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4

motala最舒服的地方是一片沙滩。之前我们坐车来过,只是当时天色阴沉凉风习习,沙滩静谧安宁只有3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在堆沙包。赛后一个热日炯炯的午后我们徒步前往,这里完全成了热闹的海滨浴场。全镇子的人都来玩耍,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爸爸妈妈带着家里2、3个孩童在岸边戏耍,或者年轻的朋友们在玩水球,不再是北欧人腼腆羞涩的微笑,所有人都是放声开怀。阳光正是夺目,水面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顶着被烈日灼伤的危险,我们都挽起裤腿在湖水里走。

不同于海滨,湖水安静祥和没有丝毫波浪,赤足踩在细软的沙子上,水清沙幼,绝没有被划伤的隐患。湖水经过半日的暴晒变得温暖,双足被包裹得清凉而不寒冷。岸边水势平缓,走进很长一段水才过膝,旁边的大人孩子都在惬意的玩耍,可惜我缺了件泳衣不能加入。走累了在岸边休息,用沙子把腿完全埋起来看不见,Michelle更是趴转身子躲进沙子坑里,只在在沙滩上留下个人形。

在瑞典3

motala实在是个不起眼的小镇,平凡朴素如同海滩边一枚小小的贝壳,缺乏明艳的色彩夺人眼光,然而她却又如此吸引我们,纵然离开许久还是常常浮现心头让人神往。

我们住在小镇中心一栋4层小楼里,红色砖墙敦厚稳中,四下围满绿色植物。门前就是市中心小广场,早上聚满了小贩兜售各色衣裤生新瓜果干货,广场另一边已经支起了bianchi巨大的帐篷,据说是为上礼拜一场小比赛而搭建的,正好一并留作Vatternrundan时继续。帐篷里堆满各种自行车用品准备赛前展卖,旁边还有一溜个子小些的用于选手登记领取比赛用品。所有这些要等周四才会开放,迎接陆续抵达赶来参赛的一万六千多人。

顺着马路走几分钟就是Vattern湖,瑞典内陆第二大湖。问居民,他们都说不出湖的面积,只是人人都会告诉你周长300km,也就是Vatternrundan的比赛里程。湖面平静少有波浪,水质清澈,据说离岸稍微远些的水质完全达到饮用水标准。湖面被一圈高大的绿树围绕,岸旁一眼小小的喷泉喷薄而出,水柱高高的涌向空气里,很远都能瞧见。湖面开阔远处常常可见白色桅杆小帆船徐徐驶向湖心深处,微风和煦让人昏昏欲睡,在湖边长椅上呆坐就能打发一下午空闲的时光,丝毫没有烦腻,那些忙碌紧张的工作和无休无止生活的压力仿佛都已不存在,小憩片刻,仿佛我已不在人间。

小镇上一条窄窄的人工水渠穿行而过,连接了2片高低不同的水域。水渠实在不算开阔,比昆玉河窄不少,不过历史悠久,也很长,在从前也算个浩大的工程;从标牌来看某些地方竟然深达28m,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挖得如此之深。水渠上落满了两旁树木掉下的落叶,水面于是显得杂乱。不过细细的看,水质和Vattern一样好,小鱼苗在其他欢快的玩耍,比湖面的野鸭活泼许多。

顺着延绵的水渠,穿过漫长的丛林、灌木、小房屋、宿营地,来到一处小码头。由于两边水势的差异,码头变成了阶梯形的蓄水池,开闸落闸放水过船,于是白色桅杆小帆船得以在两个水域间来回穿行。小船上挂着各色旗帜,瑞典国旗居多,还有挪威、丹麦、英格兰,甚者韩国,在一艘泊靠的船上看到繁体的“爱”字!

