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风,观后感

很凑巧,上映第一天就去UME看了。离场时很激动。毕竟,能在院线看自行车题材电影,能够看到欧洲职业比赛片段被剪辑到片头片尾,看到一堆自己熟悉的车队、车手,这感觉非常棒。所以,热爱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同学们,一定不要错过。

“破风,爱骑车的一定要看!
1.黄韵瑶小姐是香港场地车世界冠军
2.周伟文是黄金宝的队友,hk实力强劲的爬坡选手
3.仇多明是这片子技术指导,他也是黄金宝那拨的
4.沈教练自然是沈金康,片尾他的名字也出现了
5.陈莹只解说体操,花滑还有花游,这次居然来献声
6.一般不说一级车队,而是洲际车队,就是可以比环法环意这种大环赛一级赛事的车队(不够资格的车队只能用外卡了)
7.champion system 肯定是主赞助商,logo从头特写到尾
8.闪电骑行服前面为什么是”flash”!
本片有无数槽点,对男女主均无感,然而依然强力推荐,能感到制作的诚意和努力。回头写槽点。在吐槽之前,大家先去看片子吧!”

这是我在影院大厅一边徘徊一边平复心情发出来的第一条信息。

随着电影正式上线,陆陆续续,看了不少评论。很有意思。

大部分普通观众对这片子持肯定态度。赛车场面不错,弥补了故事性弱的劣质,过程还算愉悦。

当然,作为资深自行车运动爱好者,这片子很多不足。整个观影过程不断出戏。男一男二男三和女主都没特别感觉,倒是被他们从头到尾包括女主在医院术后也始终完美的发型深深吸引(总是纠结这些细节。。)。我们每次骑完都会呈现出一个独特的被盔压过的头型,当然,这里面没有。据说有些特别吸引女性观众的镜头,没看到在哪里。。倒是有些搞笑环节观众们都笑场。不过这片子我是直到片尾曲播完才离场的,仔细看完了演职人员名单,好长。。

片尾看到仇多明是自行车技术指导。我们那个年代骑公路车的应该都知道他,HK一位很厉害的选手,代表港队参加过不少职业赛事,也玩过国内业余赛。现在呈现的结果应该是各方面妥协的结果。我想仇先生肯定也很多不满之处,但一定是非常尽力了。

而所有的专业评论,对这片子都给予了猛烈批评。而就他们提到的那些槽点,我都认同!

下面是我在第一时间写下的槽点:
1.几个主演骑车的姿势,太丑了。
全片最高频出现的冲刺镜头,也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地方。好吧,毕竟不能要求每个演员都像张震。女主我就不说了,所有骑车戏都在打酱油。几位男主看得出很认真的练习过,晒得黝黑的皮肤也说明问题了,不过,他们所有冲刺基本都是靠脸,摇车动作惨不忍睹,从头扭到脚,又不是虫子!

2.冲刺车手为啥在单日赛爬坡段还能突围
冲刺和爬坡是两个互斥的特征,相信仇先生反对过,但是为了情节推动只好牺牲了

3.城市绕圈赛单飞的不合理
提早突围的很少有大牌冲刺选手,根本不可能被peloton(主集团)放走。擅长个人计时ITT的选手可能有机会。同上,应该也是妥协的结果

4.低级别赛事使用无线对讲
前几天看TDF我还特意问过李指导这问题。前几年UCI想把无线电禁掉,后来由于车队联合抵制,UCI做出妥协,现在只有顶级赛事可以使用,而像环青海湖等等低级别赛事都不让用了。

5.比赛摔车及peloton队形
大面积摔车镜头拍的有点夸张。之后peloton队形为啥呈现大雁南飞状。。就算有侧风也不会这样呀!还有,pro们从来不用下车解决个人问题。

所有的专业评论写的远远比我提到的这几点详尽、透彻,我需要补充的就是,里面还有不戴头盔继续比赛的场面,实际比赛这也是会被取消成绩的。

对所有准确犀利的批评,我唯一需要提醒就是:请不要把他当自行车运动纪录片来看。

希望影片忠实于运动的实际形态,希望能体现自行车运动员训练的艰苦卓绝、战术的复杂精妙,在这短短125分钟的片子里承载这些,可能是有些苛求了。

运动题材的商业青春片,运动本身仅仅是载体,可能主创人员开始就没有定位于精准呈现运动本身。有仇多明、黄蕴瑶、沈金康做技术指导,想来主创方本身并不缺专业素养。而站在局外人的立场,这些技术细节的还原是否都适合普通观众的口味?欣赏起来是不是门槛过高对观影造成障碍?这是主创人员需要取舍的。

