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年第一骑,雪地越野(2.15-16)

十五的双节十六的霾

周五晚上想写文件,结果元宵情人节的爆竹烟花整晚不绝于耳,震耳欲聋。

果不其然,周六出门扑面而来就是新鲜浓烈的硝烟味,能见度如我预期,好在伸出手还能看见五指。虽然环境恶劣,但是40多天离开山野,想爬山的情绪压倒一切。

周六出门晚,到山下已经中午了。天气没有想象的冷,没风,体感尚可。小路冷清,行人不多,毕竟是霾天。路况不太好,不是阳光直晒的地方雪都没化,赶上我用了大半年磨得光滑的外胎,上坡变得异常艰难,稍微有点陡的地方都下马,包括排水沟的树根,眼看前面用新胎的z同学嗖嗖的上,心里默念:我技术不行啊!虽然换了711的宽把,但因为路况陡然变难,降速严重,并没体会出传说中的好处。不过也没有不适应,刚刚好。三台阶之前最后一个长陡坡没雪,温暖的阳光结实的土地让我产生了能爬上去的错觉,一阵猛蹬,结果后轮打滑,向右边倒下,被车压在底下。 继续阅读马年第一骑,雪地越野(2.15-16)

新年新事故-续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周六因为可能下午加班,于是上午先去车店修车。在ziming同学的妙手下,mega后刹终于活塞归位了。不过碟片还是瓢,略微掰了掰,基本无解。但是已经很满意了。ziming同学还动用了他自制的修车工具, 没有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中午打电话,看来下午不用去了,看看天气还好,抓紧时间骑一趟咯。这个时间,显然只能自己出发了。当时核计路线:要不先来趟模北,然后看时间再看要不要下墙根。毕竟现在是冬季,如果天色晚了就放弃,反正周日还能骑。 继续阅读新年新事故-续

冬至模北之买一赠一

出门很冷,我在想去年零下十几度最冷那天我穿了多少,想来想去和今天差不多。路上带了双针织毛线手套,不过这货里面是加了绒的,一直骑到山脚下,手始终不会失去知觉,便宜好用!

新叉子新前轮的香山首秀。第一次用150爬坡,且换了10度的把立,陡坡的变化尤其强烈,明显车头高出来一截,发力变得困难了,不论土路还是铺装路面都是如此,在平踏这种不科学的踩踏系统上,上坡变得越来越困难。原来偶尔失误的地方,现在变成偶尔成功,我慢慢体会到了z同学上坡的功力原来不是那么差(这种打死不用自锁的同学与生俱来的找虐精神啊。。。。。)。最后一个长陡坡,俺居然在途中定了2秒,摇摇摆摆没掉下来,继续发力又蹬上去了,以往这个动作只有采样龟速大法的z同学才会使用,于是都觉得不合理。。。 继续阅读冬至模北之买一赠一

我要飞的更高。。。。。(请保持8个节拍)

今天很冷,出门全副武装,手套都换成了加绒的,结果冻脸,感觉一碰要破,脚丫子更惨,没到四环就没了知觉,到山脚下已然冻疼了,赶紧贴暖宝宝。上山前脱掉防风衣裤,一条版衫骑行裤,感觉在裸奔。。。。

上山很悲剧,换了平踏,不仅所有难点都上不去,平常路也要莫名其妙掉下来。于是一路都是我在坡路上掉下来阻挡z同学,虎落平阳不过如此。平踏的另一大缺点是,需要思考脚踩在什么位置才准确。“人家都发明了自锁,居然还有人用平踏,这是得多不开眼啊!”据z同学统计,我一路上各种黑平踏的话说了大概有800句,其实这还不足以表达心中不满情绪的十分之一。三台阶推车时还拿膝盖磕了一次脚踏,这感觉谁曾经谁知道。。。。 继续阅读我要飞的更高。。。。。(请保持8个节拍)

人肉抗霾

阳光给了我错觉,兴冲冲的出门才发现,又是一个寂静岭,悔不叠没带口罩。

还没上山就碰到小猴、twingle、cjk、大叔等人,于是浩浩荡荡变成了6人组,已经好久没有和这么多小伙伴儿们一起骑车了。

常规路线上山,唯一的亮点是一口气骑上了水泥道之前的抗车处(除了被z同学挡挺一次。。。)。当时觉得,今天体力不错呀。

最近几周变速一直有问题,最大两个飞轮一直用不了,导致很多陡坡蹬不上去。空场前请小猴他们调了一下,于是顺利蹬上了空场后面两个小坡。其实小猴cjk同学都上的很轻松,不过他们跑太快了,我瞅不见。值得b4的是,twingle同学居然没有尝试就直接推上去了,还振振有词:我为什么要骑上去啊!

