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装没看见

December 02, 2003

文盲写信记

晚上整理抽屉的时候翻到妹妹小时候给我写的信(不记得上初中了没有)。一边看一边大笑,当年我们全家人称她为文盲不是没有理由的。全文如下:

姐姐:

你好,两个星期又过去了,我很愉快的过了这段日子,不过是因为没有学习上一些人头痛的事罢了。我还有十几天就要考试了,很紧张。我还一点也没有复习,真是烦人。我很不愿复习,也不知该从何入手,真叫人心急。

我在这个星期过了生日,没有买生日蛋糕,也没有点蜡烛,只吃了一些鸡翅和鸡腿。妈妈说了:等你回来后再买蛋糕。我和你一起分享,好吗?最近上的美术课,我们做了贺卡。我第一次做得不好。第二次我要做好点,以后给你当礼物,好不好?你现在是不是很喜欢吃零食,至少我还没有改掉这个“优良传统”,不过现在有所恰制,不因为别是,只因为卖很人很少来学校了。(当然,我买从来都是四、五角钱一包的东西)

是不是马上就要考试了,考试是很紧张的东西,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不怕,只要复习好了,相信你一定会考好!

快点回家吧,我等着你,给我一起商店,大街,那是很快乐的事,对不对?

妹妹(baby)

另:把它转给妹妹看了,她不能置信这是她当年的杰作,连着否认了几次

注:现在我仍然否认信是我写的。。。。。

意外

禅房,曲径通幽的好去处,路不宽而车罕至,简单的山色衬着蓝天白云就有卷轴画般的意境,半山还有别处难见
波光粼粼的小水库。周日一行7人的禅房游有着轻松的基调和谐的气氛,人人在自己的爬坡节奏里各得其所并在
与同伴的追逐中迸发小小的火花兴致盎然,本该事事完美,但意外赫然惊现,一切在瞬间翻转并不可逆。
下山时一车友在某个死弯切中线,与迎面而来匆匆赶路并未鸣笛的小货车相撞,路面仅一车来宽,瞬息的反应时
间双方都来不及完全改变2条相交的运动轨迹,终于左侧大腿与汽车右前方猛烈相撞,旋即车倒下人飞向草丛里
,汽车紧急刹车左转接下来还蹭到紧跟而至并恪守道路外侧行驶路线的另一名车手,索幸这次仅留下小小的擦痕。
其他人急忙停下,拨打999,122,查看伤者状况,询问司机事故过程。伤者很快被送走,交警之后赶到鉴定事故
现场,一多小时候后山路复而祥和静谧,蜂蝶依旧在花间草丛欢快的飞,却已无人欣赏,皆心戚戚然嘘唏不已,
祷告前往急救的伤者减轻痛苦尽早安康。
然而岂能安然?等待999的过程中伤者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脸常常被疼痛扭曲着,喝水,喝果汁,在一旁拉家
常,都丝毫不能分散减轻伤者疼痛感。被医生拨弄身体和被抬上担架的一瞬失声大叫,旁人揪心不已。
接下来的事情走上了正规,送往医院接受紧急手术,住院治疗,通知家人来到,与交警联系事故处理,同行的车友们热情帮助,
所有程序化事务一一代劳,只有身体的疼痛和家庭因此突增的重担,完全靠伤者和其家属来勇敢面对了。
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据说有百分之几的可能性股骨头坏死,这样不要说骑车,今后的日常行动也不会如往昔轻巧顺畅,那么人生的轨迹可能完全偏离之前的设定。默默祈祷,希望乐观的伤者有最好的体格,骨头血管慢慢长回原先的样子,回复事故前的生龙活虎健步如飞!