而取舍的结果,大家已经看到了。普通观众普遍对骑车场面正评价,而车圈的专业评论都是一片吐槽。

还有影评说,这个故事内涵不够,情感升华找不到支点。这点我赞同。基于对自行车题材的偏袒,我对故事性要求不高,没硬伤即可。国产片的质量大部分还无法和国外大片比肩,而这个故事基本是流畅的,达到及格线以上,可以接受这些设置。

而制片方在一些小细节上做的很不错,比方所有人名都在向车手致敬(黄蕴瑶、周伟文、仇多明、沈金康等等),特意请CCTV5解说陈莹来献声。据说李指导也去做了解说但最后并未使用,略感遗憾。这些用心的细节,足以让我忽略不足,开心的看完整场戏。

特别提一下彭于晏。这片子里大部分时候他仍然带着处处耍帅的气质。不过,在海边跟娘喝酒一场戏,一个闪烁的眼神,能感到想要努力诠释好角色。为了这个眼神,对他持肯定意见。

最后,赶快去影院吧,不管你是公路党还是山地党还是仅仅郊游派。这片子还有诸多不足,但这是国内第一部公路自行车竞技题材电影,而且是一部诚恳的片子,故事合理基本完整。如果未来想继续看到类似作品,至少应该尊重出品方,拿出爱好者们的诚意,去影院支持。

延庆赛

赛前早就知道自己过去基本就是打酱油,虽说总人数不多,但全国的平路高手基本都来齐了,我的前队友们,其他业余职业车队的小妹妹们,他们大部分都是专业队或者半专业队出身,身体素质好,技术扎实,比赛经验丰富,平时都有系统的训练,我现在的状态,难以对她们形成冲击。

赛前一周生病,体重一周下降了3kg,而且咳嗽严重,嗓子已经哑的说话困难了。不过赛前孟佳说给我带自家的樱桃,况且,太久没有这种比较长距离的公路赛,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的。目前很明确:跟住peleton。

报道时碰到林盈,旁边有个壮实的小伙子,肩宽背厚,我也没仔细打量。后来孟佳说那是个姑娘,顺义冲刺的时候咔咔几脚就把后面甩没了,后面几个人轮流追也追不上!我大大吃了一惊,赛前检录,我仔细一看,原来真是女生啊!估计比我重一半,大腿肌肉粗壮结实,一问林盈,虽然年纪小,但是大家都喊她冉哥,有场地车训练经验的。

男子之后不久就是女子发枪。一上路,车轮嗡嗡撵着地面,这种久违的情景让我非常兴奋。虽说前两周刚刚比过老山赛,但那个赛道严重限定了第一集团的人数,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赛前林盈透露给我了他们的战术,虽然分属几个车队,但也达成共识,基本是4对1的格局。果然,按照之前的布置,9km的小桥上坡开始突围,起初的几轮有非种子选手去追,后面几轮,到了缺乏队友的种子选手去追,2、3轮下来,她被消耗的很大。我没有破坏他们的战术,在peleton里舒舒服服呆着,心率最高也就170多。经过几轮,2个人被放跑了,当时我在队伍靠后,没注意到走了2个人。不过就算注意了,大集体也不可能放走我去追上他们。在冉哥后面跟骑很舒服,挡风效果极好。她的骑行技术的确扎实,上身稳定,踏频高,输出均匀。

这个时候我们这个队伍里人还是不少的,在上坡路段有人拉了几次,人数仍然比我想象的多。比赛中段,我开始在上坡段加速。我体重比他们轻了至少2、30斤,虽然平路冲刺完全没希望,但上坡还是有一定优势的。2、3次后,我成功的带出另外两个种子选手,包括冉哥,其他人都落下来了。这个组合其实很理想,我在坡路可以带,另外两个平路和下坡如果能领骑,跑出去是没有问题的。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突围的意思。冉哥我并不奇怪,他的冲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个却也不走,赛后问,说她没力气了。

比赛后段骑的很休闲,平路20多的速度慢慢溜达,这节奏过于松弛以至于后面掉队的选手都追了回来。最后的坡路我也领了一些,最后几公里开始大腿抽筋。老实说,今天强度不算大,不过是中间几次突围心率180+,为啥抽筋我也不懂。不过这也正常,平时在香山如果超过20km也是必抽的。

