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km的Vatternrundan 3

很奇怪170km处为啥很多人都停到路边,我以为前面是铁路或者桥梁需要等待,问人才知道大家一块进入补给区了。和其他站不同,这站是需要从补给站穿过然后继续前进的。看了看,既然已经下车了那就找点东西吃再走吧。很遗憾这站还是不供应香蕉,然而一个好心的老头竟然神奇的从骑行服口袋里掏出一大根香蕉送给我,真想拥抱一下!

这次总共4分钟左右就又上路了。大概4点多,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一个黄橙橙的银盘就在身后,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是月亮!solo时经过田地经过树林经过湖边,每处都是山水画,然而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情欣赏这些美景了。几公里之后跟住了全程跟过的最快一支队伍,对于体力消耗大半的我完全只能靠意志来维持。这支队伍平路在35以上,下坡都是4、50,需要不断踩踏才能跟上。200km以后爬坡对我已经变得异常艰难,为了不拉下只好先冲在队伍靠前的位置,上升时再慢慢掉到尾巴上,这样可以赢得更多的爬坡时间。队伍中年轻的小伙子很少,大部分都是年纪比较大的长者,然而看着他们铿锵的摇车姿势只能自叹弗如。

这样的跟车简直就是煎熬,身体的糖分也在迅速消耗。2根snicker早已啃光了,好在昨天临出酒店抓了一把免费糖放在口袋,而糖吃光了居然还不到补给点,我开始烦躁不安,如果缺糖那么剩下的比赛对我来说就像当艰难了。问旁边的小伙子,告诉前面就是最后一个补给站了,这时候已经250km了。

大部分人都毫无停顿继续飞奔,而我不得不放弃这趟高速列车。眼睛一亮看到如救命稻草般的香蕉,连吃带拿的完成了这次补给,同时扔掉了跟随我一年四处征战的小水壶,剩下一个水壶足以应付接下来的50km。

接下来就磨人了,路上陆陆续续收编一些人形成一支游俑散兵,继续无奈的上坡下坡,直到眼前忽然出现motala熟悉的喷泉,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Michelle和珍珍早已等候在终点,却没有钟悫。后来得知他在厕所消耗的很多时间,还要肯食硬梆梆的小圆面包补充能量,所以比我晚到了不少。

最后的成绩,总共耗时10小时2分钟,不好不坏。

300km的Vatternrandunn 2

告别了Michelle和珍珍,10:22我和钟悫准时出发了。被一堆北欧高头大马的车手包围着,我们在警察叔叔的引导下缓缓穿过市区。路旁小镇居民雀跃欢呼为途径的车友加油。的确,Vatternrundan作为一个有着41年悠久历史世界规模最大的业余公路比赛,已名副其实成为当地一个盛大节日。

很快警察叔叔和我们挥手告别,比赛正式开始了。队伍不再挤作一团迅速被拉长,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跟上一个白衫选手一头奔了出去,回头看,后面跟了不少大个子。我们这队速度适中,大约33.5左右,不断超越着先前出发的选手。路面干净但并不算太宽敞,而且对面偶尔还有汽车驶过跟车需要格外小心。大为出乎意外的是赛道并不是平路而是不断上上下下的起伏路,本以为这只是开头一小段如此后来才发觉全程毫无例外,后半程的比赛更是为此吃尽苦头。根据惯例大家轮流领骑,大约30km左右处我领了5km多,这也是我领的最长的一次了。

大约50km时已经感到疲劳,每到上坡都会被前面的选手拉开不少,只好在下坡加速追上。一边心道不妙一边鼓励自己已经完成六分之一了接下来只有六分之了五。这时夜已深,来瑞典5天了第一次欣赏到北欧的夜色,前方一颗闪亮的星星孤单的镶嵌在蓝色丝绒般的天空。虽然太阳完全落山但绝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没有车灯还是可以看到前面的路。里面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迎面吹来的阵阵凉风带走了很多热量。最艰苦的是在山路上,更多的树木遮蔽了清朗的月光,路面变得隐约,有时只能靠前方车手的尾灯感受到远处前进的方向。更糟糕的是由于黑夜带来的疲劳感,意识开始模糊,人有些漂浮感已经不能完全控制车子,下坡如同恶魔一般,只好强迫自己百分之百集中精力把握线路。大约在90km时终于跟不住,钟悫和另一个老外单飞出去,走之前上坡还推了我一把,可惜从此再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帮助了。

夜色越来越浓重,我的车灯电池耗尽,只好完全借助月色辨认。经过一个小镇时居然骑了很长一段石头路,大呼受罪怎么比赛还有古典赛道呢?独自穿过城镇再次进入起伏的公路,很长时间居然看不人,前方没有了延绵不绝的红色车尾灯,只有旁边高大的树木沙沙作响,毛骨悚然。好在终于有一对人马上来,我鼓足力气插到队伍中间,速度不算太快大概30不到但总强过个人solo。然而就算跟住这样一只队伍也变得越来越困难,脑袋好像进水一般,腿脚也变得不听使唤,开始怀疑12个小时能不能完成比赛。于是在140km处第一次进入补给点。

