺谋同学做奥运开幕式导演真是英明神武,他能成功的在5分钟内把菊花台下10k的body清理干净,再把整个广场铺陈一新,统筹规划能力着实了得。搞建筑的同学也应该去看看,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内储藏10k+的士兵+nk太监宫女,并让这些人有条不紊的上场退场,这对今后改善大城市住房紧张问题,对大型公共场所人员疏散问题等,都很有借鉴意义,或许奥运将这些模式照搬即可。
很遗憾去之前没看到Iris同学的blog,幸好没花钱是用兑换卷看的,不看就要过期了,平衡些许。而且周董的片尾曲非常match主题,回来一直用mp3听,绕耳三日。
再叹,因为黄金甲等等大片挤得“三峡好人”这样的国产纪录片没有档期,非常遗憾。

瞌睡生生不息

一时的头脑昏聩目光迷离眼皮下沉四肢乏力并不可怕,在办公室首当其冲的位置假寐状nap片刻也无伤大雅,但是一整天保持如此状态在宁静肃穆偶有喧哗的办公室和昏昏欲睡的小宇宙作斗争就非常考验意志力了,其难度基本可与保持心率180以上爬望京楼一样,除非比赛,基本歇菜。
我在无数次同事进出的脚步声中仓皇睁眼,又在一行行有如天书的软件教程中阖然倒下,愧疚。让一个对高级编程一窍不通的同志耗费一两个月的大好时光写个熟练人士两小时就可以搞定的简单测试程序,并且谙熟此道的软件工程师在本公司比比皆是,领导想要培养我成为全能型高科技复合人才的决心可见一斑。
天气愈发寒冷,尤其是雾气昭昭不见阳光的日子丝毫没有出门的欲望。一个认识(且仅仅是认识)的中年司机继十一国庆中秋双节合一的好日子之后再次电话我,一口一个偶像的吹捧让人有点找不着北的难以应对。好在该中年北京土著还比较靠谱,我把一通“不敢当,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这样的客套话回将过去他也没有太为难我。饭总是要吃的,帐谁付也是可以商量的,时间嘛,一百年或者一万年以后也没啥区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了近10分钟,好在没有同事对我侧目。
卧室不再温暖如春,22度多少有点穿衣服的尴尬,照上毛衣过于燥热,着一套单薄睡衣盘坐在书桌前看本本又总是心神不宁,套上我的童装版无敌小马甲,刚刚好!

很久未更新了

情何以堪
这是看了老妈赶在下班的点儿给俺发的短信后不由自主的唏嘘感叹,起因是下午灵机一动为讨她欢心发了条短信:别人说我有个圆润的下巴了。结果一小时后收到这样的回复:好再接再厉给我找个好女婿带回家。我真的无语料,贪得无厌,得寸进尺!我是多么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分量阿,我甚至思忖要不要在“下巴”前加一个“双”字,虽然还不十分确定这究竟是确凿的事实或只是我的yy,这个份量如果在十一回家之前达到老妈一定会乐得合不拢嘴,小舅也不会见面就蹙眉只蹦出一个“糙”字了。
每天依然是5点下班5:05准时出门刷卡,但此时早已错过岁末这城市最绚烂的时刻,暖冬的阳光依旧吝啬,不到三点逐渐势单力微,四点已然日薄西山,等到5点多我骑车上路早已一片华灯初上、车灯闪灼的景象。经过雕塑公园,原本严肃宏大光芒闪烁的作品们在暮色中沉寂睿智,安稳的注视我踩着单车听着小曲徐徐经过。两旁的路灯透出昏暗的光,我的影子被一次次拉长、消弭。从玉泉路口转道首都最宽阔街道延长线上总不由自主感叹道路对于高峰期汹涌的车流仍旧是逼仄,即使原本宽敞的辅路也因为聒噪的司机驾驶突兀而毫无秩,车轮在一些尖锐的喇叭声中慌乱地四下辗转见缝插针。胯下崭新的giant代步车远不如想象中那样迅捷灵活,在顿挫的节奏中迅速消耗掉身体在下班以后硕果仅存的一点能量。
与行人相映成趣的是上空成群结队徘徊往复的乌鸦。长安街一直是乌鸦们冬季乐于驻留的场所,很多年前我就惊叹于东单附近乌压压占据整篇树冠的乌鸦们,他们用地面星罗棋布的白色粪便痕迹来凸现确凿存在的事实。可能大部分时候你还来不及留意头顶寂静划过的乌鸦,但对地面如同遗洒了白漆一般的视觉效果却不可熟视无睹。显然这是印象派作品,毫无套路可言,结果是路面几乎没有一块干净的方寸,再抬头,一棵树上聚集千百只硕大黑鸟的场景很可能让人一阵哆嗦,不由想起史蒂芬.金的悬疑小说。
相似的街道相似的事件经很多年了,低头掐指算一下年份也会惊诧,在车轮滚动的往复间我一如既往的正襟危坐在代步车上松弛的踩踏眼神飘忽不定的茫然四顾,时间却已过去5年了,很汗。在那些熟悉的街角记忆的片断在脑海中突然涌现,故事的前因后果已然模糊,但一些场景细节画面却从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漫溯出来,仿佛一道道时光之门,我在那些簌忽而至的空间穿梭。公主坟西南角的KFC,在某个炎热的夏夜我逃出昭昭热气的氤氲冲进去打包两杯Sandy回家;喧哗的长安街木樨地,很多年前我总是一心一意的等着337,座三站,到家。如此这般的故事随机上映,回家的旅程也生动活泼了很多。
nano里Jay的曲子正好“砰砰”几声,我没有在强大的声场里顺势摇车冲过闪烁的绿灯,慢条斯理的来到路口的须臾红灯亮起,瞅准机会在左转车流的缝隙里扭捏踌躇着穿过路口,很愧疚。