MOB 100km越野赛

1.地方选的很有特色,整个路线设计相当合理。爬升主要集中在前半程,后半程爬坡较少,最后几十公里是长距离缓下。前半程风景以山体为主,后半程多在山脚蜿蜒,随处可见小溪流小水洼,山水相映,更具灵气。
2.所有人都在找路。后来发现我在一条长直的柏油路来回走三遍并不算太悲惨,大部分时候都能碰到合适的人带我走合适的路。很多同学走错n次,或者走错长达n公里才迷途知返。后半程一些岔口左右完全相似看不出走哪边更有理由,前后没有人烟找不到问路的对象只好发呆傻等着或者走错了将错就错,好在最终有同一个会聚点只是绕路些,总好过南辕北辙不知所终.
3.全程路面极其颠簸,泥坑众多。起先碰到泥坑还企图绕行或缓行,之后逐渐麻木视若无睹直接均速驶过,泥汤灌满琐鞋也只好由他去了。人和车更不消说,泥巴地里滚回来的,都是。路面没有一处稍平坦,即使上坡都很难有时机腾出手来喝水吃东西,抖动过于激烈最后仿佛脖子要断裂了。头盔在抖动中不断下滑,压迫风镜一并在鼻梁上摇曳岌岌可危,好在终于没有掉下来。
4.对食物需求量估计偏差。根据经验以为3根香蕉足以,后来从粉丝那里得到2小根snicker外援上路,没走到一半只剩一根snick了,忧心忡忡。好在之后又得到KalEL同学一小根snicker得以撑到终点没有低血糖。严重感谢2位同学!
5.比赛最紧张的一次。因为有体大前江苏队退役同学的参与倍感压力。开始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后来采用紧跟战术发现上坡我反而更具优势,1个半小时后在一次小上坡采用自己的节奏而没有压制跟随,这样甩掉了对手,并从此再没被追上。不过该同学比赛运气也实在不佳,刚出发过泥坑时水壶颠掉,下来捡水壶于是被第一集团甩掉,我乘机跑在前面。之后她追上来又被树枝挂住轮胎,好在问题马上解决。观察对手的骑行姿势,上坡摇车非常流畅,而在这样的复杂路面我摇车相当勉强,控车能力大幅下降。另外在平路及下坡她都更有优势,只是在上坡路段才把差距逐渐缩小,依靠体能来弥补技术的不足,危险!不过对手显然没有对100km的比赛有正确估计,没有带任何补给,水也因为那次事故所剩无几,影响了发挥。
6.回来看到自己终点冲线的pp,抓拍准确到位。那个双手撒把握拳欢呼的动作只是一瞬间,因为颠簸马上手又扶住车把,然而还是被拍下来了,欢喜异常。

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2

转弯过来进入一道峡谷中,一边是如屏障般的深绿色大山,另一边是翠绿如茵的草地,中间夹一条欢快流淌的小河。路在草地间蛇形,旁边流水潺潺,神清气爽,如入仙境。很快钻入小树林,路也被分作两条,都是一人来宽的羊肠小路,并不好走,石头树根杂草密布,好在坡度不大,可以缓慢驶过。这样的路也不长,一会儿一条小溪横亘眼前,踩着石头推车趟过,路面变成了陡峭的烂泥地加大石头,抬眼望前方冗长缓行的人流,只好尾随着推车了。推车爬山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在石头上迈大步跨越还要照顾车子不被刮曾;路面尽是烂泥,暗自担心锁片被糊住待会儿无法上车。须臾感到腰痛,3.5kg的背包果然是个不小的负担,也没有更好的法子缓解这种酸痛,只好辛苦的跟随人流继续推车。时间变得漫长而难以度量,步履也愈发沉重艰难。几乎在走过无法计算的时间后我才又回到可以骑行的路面上,而这段推车爬山路也消耗了我无数能量和热情。再次跨上车后发现锁居然还能扣上,深感这对自锁对我的眷顾,可惜此时腰部状况已不容乐观了。

很快经过另一处补给站,虽然不太渴还是抓过一杯运动饮料,为了保证后面的状态专门停下把水壶里的白水换成了运动饮料,再捡一根香蕉,出发!总计1、2分钟时间。这次比赛的补给和瑞典的并不相同,基本上选手可以在车上完成补给,每站都有工作人员在一旁递水和食物,而其他几站我都直接在车上完成了食物补给,非常节约时间。在后半程上坡路段还有小志愿者不断向疲惫的车手递送葡萄干等小食品补充能量。

