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香山

起晚了,一探头,白茫茫一片啊!粉丝说路上没雪,那我也不废话,吃穿完毕就上路了。

果园碰到一个骑cannondale的老外,看到我把大盘拆了,说,我也琢磨想拆呢!我附和:拆吧拆吧,拆了就不磕了。他又看到我有后避震,说,你还喜欢下山啊?我回答:是啊是啊,有上有下嘛。不得不说,这个老外中文真好,也就比禹思浪差点。他要去模式口,再跑九龙山。我心里暗暗pf,一个人跑这么远,路还挺无趣的,真不容易啊。一起上山,本来还想多聊几句,结果刚过了排水沟就没影了。上完果园还停下来换衣服,还是没等到他,得了,不管啦。
雪很小,路上几乎没啥影响,一路磨磨蹭蹭,偶尔还得补补课,半天一个骑车的都没碰到。拦车杆,DH小道,下到底刚刚好看到粉丝在往上爬。他比我早到1h多,已经绕了5圈了,其中还圆满了一次,绕圈贯通一次没下车,新年就有新进步啊!俺返爬还有三个难点,而且爬一截就爆缸一次,10年有的磨了。雪时有时无,太阳也是时有时无,不过温度并不太低,也没风,骑车还算舒服。
去后山,中间一个小坡没蹬动,居然掉下来了,磕得还挺疼。返爬回到三叉,两个人停下来穿外套套外裤,结果又碰到那个老外了,他居然还在三叉!伊路过又掉头回来,问,你们是不是也下模式口,一起吧!俺们遗憾的说,俺们不去模式口那疙瘩。常规路线下山,软架子下三级台阶很舒适。不过后面,下过100次的某个没难度的地方,俺不知道哪个筋搭错了,车子前轮一滑,侧着倒在地上,左胳膊肘着地时猛烈的撇了一下,疼的哇哇叫唤,半天躺着动弹不得。使劲喊了两声粉丝,没回应。又过了几分钟,试着站起来,转了转胳膊肘,还能动弹,伸伸手指,也自如,就是关节使不上劲儿,看来是肌腱啥的扭伤了。这时候听见粉丝喊,他说特意在前面等我来着,就因为俺用了软架,怕俺下的太疯了。继续原路下山,慢慢悠悠,不敢让胳膊太颠,也不敢用力。总算情况还好,一切顺利。
接下来就得慢慢养着了,不知道下周末是不是能完全恢复。

又一个XC季

下了一趟DH小道,车子什么毛病都回来了。前叉漏油,多到可以炒鸡蛋,前刹没行程,蹭碟片,还会吱吱嘎嘎响,后轮松动,碟片蹭的厉害。

在粉丝带动下走了一趟DH道,才觉得血脉喷张。下果园时走了钻树小道,又小小的刺激了一把,这一季越野算是正是开始了。代价是惨重的,下了一半水库DH小道就被颠散架了,中间一共停了两回,喘半天气。下到底手抽筋,刚开始返爬就腿抽筋,然后又是手。高潮之后就是四肢抽搐,都是铁铮铮的事实。

学习怎么在下山的时候重心往前靠,更快的过弯,手上的稳定性更高,胳膊也能更粗壮有力,都是乐趣丰富又充满挑战性的项目,抓紧时间耍吧,所剩无多了。

大雨间歇中的香山

阴天爬山并不爽利,气压低,闷闷的,果快一路,汗珠子劈里啪啦滚下来,砸在车架上把横上。上到顶,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好像水里捞起来一般,汗珠子是奶白色,脸上抹了防晒霜的缘故,可见这个便宜的防晒霜就是不好用。小葱等半天了,说是32min,俺看看表,又是四系。

爬山路上狠冲了一段,腿马上软得像棉花。这两天晚上看法网,男女子顶尖选手的技术都已经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精准的底线和细腻的网前,有如神来之笔的outside in或者是短兵肉搏战等等。想想,自行车,篮球,网球,竞技体育的飞速发展,白种人黑种人,个个能力超强,已经不能用固有模式推测,堪称外星人。回想刚刚结束的Giro,决定胜负的ITT,Menchov、Levi也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avs,更别提pro们在陡坡还能以30+的速度attack,那些线条瘦削的轮廓下彪悍的输出功率,只能认为都是上帝之脚了。

下山时,后山停顿一次,下果园钻树小路第一次没穿过,可见感官不刺激是会迅速退化的。现在下山最薄弱的环节就是过弯,如何在速度快时迅速移动重心,如何能调整脚踏位置增大抓地力帮助过弯,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考虑的问题。