一篇有趣的乐评,刻薄但准确。

许巍《在路上》
★★★
EMI
去年崔健和许巍的两场演唱会让人记忆犹新,一边是大腹便便的中产阶级在回味早逝的青春,一边是唯唯诺诺的小资产阶级在品味成熟的忧伤。崔健依然锐利但他的歌迷却滑稽的贴着红五星戴着绿帽子想要回到八十年代寻找慰籍,许巍的歌迷很实在但他们的偶像却真诚又无所事事的重复自己。
这种重复在一张他翻唱自己给别人写过作品的《在路上》里达到了顶点,即便它披上了久违的摇滚外衣。所有对许巍的音乐要求更多的人在这里注定不能如愿以偿。这个习惯于跟自己的忧伤调情的抒情诗人就像中国摇滚一样未老先衰,他从来不是一个眼界开阔的社会观察者,也缺少明晰的思路去辨析个体生活中更深层的矛盾和寓意,除了自己以往的青春期迷惘之外他没有别的敌人,于是他现在更有理由心安理得的在一个愈加模棱两可的时代里独善其身并且自言自语:生活很幸福,心情很平静,朋友在路上,跟我一样快醒了。这就是许巍,也是那么多迷恋他的人们的心理共通点。
“在路上”成了许巍在创作中不断把玩的一种情结,落魂时如此,如今亦然。想象一下让他重唱十多年来志趣大异的12首歌会是什么情形:混杂着“两天”的绝望,“纯粹”的温情励志以及“像风一样自由”的愣头青情怀。他要么用现在的情绪去别扭的诠释过往,要么装腔作势的回归各种悲伤。许巍既明智又老实,他知道即使再愤怒的喊叫也不过是像唐朝的几位古董明星一样重新为十几年前的青春激情煽风点火以尽到表演的责任。所以他只能诚实选择前一种表达方式,如同你现在去朗读自己中学时写的日记,这让人哭笑不得的戏剧效果让许巍在重唱一些九十年代作品时显得言不由衷尴尬万分。当他用无力又陌生的口吻唱《两天》的时候好像在试唱一首别人的歌,弦乐编配让音乐显得更加和谐温暖,但那种必须在某种语境中才能自然显现的激情却早已不再。如此怪异的错位感在“自由自在”之类的作品中依然随处可见,而从演唱的角度上说,这首歌的调调也更适合它的原唱者田震。
作为一张重新编曲的翻唱专辑,《在路上》并不缺乏在音乐细节上的各种精雕细琢,它引来内地最有名气的一些乐手和编曲者峦树,李延亮,梁剑锋等人进行了一次创造性偏少匠气偏多的习惯性工作,做出像“晴朗”那样流畅的挑不出什么毛病的也没什么刺激的编曲,毕竟这不是乐队音乐,留给他们发挥的余地并不太多。不过这次似乎不用顾及上张专辑那种成功人士在春天晒太阳式的刻意的柔情,所以乐手们也稍微夸张的翻出一些摇滚的劲头。虽然没能在收敛和激情之间找到最贴切的位置,但“彩虹”里似是而非的雷吉节拍和爽朗的吉他见奏,“青鸟”里急促的小军鼓和弦乐都让作品更加出彩,对整张专辑的水准也多多少少算是个安慰。
比较许巍和那些受惠于他的女歌手对这些作品的表现倒是有点意思。虽然词汇的单调让这个民谣诗人浪漫的有点蹩脚,但往往是这些空泛的永远绕着“清晨黄昏,天地海洋,暮鼓晨钟,绝望忧伤,自由飞翔”之类转圈的词汇所固有的韵律感加上简单的和弦以及自成一格的流畅旋律,让不少人跟着他一起沉溺其中,甚至于这个男人的腔调好像都有传染性,不管是田震还是姜昕,一唱他的歌就变成了女声版的许巍。从另一些歌曲来看,许巍和原唱者的版本又是没有可比性的,新版的“晴朗”和“彩虹”脱离了以往的氛围和原唱者的气质,得以成为专辑中最具独特性的作品。唯有“你”比之原唱版本而不如,轻灵飘逸的迷幻吉他噪音和中东音乐式的零碎鼓点本该是王菲借用Cocteau Twins的炫耀,如今莫名其妙的跟许巍这种过于朴实的嗓音放在了一起,而且黄伟文耍足了小聪明的阴柔歌词显然也不对许巍的路子。
假如许巍从来没跟摇滚扯上关系的话,那么人们大可以把这种优质流行歌曲定义为以吉他为主线的Alternative Pop和Adult Pop,以资得以与各种媚俗口水歌划清界线。但许巍事实上却被奉为摇滚偶像,以此而论,他的旋律好听但总是一个套路,编曲规矩但不思进取。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是无法取得更多成就的。于是《在路上》只是一张对多数人来说顺畅悦耳不温不火可以当作背景音乐的专辑,但对于许巍来说,它既没有找到合适的立场去诠释自己的过往,也没有显露丝毫端倪可以呈现未来的走向,它注定是一次好听却无趣的多余尝试,就像所有好看却无聊的美女一样。

btw:美女在哪里?(这句是我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