最后的冲刺结果和之前预料的一样,冉哥集团冲刺第一,种子选手们都在我前面。我试图站立摇车,不过刚站起来腿就抽了,算了,坐着慢慢蹬吧。。。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比较有意思的比赛。起伏路比纯平带来更多乐趣,众多种子选手的到场也让比赛多了几分硝烟味道。女子比赛正在朝着男子赛团队作战的局面发展,需要团队,讲究战术,而在大赛中能够取得好成绩的,也都是那些业余职业队的选手。我并不反对这种局面,也许未来有一天,这会成为推动真正职业化的一股力量。

老山,2012

第一天是公路赛。到老山一看,对手真不少!富士,UCC的,前国家铁三队的,站台是不可能的,能跟下第一集团就是胜利!赛前一直饿着,热身的时候就没劲儿,不过赛前喝红牛,吃胶,发枪前居然感觉好多了,还是需要相信高科技!

爬老山第一大坡,没有以前那么有优势了,只是能跟上;下大坡,压弯的感觉不错,轮胎抓地力足够。爬第二个坡,发现没一个用全力的,所以全程都能跟下来。冲刺前,孟佳对我说,冲刺我左边,你右边。我乐了,跟她比爬坡我绝不含糊,冲刺,这不是开玩笑嘛!不过,最后我还不是集团最后一名!

山地赛,体力我是没有的,经验还是一把的,所以一出发就冲在了前面,虽然进入爬坡路段没多久就被超了。比较奇怪的是上坡,路很宽,眼角余光看到居然有人冲到草丛里了,很神奇。

爬坡太慢,结果被推车的阻挡下车,下坡路段又被阻挡,后面还主动走错路,热身圈是白骑了。第三圈开始左右大腿抽筋,一劲儿就抽,只能依靠身体的力量带动腿部。没有高心率训练,比赛纯属自虐。

俱乐部接力,粉老师很bh,第二个回来了。可我不争气,一上坡就抽筋了,而且是大腿内侧,这个地方刚才并没有问题的,可见身体各个部位都已经极限了。爬排水沟,看到冉冉迅速在头顶消失,只能后面的下坡路段尽量快点追回一些。这个不太巨大的差距,果然被阿仙追回来了,有强势队友就是占便宜!

比赛看到了很多熟人,好像都是有日子没见的,包括我的前队友们,后来大家吃饭,一致确定我是大师姐。西瓜一见我就说:你怎么还骑呢!

天宝山户外1+1

赛事在怀柔,山清水秀的好地方,适合春游。不过赛事本身很业余,说是越野赛,但是85%是铺装路面,很短一段的越野路也是平地,不过砂石很松,光胎难有抓地力。

我们头天一早就坐上组委会的大巴直奔目的地,天气晴好,春游的气氛浓厚,还特意塞了包零食。大巴直接送到驻地,宝山县的某个旅游村,环境不错,依山傍水,林木葱茏,就是吃的差强人意,35元一人,肉只有两块排骨几片鸡胗,米饭还没管够。好在晚饭是组委会宴请的,内容丰富,最神奇的是某人根本没报名,还跟着混吃混合,相当满足。

下午和公路帮们一块儿看赛道,弯弯绕绕不少乡间水泥路面,速度不会太快。总体不错,就是85%的铺装路面对山地越野车来说有点坑爹。

第二天的比赛,最早发枪的是跑骑组,等着三圈赛后才是山地组。山地女子和老年是一块儿的,最后一组,已经正午11点多了。暴晒了半天才发枪,前面的男子已经跑了大半圈了,后来一路都被超车。

我体能一般,第一圈和地大户外队的小孩儿一块儿跑,不惜体力带了很多,第二圈越野路段落后了50米。结果出来沥青路段,她跟着同校的男队员们跑了,我只能自己ITT。接了瓶路边补给给的农夫山泉,猛灌几口,大部分浇在脑袋和身上。午后的太阳过于热烈,不来点防暑降温的小手段,人都会化了。ITT采用休息把姿势,赛后发现胳膊肘底面都红了。第二圈的尾声被老年组第一追上,平路嗖嗖的,穆宝老爷子蹬得飞快,我搭了会儿顺风车。不过马上进入第三圈越野路段,一下子老爷子又落后了,他的光胎实在抓不住地。我copy了前一圈的经历,大半圈自己ITT,最后等着老爷子赶上来跟了一小段。终点前是沙石路段,我毫不费力冲到前面,过线,拿下第二。第一的冉冉快了2、3min,她的体力在我之上,又有队友的帮助,这个差距我实在不可能逾越。

赛后颁奖,一个很沉的杯子,我们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背了回来。某人说,拿来喝酒吧!