在瑞典2

Vatternrundan赛事组委会安排我们上午在stockholm参观游览,下午乘火车前往比赛所在的小镇—-300km以外的motala。

我们的酒店位于stockholm市郊,这个地区甚至已经消失在酒店前台的免费地图上,但后来发现其实乘火车+地铁,30分钟以内就可以到达市中心游览区,非常方便,更可见stockholm其实并不很大。

酒店周围一派森林景观,树木繁茂人烟稀少,市中心终于有了都市气派,人流摩肩接踵房屋挤挤挨挨。在狭窄的老街上慢步,两旁小小的门脸一个接着一个全是旅游纪念品小铺供游客们采购手信,红砖绿瓦的老屋和金发碧眼的人群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颜色格外明快艳丽,于是心下更加新奇快活。

中午参观了王宫卫兵换岗,同天安门升降旗仪式全然两种风格。国旗班的战士高大威猛身形步伐整齐划一如同生产线上定制的产品分不出彼此,而瑞典皇宫卫兵人性化许多。卫兵都是17、8岁的孩子,虽然身材已如同年人一般高头大马英气勃发但脸庞还有明显的稚气,黑色制服和白色靴子的装扮,在烈日下挺拔的站着,惹人怜爱。换岗时鼓乐队敲敲打打在巡游一番,前面的指挥是个女兵,手里的指挥棒耍得像金箍棒一样顺畅流利。再仔细看,举起的2个也是女兵,个子矮了一小截,但同样目光坚毅神情一丝不苟。整个仪式进行了20多分钟,围观的游客站一圈把整个皇宫广场围得密密实实。

由于时间所限我们走马观花经过city hall,眺望了一下诺贝尔奖堂,之后就匆匆回到酒店准备离开了。

从stockholm central station出发,前往距motala最近的一个车站。不得不说一下北欧的火车,发车准时准点,没有人检票,直接上车找座位。我们乘坐的X2000高速列车据说时速在200km左右,第一次乘坐居然头晕耳鸣非常不适,开始以为是我的个体反应后来才发觉四人都是如此。窗外景色是标准的田园风光,广袤的田野间点缀着精巧的小house,时不时的忽然在头上出现一个小小的湖泊,或是连绵的树林深沉凝重的绿色定格好一会儿,直到我们昏昏欲睡。

到motala已经是晚上7点了,明晃晃的太阳还挂在天上没有下山的意思,由于生物钟还没适应,我已经浑身松软无力神智恍惚了。

在瑞典1

与法国戴高乐机场上空广袤的田野不同,这里是一望无垠的密林,高大茂密的树木几乎覆盖了整片土地,这就是stockholm,瑞典的首都。

下飞机已经7点一刻了,然而天气依旧明朗,阳光灼热,气温竟然高达30度,据夏姐说她来这里8、9次了,从未经历过如此高温。好不容易四个人把2辆车和所有行李、纸箱塞进并不宽敞的小轿车中,我们沿着高速公路飞奔向酒店。

入住的是位于市郊的Foresta酒店,从外面看并不大,只是一座5层的小楼,装修也并不恢宏,前台只有1个工作人员,不过拿到钥匙走进房间,才发现这里果然有4星级hotel的水准。说是单人房,但屋子很大,床也可以舒服的放进2个人。房间的一面都是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对面的大桥和湖泊,景色怡人。

安置完行李大家开始在酒店周边遛弯,附近有个不小的超市,对比一下物价,cocacola的价格竟然是北京的3、4倍,看来只能喝白水了。

继续沿着街边走,这里没有宽阔的马路,基本都是2条车道,但是人烟稀少,多的只是树木植被。路边是繁茂的大树,一颗一颗紧密的挨着,浓郁的树冠像一层绒毯覆盖整个大陆。硕大的蒲公英在路边密密匝匝的排列开,各色花朵毫不吝惜的展露出花蕊,吸收了饱满阳光的叶子映衬着更显娇嫩,灌木丛深深扎根在泥土里,嫩绿的深绿的微黄的,用不用的色彩充斥你的眼球。呼吸间尽是青草和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北京为什么有“绿色奥运”的口号呢?我突然觉得很怪异。

回到旅馆洗漱睡觉,这是已经11点多,然而远处的天边依然微蓝。夜里因为生物钟的习惯醒来,看看表已经快3点了,而窗外,已经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