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年终总结

过去一年,我经历了一场迅速的职业变换。

换城市,换工作环境,换行业。起先的伙伴,开头还信誓旦旦说马上会过来,转过来就没了踪影。我开始有点慌乱,一个人到新地方谋生,全无把握。后来也就想明白了,本来就是独自打拼,到哪里都不可能依靠谁。新工作开头就不顺利,行业的转行带来的是从思维模式到行动力的彻底重构,为了尽快适应,我把休息和娱乐降到最低,心无旁骛的工作。

然而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的工作始终没有气色,不得其法,同事冷漠,老板渐渐完全对我无视。无数个忙碌的日子,我一边奔波一边对自己说,其实,不过如此,我不会被逼的从楼上跳下去,大不了就是走人,不过如此。。最痛苦的几个月,我突然变成了超人,白天从不打瞌睡,不管晚上睡的多晚,白天也绝不会瞌睡,代价是精力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沉重。

这段工作以我的最终败北结束。好在最终有个不错的交代,我留下了一摞改好的图纸,这些是过去几年早就应该然而始终没有实现的改进。回到北京,长抒一口气,大块石头终于不再压在身上,我继续花了2个月时间完成了收尾工作,没有回报,也不指望被感谢。主要是因为对当时我上手的迟缓,心怀愧疚。老板后来还经常寄点小东西,国庆以后来京还一起吃饭,完全忘了当初他如何给我白眼。不过身为一家之主,他的行为完全符合多年的经营模式,我并不记恨。

这段工作给我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我学会了不计回报的付出,学会了看重长远利益,学会了从其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学会了有可为,有不可为,然而,始终应该敬业,这是基本点。

夏天回京,作为在家工作的调剂,开始接手打理公众号。开始做的吃力,不知道该发什么该写什么,后来越来越熟练,积少成多,半年时间发了不到100篇。这种毫无报酬的工作其实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开始在家办公还算充裕,后来上班,时间顿时捉襟见肘,我只能在上下班路上考虑主题行文,回到家喝一杯牛奶,马上开始敲字。等到有时间去做饭吃饭,经常已经是十一点了。这种小众的体育类公众号,我本身不会任何营销,也不齿用任何引人眼球的方式做宣传写内容,看的人始终只有一小撮,并无回报可言。然而,正是这段时间密集的发文写字,我第一次把长期以来写blog的习惯慢慢转换为一项工作技能,虽然我不准备以此谋生,也的确欠火候,然而,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却给我带来巨大的便利,我可以略带情怀的表达思想,能够很容易让他人理解我的概念,还带一点煽动力。

另一方面,我也渐渐理解了,有些人喜欢,就会有人不喜欢,不能强求。而始终真诚,是最基本的出发点。真诚不可能伪装,时间长了很容易露出马脚,而发自内心的真诚,总会有人理解并感激。

这种不计眼前回报的付出,让我越来越感到,生活这本书的深厚和魅力,让我有了对未来有了更大的好奇心。

年末转到现在这家公司,从开始就充满了各种狗血的情节。入职后的几个月,我又回到了处处受挫的状态,薪水少,工作时间长,压力大,环境差。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轻易带有偏见,盲目自信,乐于贬损他人,还好,我没理会这一些,依照自己的理解,按部就班的做事情,一步一个脚印。

这段痛苦的时间暂时有了一个不错的转折。升职加薪,回到我应该的位置,正确的方式做事情。这仍然只是开始,还会有无数困难。在职的时候始终敬业,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最重要的一点,我始终热爱骑行,他慢慢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好像多出来了一张嘴,不断索要,获取满足。我很确定,我的最大梦想之一就是骑到80岁,这理想渺小而伟大。为了实现他,我需要更努力的工作,用力生活,甚至是放弃眼前的一些骑车时间。

80岁还有那么远,我并不急,慢慢来。

婚礼致词

我认识荷铭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扎着麻花辫,又粗又长。而杨柳刚上本科。他们都还是小朋友,满脸写着腼腆和诚挚。然而,他们已经相爱了。这么多年过去,荷铭上了大学,本科毕业,研究生毕业,读完的书可以摞几米高了吧。世界发生了许多大事,连奥运都已经办了两届了。而他们,还在相爱!

