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

2006通州平路绕圈赛

虽然比赛路程过短了无生趣,赛道路况恶劣路面颠簸到处都是没有井盖的大坑过弯处还有减速带,危险丛生,但混合组毕竟有很多水平相当的竞争对手。海淀车队的老车友虽然爬坡已不复当年的神勇但这种短距离平路赛道还是很有竞争力,尤其冲刺能力,相比我这种根本不会冲刺的新手,能力高出许多。另外女子组也有几个不错的对手,包括通州体校的2个小姑娘,虽然年纪只我一半左右但技术远在我之上,一个年纪较大些骑梅花的通州本地小姑娘,据说是原北京队的,这样的比赛从一开始就充满火药味。
前三圈始终波澜不惊。大组无人愿意领骑,基本都是一个男子在前面冲锋陷阵,我和骑梅花的小姑娘交替领先跟在后面。大家都各怀鬼胎要保存实力不愿冲到前面。通过前三圈凸现自己的弱点,加速慢,弯道技术差,常常是一过弯就落后前面领先的选手好几米,然后要花好些时间才能追上,这样反反复复尤其浪费体力,不过大部队始终速度很慢,无人愿意领骑的结果。我骑车常常看不清赛道状况,有一个弯道稀里糊涂差点路过,直到大家都准备入弯了我才回过神来。在最后一圈开始后开始琢磨战术,我加速能力差要不要先发力呢?我过弯技术差要不要冲到前面抢个好角度入弯呢?结果琢磨着琢磨就变成我领骑了,真是郁闷。当时速度37左右,好像大家都不急了,就跟着我这个速度晃过前半圈。心理开始着急,我能力这么差这样不是自寻死路嘛,到最后哪有力气冲刺了呢?可是旁边海淀车队的老车友怎么也不肯上来替我,真是ft。结果这样稀里糊涂到了倒数第二个弯道,此时我已领了半圈多感到有些疲劳。突然身后一个海淀车队的老车友从左边突了出去抢先入弯,后面紧跟着的就是骑梅花的小姑娘。想追上去,但是气喘的利害而且过弯减速太多,只好跟着稍后的车友努力往前赶。这样的状况延续到最后一个弯道,再起身加速前面2个人已经拉开10来米的距离,冲刺的时候没有任何办法又被通州体校的小姑娘超过,每次看到她们专业的摇车姿势都无比汗颜,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流畅的握下巴平路冲刺摇车。然后撞线,大腿有点伸不直,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看看码表,avs只有33多,也是,前三圈大家都在大队伍里睡觉,速度能有多块呢?
平路比赛的趣味比爬山赛要大,技术含量也更高,还有战术等等,来日方长,以后慢慢学习吧。

中奖!

某人说他今天买了两罐可乐,然后中了三罐,真是太fz,如此高的中奖率,我极力鼓动其去买彩票,而且应该买20注以上!(对他来说是巨资啦)
结果回过头来我下意识看了一眼今天下午回家路上买的可乐盖子,上面写着:赠355ml雪碧汽水一罐

喇叭沟门1

按照计划7:40出发,一路南风轻拂,到达茂陵解子石比赛出发地点正好2小时。

按照舒服的齿比爬升解子石,路上碰到几个骑山地车郊游的大爷,看衣服是战友自行车俱乐部。一边爬坡一边和小强谈笑风生,为了照顾我这蜗牛般的队友这次小强又要创造一个最慢上解子石记录了。一个大爷跟在我们后面好一会儿,不过他骑的毕竟是沉重的山地车,转过几道弯再回头,大爷已经落在身后蜿蜒的山路上很远了。一路尝试用小盘配合高摆速上升,的确比42的齿盘节省力气,受小强的指点,意识到比赛时变速时机的确有问题,顶死已后自然转不起来,换小盘小飞速度掉下来也理所当然了,争取下次吸取教训在更合理时候变换速比。登顶之前几个弯道小强换成大盘小飞摇车快速冲上去,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我自然不会浪费力气跟上,保持自己的节奏走。到顶又看到几个大龄车友,来不及打一声招呼直接从他们身边略过。