接下来依然是熬人的爬坡,好在每次只是几公里并伴有短暂的下降来舒缓酸痛的肌肉。左侧腰间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连带左大腿到整个半身都乏力绵软无法发力,苦苦支撑着上坡时更加专注于爬坡以便忘记身体的不适。一直不太懂得长途XC如何放松,如果是公路可以在下坡顺风路段找到足够的空隙来伸展抖动大腿减少乳酸堆积,而XC即使在下坡路段由于路况复杂也得全神贯注,腿部处于紧张状态无法缓解疲劳感,只能靠自身良好的耐力维持着。

此时一直在800米以上的海拔起伏,似乎已然来到山顶一侧,景色与先前在峡谷山腰穿行风格迥异。大片树木草丛湖泊尽收眼底,阳光给这些都渡上一层金,原本高大林木深沉的绿也眩目起来。湖和路紧挨着,呼呼的山风掠过湖泊,平静安详的水面旋出层层涟漪直逼岸堤,湖边一圈水草也顺势低了头歪在一边。很想跳下车到水里洗洗刷刷,不过从湖面颜色可以感到水温并不宜人。此是能坐在湖边发呆晒太阳打瞌睡就是最大奢望了,讨厌的stopwatch却还在催促我赶路的节奏不能放慢。

根据路标还剩2、30km时终于有专业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到铃之势噌噌从后面赶超了。当时正是上坡,正是倦怠木然只能依着惯性前进之时,2个背后写着 “ME”的车手瞬间呼啸而过,一切都没来得及看清,只有望其项背了。这些选手应该是在我们出发2小时左右才发车的,他们也需要背负3.5kg,不过为降低风阻都把包藏在骑行服里,看过去背上鼓出一小块来。之后陆续不断有精英组车手超越,当他们以30好几的速度在坡路上飞速行进时我只能望洋兴叹了。

最后20km愈发遥远无终。腰已经完全不能用力,上坡只能起身摇车;路面不再宽阔平坦,取而代之的是典型的xc小路,容不得半点分神,有些地方完全是硬着头皮下来的,如果不是比赛很难不临阵脱逃。再次感谢我性能卓越的SID,没有发生任何一起摔车事故功不可没。安然回到Lillehammer的终点 Olympic hall时stopwatch显示4小时30分钟多。后来得知排名40多,差58秒进前25%。想来如果不在休息点做过多停留,如果开赛紧张些加快节奏,这点时间应该很容易追回,不过,这都只是如果了。

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

从住地Lillehammer出发乘2小时大巴抵达比赛起点Rena不过10点来钟,距离我们比赛时间尚早。跟随人流来到赛场,不大的广场上塞满了人和车,还有售卖自行车用品的大帐篷。出发区被分为两部分,单双数组别的选手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进入引导区,有效提高了狭窄赛道的通行能力。赛道旁红色T-shirt衫的工作人员着装统一很好辨认,他们指引我们去了正确的出发点。

参赛人数众多达到11,000之巨,从他们背包的白色不干胶可以清楚的辨识年龄,从16到60多,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车辆装备各种品牌也应有尽有,其间不乏许多令人口水狂流的好车,顶级装备丝毫不逊于专业选手;似乎80-90%的参赛选手都配有自锁,奇怪的是至少有一半使用的是单面自锁,看他们穿着锁鞋才辨认出那并不是普通踏板。出发是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由快到慢排列下来,并不按年龄组而是按照水平把实力相当的选手安排在同一组出发,参照标准则是先前的比赛成绩或其他相关赛事成绩,而我们这种没有成绩的选手理所当然被安排在最后。选手被安排在各自的年龄组计算名次,每5岁是一个界限,背后背包上的标牌 K代表女子,M代表男子,例如M50就是男子50-54这组的选手。

出发点设有好几杆秤,只有一个秤砣应该是3.5kg,也就是选手们需要背负的重量,背包能够让秤砣翘起就是合格的,旁边还有些砂石供选手们配重。常常可以看到有人不断增减塑料袋里的砂土使包包能够刚好达到要求又不至于太重。我因为担心重量不够还临时捡了两个空罐子准备加水配重,最后终于没有用上。出发点的补给不够完善,只有白水而没有运动饮料或者蜜糖水等等,这点不如瑞典的比赛周到。无奈只好灌满一瓶白水准备出发,原先预备的水袋后来才发觉嘴部已经裂开无法正常使用,全当个摆设了。好在天气并不炎热,对水的需求量不算太大。