更迭

秋天是个好季节,不温不燥,早晚空气里都有爽快的味道。九月的第一天,夜里阵雨来袭,滚滚响雷在窗边裂开,我缩在床上汗毛乍起,迷迷糊糊中迫切的期待天明。转天的夜,回家路上听到主妇的声音,依依呀呀,“一切都好,只缺烦恼”,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想,我的烦恼只是少个充气娃娃。

天阴的时候坐在天台看书,虽然四环边悬浮的尽是些热烘烘的尾气,虽然光线明亮到有些刺眼,但有阵阵秋风拂过脚趾,抬眼能看到模糊的西山的轮廓,又满怀感激,心里的闷瞬时被腾空了好些,继续看书,高深的数学运算也不太么晦涩了。

到了秋天才在10年第一次跨上公路车。没有秋高气爽,只是个略带闷热的周末,空气里凝结了厚厚的浮尘和潮气,只在山顶有风吹过时觉得畅快。秋老虎没有强烈到把人晒干,低气压略有点头疼,路边烧烤的烟气弥散,原本干净的沟里青烟缭绕,更多了燥气。

但季节的穿梭如此的快,这时仍然葱郁的山、流淌的河,过不多久就会凋敝,水库会凝结成冰。能够公路骑行的时间,只剩下短暂的1个多月了。

drizzle

(这天非常良好的展示了drizzle和shower的显著区别)

下雨天出行,比满身满车的污泥沙砾更恼人的是犹豫不定的心思。出了四环不多远,雨势逐渐密集,掉头,心有不甘,再掉头,在城里压马路,浑身湿漉漉,消耗大把如梭的光阴。

不过窗户总有一扇是开着的。109国道空气清爽,连绵的山势青烟缭绕。盘上山腰,远处云海磅礴,层层叠叠有如潮起。禅房到妙峰的几公里,在云雾间慢慢爬行,四只车轮游弋在油绿的水墨画之间,青花瓷的旋律悄悄就蔓生出来。

九月初,山间寒气重重。把风衣雨衣裹上,下山总算没有失温,手指脚趾还是冻得失去知觉。秋天来着真心急火燎。下山路上碰见两个骑山地的小伙儿,身上只裹了几只蝉翼似的塑料袋,被风成个球,暗自庆幸,还是俺明智,两件衣服两个人,下山就轻松愉悦了许多。

高崖口的比赛,希望能有温和晴朗的天。

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秋天的妙峰

30日的早晨,易县浓雾弥漫有如仙境。晌午,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易水湖披上了金光粼粼的外衣。远处尖顶的小楼摩肩接踵,恍惚间飞身来到欧洲大陆。
 
今天,在妙峰,空气依然弥蒙。时值国庆大假,汽车往来不断。我和粉丝都纳闷,妙峰的山色并不壮美,较之气势磅礴白河峡谷,或者饮食发达的山吧,这里只有座娘娘庙能烧几根香(俺从来没进去过-_-),难道里面的佛祖很灵验?
 
过牌楼不久就打发走了粉丝,刚到八公里馒头坡又见他在路边折腾着轮子,又扎胎了-_- 出发时在三家店就发现后胎扎了,现在依旧是后胎。遥想当初的白河峡谷游,大侠们的扎胎之旅就是从粉丝开始的,rp这件事,真奇妙~
 
我继续独自上路,旁边的山泉哗哗,比nano更悦耳。适度的阳光把空气捂热,半山腰上树叶已经逐渐抖落,留下青黄相间的残余。白桦的树干突兀起来,长了眼睛的白树皮干枯的几近剥落,阳光在稀疏的枝叶间跳跃,光彩赋予自然一件霓裳。回头望,斑斓的色彩和泥土间的落叶,美好的几乎不真实。
 
秋天的妙峰,隐藏在缝隙里的美妙,不知道有多数人能亲历,品味。
 
下山的时候,水厂的小狗在我的链条上蹭出一道道黑色,他们亲昵的围着我转,就像上次穿越中给我们带来无数麻烦那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