晚上,Roger实现了全满贯,追平了桑大师的大满贯冠军数,天王未来可以满心豪迈的结束职业生涯了。再次为Nadel的提前出局感到无限惋惜,如果今天是他站在狒狒对面,结局一定会截然不同。对Sodling没有继续破竹的势头满腹恼恨。

我不喜欢天才(跟仇富心理类似嘛)。

牛年,第一次刷山

下班时风已经停住,虽然空气浑浊,但想去刷山的愿望还是战胜了一切,在心里膨胀起来。飞奔回家收拾出门,到海二已经18点了。来不及果园,就顺着水泥路上吧。

水泥路又在施工,不知道哪里需要修整,路面尽是沙石,隔不远路边就有一摞石头码得齐整,还有铲车从山上下来,带着耳机没听见轰隆隆,好在警惕性高,都及时发现了。

室内空气浑浊,山上也并不好。几株树上已经长满浅浅一片的桃花,不过山上土大,看不出生气。阔叶植物还在酝酿,没有足够的能力净化空气,只能掰着指头算,等着昆虫繁衍的夏天快快来。

虽然已经半年多,不过对每个计时点的耗时记得一清二楚,看看表,果不其然。右膝不适,不敢太过发力,和预想差不多的时间达到鬼笑,比去年第一次刷山时惊人的四十多分钟强了不少,都是一个冬天满香山转悠的结果。

下山时光线已经非常微弱,想xc,勉强走了上次虾米带着走过的一小段,停顿数次,不知道是天色太暗还是换回硬架的原因。回到大路时已经很难清楚辨识路况了,只得顺着来时的路继续。沿途看到零星几个路人往上走,可能夜爬香山也别有情趣,但骑车就麻烦许多了。

来回2小时余,和游一次泳或者健一次身时间相仿,但对我而言就有趣味多了。

周日逛香山

人不算多,我和虾米老时间老地点,居然还有村长,可是牛年第一骑。问是不是lp出差了,答曰:在家蒸包子呢!原来北方人蒸包子这么隆重,可以消耗大半天时间!可是,身为一个南方人,我始终没搞懂,被面包着的肉,难道能比直接大块煮出来的肉诱惑力还大?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劳神半天?压个红烧肉、土豆炖牛肉可是半小时就能搞定的呀!

今天虽然天蓝阳光足,但气温比昨天低了不少,出门就觉得冷。山下脱了外套,立刻脊背发凉。常规果快,软架爬山,呼哧带喘,汗流得劈里啪啦。行人不少,很多眼神不好的对着俺喊:看,小伙子上来了!我很郁闷的哼唧:不是小伙子!没什么突破,还差点掉沟里好几次,好在锁解快。倒是村长,好些日子不骑了,上坡依然生猛,过大树的技术也相当纯熟,完全学不来!

粉丝隆猫木玛早就上了,按照计划山脊下了水库,返爬回来时我们还没上到石板路。只好使劲儿往前赶路,途中被老霍超越,他虽然绝对速度不算太快,但快活林还是不怎么费力就一气呵成了,走得路线还不太常规,稳定性和粉丝相当。

快活林下来和粉丝他们汇合,爬前往望京楼的三叉。水泥路毫无趣味,只有劳苦,和虾米一个速度。虽然昨天的骑行并没留下太多疲劳感,但还是蠕爬,后来得知刹车蹭得很厉害。

下山,大路右转进土路,再立刻左拐进小路。昨天翻车的入口,一群走山的围观等候,俺使劲儿定了定神,晃晃悠悠下去了,总算没给出华丽的表演。后面的石头路,木玛同学不甚摔车,石头磕了膝盖,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速度是魔鬼!粉丝同学之后尝试了难点最大的急拐弯,2次之后放弃,从旁观者的角度,他其实已经下得很流畅了。

转到大路,返爬回刘半农墓,落在后面的俺突然左大腿内侧抽筋,虽然不严重,但无法蹬腿,一打弯就抽。眼见着同学们渐行渐远,只有同样落后的虾米同行了。他们抛弃了革命战友,抛弃了真贵的的情谊,于是走向了错误的路线,没到刘半农墓就拐弯,导致最后推了一大段。我和虾米也并不顺利,起先走上了林间小窄道,及陡,有树挡道,有高坎。继昨天的神勇之后,再次下了某个1尺多高的大坎,但及犹豫,于是缓缓撞在旁边小树上。虾米说,幸好我在前后,不然这一跤很可能主角是他。都觉得不靠谱,掉头选另一条路,好走了不少,但仍然大小石头密布,弯道丛生。俺正郁闷一个弯没拐好时,突然看见前头的虾米放下车急急忙忙往下面跑,琢磨着他是不是去拣手机眼镜之类的小东西,奔到近前,才发现不是。伊躺在我下面不远的草丛里,搞不清究竟出来什么状况,问是否裤子又磨破了?是否需要救援?均否定。十多分钟之后,伊才慢慢走上来说没事了。再下,伊的状态明显差了很多,据说患上了见树恐惧症!