这是件多么奇妙的事情。

我昨天从无锡赶回北京,穿过江南水乡,夏天的田野,绿色像一盒染料被碰倒,倾泻在土地上。他们的爱情,常常让我觉得就像这绿色,浓的化不开。

他们分开最初的一年,杨柳每天深夜不睡,陪她夜读。她在郁金香国要念许久的书,他就改变人生轨迹,去申请鲁文的博士学位。比利时并不是英语国家,虽然英语是工作语言,他仍然需要面临不小的语言障碍,而杨柳,完全没在意。

荷铭吃坏了东西,夜里上吐下泻。他夜里驱车200公里,从比利时赶过去,陪她度过艰难的时间。她报以桃李。杨柳对食物的要求并不低,为了逢年过节让他吃上时令食品,她学习钻研,做月饼,包粽子。他某天说想吃饺子,她晚餐就端上了热腾腾的大馅儿饺子,杨柳都惊奇:你怎么这么快!

爱不仅让人勤快,更让人充满智慧。

夏天的江南,乌云悬浮于空气中,随时准备倾盆而下。

是的,他们之间也有摩擦,有若干次,荷铭向我倾诉,他们之间的矛盾很难克服。在站在外人的角度,分开才是明智的解决办法。然而,他们总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是爱。所有理性,在他们炽热的亲吻和拥抱面前都孱弱的不堪一击。

在乌云背后,远山展现出朦胧美,而阳光透过乌云,点点洒下。我并不能预言未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的人生是什么模样,但有他们紧扣的双手和只有他们相互能读懂的眼神,一切困难都只是插曲。

未来的光芒万丈,我们会和他们一起期待!

浮生若梦

隔了好几天才读完南康的故事,浮生六记和等你到35岁两篇,看的糊涂。
原来以为是婚后出柜,后来才发现是婚前男同转为直男,结婚。半天才绕明白。

文字全是克制的伤感,弥漫开来深重的绝望,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我们普通人,天然常驻阳光里,谈笑好莱坞某某明星出柜,男男女女秀恩爱,甚至政治大佬的公开,好像这些已经是社会常态了。
在伟大国度,这应该是幻象。

好多年前那部蓝宇造出了两个影帝,后来这个题材的片子还有有影响力的吗?这始终是社会阴暗面,鲜有主流媒体对准镜头。我对这个群体的关注甚少,不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悲剧肯定无数,知乎上看到的能成功移民去阳光里的,都被上帝眷顾着。我想都应该是个例。

南康的故事里,从此过上正常生活的另一位主角,同样也没有错。异性恋里的各种背叛或者仅仅是七年之痒感情变淡,在同志世界完全类似,更何况还是社会家庭多重重压下的决定,没什么需要指责的。这个故事,如果写成为了满足父母众望走过这步,会不会没那么可鄙呢?

有人怀有执念,有人能够变通处事,都是世间万象,优胜劣汰,万物法则。自己的标准并不一定适用于他人,哪怕是亲密伙伴,莫不如此。
但是社会如果能够更进一步,给不妨碍他人的个人行为以生存空间,不再对个体施以举道德传统之名压个人欲望之实的暴力,宽容对待与祖训相悖的言行,不扣上异教恶徒的帽子,将会是多么可爱的一种存在。

有次友人评论某某是个好人。我笑着反问,那么什么是 好 呢?这真是个模糊的字眼,像个巨大的护身符,掩盖了其他一切细节。

前几天听闻的旧事,轻言巧笑,从他人嘴里说出来,当时即使心里翻涌,也只是盈盈又喝了一杯酒。“7号!”那晚的酒不论几号都太甜了。

等你那篇,读到最后眼圈也红了。
虽然好多时候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配一首列侬的imagine,祝活着的人如愿。

trouble is not my friend

好心塞。

工作的阻力,比想象的大。技术上的壁垒,用工程化手段,总能够克服,区别是成本、时间。
程序、流程,乃至观念的差异,是更加棘手的,我缺乏解决的经验,不知道如何入手,或者是,刚刚挽起袖子,想要披荆斩棘手起刀落,这时被不断泼冷水,旁边人目光凌厉,我难以理性的对待。