从未走过解子石之后的公路,本以为到永宁都是一路下坡,下降才100多米速度骤然下坠,抬头看又是弯弯绕绕盘旋而上的山路,模样和刚刚的解子石并没有分别。小强已经不再按压着速度配合我,他轻盈而有节奏的踩踏,很快就离我而去。山路上又回到只我一人的状态,天色并不晴朗,没有眩目阳光的陪伴,不仅仅可以降低皮肤被灼伤的危险还能够大大降级耗水量。这边的山路远比国道清爽,路面平整且没有鱼贯的汽车往复,就算景色千篇一律也不至于烦闷。十几的速度随着坡度的变化略有不同,30min多上到隘口,小强又在下坡途中等我。一直很羡慕他优美的压弯姿势,快速平稳,如燕子在天空滑翔,酣酣畅淋。而一到自己过弯就变得我心戚戚,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狠按刹车减慢速度,这样才有安全感。

虽然没有路标,还是认定了我们经过的镇子就是永宁。抬头看不到路标指示,只好找到一家小铺一边补水问路一边。这是我们途中休息最长的一次了,可能达到15min,小强用蹩脚的普通话问路,老板认真的给我们笔画了路线:去四海是这么走,去千家店是那么走。可是出发后不久就看到了去四海的路标,生生把人弄晕,四海可是我们计划中第二天的路线啊!智慧的小强同学摇头晃脑的告诉我他早就预见到我们走的并不对,本应向西北方进发的我们现在却扎向东北,不过看地图还是有路可以折回去的。于是这样犹犹豫豫的前进了不久,我们从一条“文明样板路”插了进去,大大的标牌显示:进入山区!

这时候我已倍感劳累,虽然不到100公里,但跟着小强这样一刻不停向前行进的骑法实在疲惫不堪,就连午饭也是在车上匆匆塞进几个蛋黄派和能量棒,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若不是在永宁补水问路得到了宝贵的10多分钟下车休息,恐怕我的腰早已直不起来了。这一段山路坡度和解子石类似,并不算陡,似乎爬升的高度300多米,然而此时已不再能保持当初的踏频,只好小齿比小摆速的输出,而小强依旧在前面轻快的摇车,对比之下我只能算是蜗牛在爬了。

艰苦的上坡之后是轻松愉悦的放坡。2部车穿行于长长的峡谷间,很长时间都是我们独占整条曲折没有尽头的马路,可以悠然自得的欣赏两旁多种不同形态的地质风景。“这个叫背斜”,惊奇的发现小强居然说得和之后看到的标牌一模一样,而我对此一无所知,全无概念,于是被耻笑初中地理不过关,颜面扫地。

很快到达一处三叉,记忆中曾路过此地,国家硅化林森林公园的标志更肯定了我的想法。只是之前是从此地返回北京,这次却是反方向进发。而后前往千家店的道路异常舒适,不仅顺风并伴有缓下,速度一直保持在33-37之间,想慢下来都困难。“人家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换成了杨絮在山路间纷纷扬扬,虽然平添几分诗意,但时不时飘进风镜中,十分碍事。阴沉的天空这时候飘下小雨点,两人一声不吭,加快了前进的节奏。

千家店转眼就到了,这个破落的小镇巴掌大的地方还和过去一样,我认出了曾经留宿的小旅馆,来不及多看两眼,它已被我们远远的抛在后头。为了赶时间,我们决定改在汤河口补水。

这一段虽然不是国道,但路面却非常宽阔,外侧还有围栏的保护,“要能拉到这里办个比赛就好了”,小强由衷的感叹。汽车稀少,还能看到不少骑车的老乡,甚至还有把车子停在马路中间的。码表显示已经170km多了,今年最长跑的距离不过160来km,而这里离目的地还有3、40km,腰酸腿疼的症状阵阵袭来,只能强忍。宝山镇到了,宝山镇过了,看到去四海的路标了,西海也完全抛在后面了,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汤河口镇,这是天空也逐渐明亮起来。

这里算是一路第二个10min休息点,也是最后一个了。马不停蹄的赶路,时间显示已经15点多了。“8小时搞定”!小强的要求真是高啊。

过了长哨营之后就是目的地了,由于对里程的错误估计,体能严重下降的我们一次次遭到惨痛的打击:“还有5km”,之后变成了5km*2,5km*3;一次次看到村落,一次次发现那些只是喇叭沟门之前散落的小村庄。这段路是缓上,伴随连绵起伏的小山坡,为了消除疲劳增加乐趣我们开始了爬坡点积分争夺比赛,当然,如果不是小强为了保护积极性恐怕我一个积分都拿不到。

码表显示到达喇叭沟门的最终距离是215km,骑行时间8h**min,polar纪录的总共骑行时间是9h多一点,avs:25.4,这样的强度已经完全背离了我当初游山玩水的初衷,真是fz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