下到底,汇合到昨天的小路上,穿过没锁的铁门,粉丝村长在下面等着。粉丝不尽兴,决定返爬马道,再下果园小路,真是精力无限。俺一条腿抽的厉害,不可能再爬坡了,三个人和粉丝道别,下山,在同一个面馆吃了同一种面条,不过今天带钱了!

回家之前,跟着虾米去大师的店,大师居然穿着西裤衬衫,真是不习惯。不管大师说了什么,手艺还是值得肯定的。刹车调成了我习惯的长行程,叉子变得润而灵敏,过两天再去装上护盘,一切就都完美了!

两天的教学课

周六,果快,粉丝给大家上技巧课,开始了果快小路的反复补考。粉丝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播放慢镜头,配上同步解说。只是学生笨拙,手足并用还是难以复制。技巧的精髓不外有二:稳定的控制技术,直视前方,确定线路,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想前进,车轮不左右摇晃;在关键时刻的站立式骑行,能够在过坎失速时拉高把横身体顺势站起下蹬,借助重力下压前进,且重心仍然放置在车座附近以保持后轮的抓地力。关于如何通过小树,则是在前轮抬起跨过树干后迅速前推把横,保证前轮的稳定,维持车体向前的惯性而不会空翻。至于勾后轮的技术,暂时还没领悟。练习技巧最朴素的方式之一就是反复爬过街天桥,在那些不算太陡的台阶上练习稳定随心的上下坡技术,修炼的要求是“越慢越好”。 继续阅读两天的教学课

I’m outta time

oasis沉寂若干年后居然重出专辑,真是件令人诧异的事情(但还没有the verve出新单曲更令人睁大眼睛倍觉神奇)。I’m outta time用美妙柔软的外衣包裹了Liam不羁张狂的声线和内里,迈步中年的成功人士仍然保有着青年时代的才情睿智,并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抒发出来,同样令人着迷,宛若十年前。
 
周六天气并不恶劣,虽然最高也在零下,但平静无风。爬果快时的感到冻手冻脚,但坐在水库西边的水泥台子还是可以眯起眼睛来晒太阳,浮想几周前一大群人分食麦粒素巧克力,热热闹闹不亦乐乎,调笑犹在耳畔。

继续阅读I’m outta time

香山两日,喜忧参半

阳光和煦的周末,两天都是日朗云清。数九的严寒一下子消失殆尽,在香山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妙不可言。
 
周六状态极好,因为练了下肢力量的缘故,第一次感到果园小路尽可掌控。起头的排水沟,或者后面的小下坡,路线选择都操控自如。虽然中间也下车3、2次,但似乎看到一气呵成的希望。上快活林时碰见芳芳,带着她的户外队员练技术。跟在专业选手后面,我才明白了什么是轻巧的上山。用技术来弥补力量上的欠缺,即便低速时也可以维持良好的平衡,在磕磕绊绊的石头堆里找到恰当的路线,这样的功力不知还得再练几年才可能达成。
 
周日继续果快,才发现年纪大了就是身体不由人。昨天轻快逾越的路径纷纷下车,昨天觉得“怎么这么平?”的地方,今天变成了“k,好陡啊”,只好站着摇车上。昨天兵不血刃进入5系,期间还下车穿脱鞋套两次,和芳芳聊天数次,今天一个人却花了1h+, 天上地下原来近在咫尺,=。=
 
上山的真正目的是和粉丝老刘一圈人下山,挑战拦车杆等等凶险路段。大侠们一个个眼皮不眨的出溜下去,我在后面扭捏许久,气运丹田数次,起身霍霍又打退堂鼓若干,最后在大家的催促中下坡。拦车杆速度控制极谨慎,后面的大坡却再也难以为继,以DH态势跌跌撞撞到底,选择路边的草丛直接飞人减速,旁观者吓出一身冷汗。好在倒地姿势合理,身上又有全副武装的护具,毫发无损。无法控制重心已经成为下山的最大障碍,回想下后山,也都是因为重心太高而屡次失败。粉丝严厉的说:以后再控制不住重心就不许下这坡了!我只得作乖小孩状,点头称是。
 
本来以为霉运到此为止,不想与大部队匆匆分别准备赶回家加班时又节外生枝,只得两次掉头等待救援,时间一拖再拖,最后和粉丝一同踏上回城路时已经耽搁一多小时了。
 
太阳慢慢下山后,空气渐渐转冷,一个人座在果园入口的石头上,寂寥无奈,热量慢慢被大地吮吸,身体瑟瑟打颤,山下的时光就变得漫长而难以挨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