更糟糕的,很多情感因素左右。某些做法,轻轻巧巧,就熄灭了做事的勇气和决心。

自己状态不够好。那只靴子仍然不落下来,我一边鄙睨,一边犹疑,总不能装作事不关己,理性总会被小心思打败。

黑咖啡配充气巧克力是一道良方,配套跟进的必须是15km,90min。

不高兴长肉唉。

新年新事故-续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周六因为可能下午加班,于是上午先去车店修车。在ziming同学的妙手下,mega后刹终于活塞归位了。不过碟片还是瓢,略微掰了掰,基本无解。但是已经很满意了。ziming同学还动用了他自制的修车工具, 没有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中午打电话,看来下午不用去了,看看天气还好,抓紧时间骑一趟咯。这个时间,显然只能自己出发了。当时核计路线:要不先来趟模北,然后看时间再看要不要下墙根。毕竟现在是冬季,如果天色晚了就放弃,反正周日还能骑。 继续阅读新年新事故-续

新年新事故

对,不是新年新气象,是新事故!

我14年的首次骑行就发生了史上最严重的事故,摔断片了。。。。中间2个小时,我摔的失去了记忆。那段时间据说我接了不少电话,还走了很多路,说了很多话,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留下,他们都生生从我脑海里抹去了。。。。。

后来和找到我的人求证,拼凑了一些细节出来,我得找机会记下来,不然以后都忘了。谢谢救我的人,还有后来送我去医院的人。如果没有这些可爱的小伙伴们,我就要冻死在山上了。他们很辛苦的在山上找了我两个小时,都灰心的要走了,但是还是坚持了下来,谢谢他们!

这两周还在回复中,外伤基本可以忽略,主要是脑震荡的后遗症,我在想要不要去做个MRI。。。。。。。半个叉子没了。。。。。。。连带零件的损失,一根fox没了。。。。。。。

to be continued………

新年

两天的乏溃,走在冰冷的夜,听到大圣堂,细腻婉转,没理由的流泪。这种日子,也就过去了。

承认失败,并接受之,这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可以攥紧的勇气,我还不能得。

元旦去骑车了。那天很冷,即使在大好的阳光里,脸仍然冻木了。两个人话不多,跑了一小圈。老天赏脸,我们最近一直没有意外。twingle家的小金子有了大名,躲过酷似韩国人的嫌疑,其实按我的话讲,金元宝就很好。大俗即是大雅,喊出去,这三个字多有份量。

山脊Z字弯,现在已经看不出原先的Z字型了,秋天的时候有人挖了个坑,现在大半也都填好,没雪的时候都下的很顺畅。去年夏天我还很大意,在弯前结结实实的摔了一次,差点把腰胯摔出个坑来,恢复了很长时间,疼痛弥久不消。

我想已经很难再回到那个时候了,三两个人,随意的骑车、喝水和闲聊。那时我也郁闷,因为强烈的阳光下我睁不开眼,因为路太漫长我越来越心虚,因为家在远方,我跑不过密布的积雨云。更多的,是如野草般生长的隐忧,担心会坠入自己布下的陷阱,万劫不复。

继续阅读新年

2011骑行总结

越野
年初后避震打底,突然有一根钛簧摆在我的面前,劳驾粉老师帮忙又是挫又是磨,换上以后才体会到了下山坐沙发的愉悦,再也舍不得换下来。我的blur,原车主人春天终于想起来了还有一辆失散多年的软尾流落在外,无奈与我朝夕相伴情意绵绵,于是,在东拼西凑一顿忙活下,终于完成了移交手续。成为名正言顺的主人之后,第一件事,把之前车身上一些无用的胶条保护都去掉,露出架子曲柄的本来面目。年末,在车店淘到一根50的把立,车子所有零配件和我都匹配得当,成为一辆扎实的香山利器。
上半年在西四环上班,于是不仅周末,入夏以后,早晨或者傍晚,我在工作的间隙偷出2、3个小时在西山耍一耍。晨昏更迭时,天空开始剧烈的变幻,在骑车的间隙里张望城市,头顶的清风流云,远方的霓虹飞转,虽然好多年都是类似的景象,但是年复一年,我一直能有机会站在高处俯瞰生活,这是种莫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