来挪威后总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天,偶然太阳露了头可转眼又是乌云密布,气温也只有可怜的16、17度,晨昏出门都能能感到阵阵寒意需要添加薄外套。周五 Lillehammer终于见到了几小时的阳光,然而晚上却又哗哗的下起大雨,人人都为周六的比赛担心起来。不曾想周六抵达Rena居然是阳光普照温暖舒适的好天气,邻近中午竟然有“晒”和“灼热”的感觉,气温也上升到25度以上,可以毫无顾忌的把袖套腿套脱掉了,仿佛上帝为了这个比赛特意安排了个一周难遇的好天气,否则雨中比赛不仅道路湿滑危险而且下山也会因为寒冷消耗更多的体力,甚幸。

12:25分是我们55组的出发时间。隐身于密密匝匝的车手里蓄势待发免不了阵阵心慌,毕竟这是个比赛,最后会有清楚的成绩单打印出来post在网页上。虽然丝毫没有染指前n名的奢望,但捧回个倒数第几的成绩也实在无颜父老,于是心潮阵阵悸动无法平复。突然想到走之前大川的话:“就当是玩儿吧”,也是啊,何必这么在意成绩,能够安然抵达终点完成比赛就是胜利了。于是安心许多,91km的赛程,慢慢来吧。

一出发就是好几公里的柏油路上坡,从开始的缓上到后来可以明显看到上升,坡度在逐渐增长。我们这组是业余选手里出发最晚也是最慢的一组,上坡时充分感到旁边选手的吃力,用小齿比高踏拼不断超越人群时还有丝丝得意以为自己很迅猛,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是能力强的选手早在好几个小时前已经出发了。虽然是柏油路却不枯燥。天空湛蓝纯净,乳白轻薄的白云如蝉翼般,或舒或展;道路两旁的树木田地小house处处精巧,因为空气清新颜色格外明快鲜艳,一切如同连绵不绝的卷轴画般慢慢掠过,身在其中倍感惬意。

不久柏油路到了尽头开始真正的越野赛道。虽然是土石路但路面十分宽阔,大部分都很平整石头砂子并不多,多砂石的路段中间也会有一人来宽干净些的小道,大约是被前面的车手压出来。上升的坡度不算太大,选择小齿比高摆速省时省力。在这些无休无止的上升中又在不断的超越其他选手,心率也能控制的很好始终保持平稳。可惜没有码表,对速度没有准确的辨识。

本以为一直都是这样初级难度的越野赛道,一个转弯后赛道骤然变成窄小陡峭的下坡路,不仅遍布大石头小石头还有纠缠交结的树根错落在路面中,一边把前叉解锁一边起身离座压低重心小心翼翼往下放,然而前面不少推车的选手夹杂在道路上,只好慢一点再慢一点从他们身边绕开继续下降。好在这段路并不太长,下到底时长舒一口气,总算是安全的下来了!之后是很长的一段狭窄的放坡,高速行进带来强烈的颠簸感也是xc的一大乐趣。到底前看到指示牌,告知选手们及时减速以便顺利通过前方90度短促的弯道。依着路标转入急弯,突然出现一座木制拱桥,伴随着较高的速度一跃而起很有飞包的感觉。而下桥后,我已然驶入另一个天地了。

很实用的英文!