赛道在60km以后大概每隔30km就有一个补给点,专门有指示引导车手离开主路进入补给站,就像F1的维修区一般。补给站有专门放车的地方,蓝色的小房子是厕所,一个个帐篷前排满了咖啡、蓝莓汁、面包和酸黄瓜等等。匆忙的用energy drink灌满水壶,喝咖啡,加很多的方糖补充能量,迅速灌进一杯蓝莓汁,可惜这个站正好不供应香蕉,只好就这样出发了。天空已经发白,solo了几公里加入到一只队伍中,经过刚才短暂的6分钟调整感觉好多了,可以清楚的控制身体,呼吸也平稳顺畅,随着太阳从湖面逐渐升起一切都进入自己的掌控。

300km的Vatternrandun

比赛已经过去1个多星期,当时种种还历历在目,仿佛昨天。

对很多公路车手来说300km并不算什么,作为北京经典线路之一环白河堡水库就超过300km,东方红的很多朋友们对单日完成这个线路乐此不疲,今年夏天已经有好几次这样的活动了,无奈时间要求紧迫而我缺乏早起的决心,同时担心延误大部队的速度都未敢尝试。赛前我个人纪录不过日行240km,所以直到出发前我还毫无把握对总时间无法作任何估算。组委会为了确保钟悫不会在早上6点之前到达终点临时把我们从晚上8点换到10:22出发(他们不希望有选手在6点以前回来),据说早出发的大部分是年长的,后来的比赛也的确证实了这一点。

安稳的在屋里足足睡了整个下午,晚上一行四人在旁边一个新加坡人开的小饭馆饱食一顿。糟糕的是胃口不好一盘pasta只吃一半不到,为了比赛特意打包回酒店,可惜后来还是吃不下。还有一件倒霉事,头天下午去餐厅途中神出鬼没把脚崴了,当时一屁股座在地上歇了好一会才让钟悫扶起来,很担心受伤的脚踝会不会给比赛带来更大的困难。

晚上到出发点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到处都是车友和比赛工作人员。作为一个1万6千人参加的大型公路赛,虽然人满为患但一切都井井有条:补水区维修区出发等候区,每个地点都有清晰的路标。每隔2分钟就会听到喇叭里传来电子钟的鸣叫—-一组选手出发了。这样的情形从晚上8点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天早上5点。

喇叭沟门2

晚饭在喇叭沟门吃到了今年品尝过最鲜美的猪肉和分量最足的小葱拌豆腐。做法并不精致,配料也不复杂,但都是本地土猪,远胜过城里n到工序烹饪出来的所谓美食。

第二天早上9点从旅店出发。回程的路简单乏味。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四海直接改道110国道,翻越琉璃庙云蒙山沿京顺路回家。回家的欲望强烈,于是马不停蹄在路上狂奔,只是头一天疲劳得紧这时候心率已经无法上到170了,爬坡时也只有160多,速度慢下来许多。看到小强常常在坡顶停下来等我也甚不好意思,只好一语不发急急下坡希望追回些时间。

接下来是枯燥的京顺路和繁闹的市区大马路。回到家下午3点,ridetime5小时40分钟。

over~

trek夏夜狂飙第一站

赛后回城路上一堆男生在车里聊天,都说今天强度不算太大都还有余力,我在一边龇牙咧嘴,再快就真的跟不上啦!
其实今天比赛速度不低,一开始金牌的选手还有老外就开始拉速度,头几圈每次低头看码表都是40多,常常45、47,好在前面人不少,挡风效果很不错,我跟在后面还不算太吃力。第一次在这种专业摩托车赛道上比赛感觉真棒,路面干净平整,只有一处有微小上坡,基本是平路。不过因为是moto赛道所以弯道一个接着一个,左弯右弯发卡弯一个接着一个。开始热身圈时还感觉不到,后面以40多的速度在赛道上飞驰的时候就发现出发后第一个发卡弯很难骨拐过去,基本上弯压着压着就朝着马路牙子驶过去了,只好轻点刹车控制速度,而出发后的第一个弯道也很别扭,可能因为角度太大太长,我常常速度急剧下降,有2圈甚至影响到后面的人,导致了身体的直接接触,幸好控制住车把没有发生碰撞事故。
比赛时还犯了个错误。我的stopwatch从热身圈就开始计时了,可是比赛的时候把这茬给忘了,结果安晓问我时间我稀里糊涂就直接嚷嚷出来stopwatch的显示,导致安晓同学对比赛有错误的估计,误以为倒数第二圈是最后一圈,提前加速。。。。我真是乌鸦啊,就这样误导了一个无辜的高手。
倒数第2圈对我来说真是煎熬。发卡弯出弯落后了大组,结果再加速追赶已经有10来米的距离,眼睁睁看着大家伙在前面可是大腿无力不能起身摇车,怎么也追不上。好在后面有连续弯道和小上坡,大族速度减慢,用尽全力终于回到很多车子中间,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暗道不好,下面几圈怎么办呢?好在这时候听到last lap的摇铃了。跟着大家跑完最后一圈,感觉好多了,就是冲刺时候实在跟不上那些男生,速度拉到50多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于是落后了20米冲线,我应该是大组最后一名吧。
后来发现第三的金牌小选手原来是比赛时一直陪我跟在大组后面睡觉的小孩子,可见在后面是多么偷懒啊,最后还有力气玩命冲刺。不过这样的强度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大,今天晨脉比平时高了5~10次,人都是飘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