肉类及海鲜:
猪肉pork
猪排chop
五花肉 streaky pork/marbled beef
肥肉fatty meat
瘦肉lean meat
前腿fore leg
后腿hind leg
猪蹄pettitoes
脚爪hock & foot
蹄筋sinew
软骨gristle
牛肉beef roast
小牛肉veal
碎牛肉ground beef
牛排steak
牛腿肉silverside
牛腰肉sirloin
羊肉mutton
鹿肉venison
羊排lamb chop
羊腿gigot
鸡腿drumstick
鸭翅膀duck wing
腊肉preserved ham
香肠sausage
鱼圆fishball
虾皮dried small shrimps
海蜇jelly fish
蚝oyster
三文鱼/鲑鱼salmon
鲈鱼weever
鳝eel
金枪鱼tuna
带鱼hairtail
海参sea cucumber
明虾prawn
虾仁peeled prawns
龙虾lobster
小龙虾crawfish
扇贝/鲜贝scallop
鲍鱼abalone
海带kelp蛤clam
蛏子razor clam
虾子shrimp’s egg
鱼子roe
凤尾鱼anchovy
鳕鱼cod
鲳鱼pomfret
青鱼herring
鲭mackerel
淡菜moule
沙丁鱼pilchard/sardine
海螺whelk
海蜇jellyfish
蚌mussel
海扇cockle
比目鱼plaice
海鳗eel
墨鱼cuttlefish
旗鱼swordfish
蔬菜及豆类:
卷心菜cabbage
椰菜/西兰花broccoli
甘蓝Chinese broccol/gai larn
花菜cauliflower
白菜/青菜pak choi/bok choi/Chinese white cabbage
菜心flowering cabbage
空心菜water spinach
塌棵菜Chinese flat cabbage
芥菜mustard
韭菜Chinese chive/leek
韭黄leek shoot
莴苣/生菜lettuce
甜菜beet
菠菜spinach
芹菜celery
茄子eggplant/aubergine
香菜caraway
胡萝卜carrot
小红萝卜radish
萝卜turnip
芋艿taro
西红柿tomato
土豆potato
小土豆charlotte
黄瓜cucumber
丝瓜fuzzy melon/towel gourd
芦笋asparagus
茭白wild rice shoots
洋葱onion
山芋sweet potato
山药yam
青椒green pepper
红辣椒chilli
豌豆pea
扁豆haricot
小扁豆lentil
毛豆green soy bean
黄豆/大豆soybean
蚕豆fava bean
豇豆cowpea
绿豆mung bean
豆芽bean sprout
番瓜pumpkin
冬瓜white gourd
苦瓜bitter gourd
大蒜garlic
蒜苗garlic stem
竹笋bamboo shoot
蘑菇mushroom
草菇straw mushroom
藕lotus root
秋葵gumbo
茨菇arrowhead
豆制品:
豆腐tou-fu/bean curd
豆腐衣bean sheets
粉丝bean starch noodles
粉皮bean starch sheets
豆腐干丝bean curd strips
腐乳pickled bean curd
油面筋fried gluten puff
油豆腐fried bean curd puff
豆豉fermented black bean
豆酱fermented soybean
百叶beancurd sheets
豆腐干dried beancurd
调味料及香精:(condiment/flavoring/dressing/essences)
酱油soy
双抽black soy sauce
生抽thin soy sauce
醋vinegar
白醋white vinegar
盐salt
糖sugar
料酒rice wine
冰糖rock sugar
花椒wild pepper
胡椒pepper
黑胡椒black pepper
生姜ginger
生姜丝shredded ginger
三明治酱sandwich spread
虾酱shrimp paste
鱼子酱caviar
蟹酱crab paste
芥末mustard
味精MSG
咖喱curry
香料fines herbs
丁香clove
茴香fennel
八角/大茴香aniseed
小茴香cumin
肉桂cinnamon
多香果allspice
马槟榔caper
肉豆寇nutmeg
藏红花saffron
月桂laurel
孜然cumin
欧芹parsley
太白粉starch
嫩肉粉tenderizer
乳酪cheese
牛油butter
麻油sesame oil
橄榄油olive oil
蚝油oyster sauce
发粉baking powder
沙茶satay
琼脂agar-agar
发酵粉baking powder
酵母yeast
香精essence
五香粉five spice powder
法式色拉酱French dressing/ vinaigrette
海鲜酱hoisin sauce
西红柿酱tomato sauce/ketchup
辣椒酱chilli sauce
酸辣酱chutney
花生酱peanut butter
香蒜酱pesto
极辣的辣椒酱Tabasco sauce
千岛酱thousand island
豆豉soy sauce
葱scallion
红糖dark brown sugar
老卤master sa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