一路走走停停,茶棚见到彪彪同学。这两年已经很少见他骑车了,总是在不知疲倦的跑步和比赛,在UMTB这个宏伟目标的指引下一往直前孜孜以求。我始终不明白跑步的乐趣,但大概可以理解挑战自我带来的存在感,激发出比下山更持久的愉悦满足。 继续阅读人肉抗霾

how to drop

土豪生活糜烂,太阳晒屁股了还因为宿醉起不来,白白浪费了一个晴空万里乾坤朗朗的上午。磨蹭到中午才到山脚下,“去练飞吧!”于是直奔迎面坡。

陪太子读书,我也顺便练练。去年在崇礼老师教育半天,可我对那个1米高还有长长接坡的包始终找不到北,来来回回800次可能真正双轮离地也就那么一两次。当时就感叹:他飞由他飞,清风拂我轮。。。。。秉承着水到渠成的精神,之后都在日复一日的挖沟。。。。。

迎面坡下方的小坎不高,路面平坦,做动作没有压力,适合新手。唯一问题是北风阵阵,稍微停下来就是透心儿凉。

话说前几周下果园常规路线时突然灵感涌现,在小桥最后的2级台阶处小飞了一把,落地比平时远得多,瞬时对drop有了新认识。其实这个动作对大多数同学都是小菜一碟,记得很早以前就看天桥同学在马路上自如的从半米多高的台阶上飞下来,还有DBR同学也可以飞水泥台子,都羡慕不已。至于飞三台阶的jwx同学,那早已归为非我族类,只可远观。我的追求不过是从2、30cm高的小台阶下来可以双轮着地,体会一下双轮离地的感觉,即使离地只有几厘米远。 继续阅读how to drop

年末香山

一周以来经常看看,车胎无恙。早起给车胎打气,拔出气嘴,就听“嘶”的声音,渐渐弱化,但不绝于耳。听了十来秒,我把耳朵凑上去,似有若无,难道是我的臆想?长期耳机,耳朵一向很不灵光。想来想去,等等再说吧。等我吃完牛肉面+核桃塔+拿铁的豪华版早餐,收拾妥当,准备推车出门,一捏,前轮真的气亏了。。。来不及内牛满面,准备放气换胎,才发现这条是灌了补胎液的。气放不出来,那就打进去,也许就能自己补好呢?这么想着,打完气,再听,好像没有“嘶嘶”声了,将就着先出门吧。

但事情总是朝着不让人舒心的那一头发展。一路胎压越来越低,快到五环时已经骑不太动了,好在毕灌了补胎液,不能全漏光。费劲的骑到阿仙店,想要换胎灌补胎液,结果,大门紧闭!电话也无人接听,悲恸。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在随后twingle准时赶到,他的大气筒没让我吃太多苦。不过备胎没了,这一路只能拼rp。

昨天我在泳馆里,一边晒着太远,一边看外面的树木被吹弯了腰,心里暗自得意没出门。今天风弱了不少,偶尔阵风,大部分时候都可以怡然的享受阳光。一路骑行,帽子外套都是多余的了,手套也可以少带一双,这种久违的温暖犹如老天的恩赏,唯有恭顺而贪婪的接受才能不辜负之。

常规路线,爬到快活林,翻过栏杆后的起伏,路面覆盖着厚实的一层积雪,旁边树木夹道,树后是辽远的天,阳光从斜上方泻倾泻而下,雪地里反射出一片银光,以致澄蓝的天都失去颜色。这场景让人顿生错觉,香山如此神秘,好似初见。

下水库DH小路,这大约是香山上路况最好的一段下山路,轮着结实的压着土石,颠簸,是久违的幸福感。倒霉的是中间为了躲避路人,失速摔了,正好磕在胯骨上,不疼,就是亏了。横穿水库冰面,有大片露出来的裸冰,twingle很淡定的说:天天都是零下,没问题!爬后山,期间链条又掉到飞轮和轮子之间了,没人帮忙,好在这次没卡太紧,稍微拽了拽,出来了。下后山,路况虽然不及上周,不过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能不带闸的高速路段,扭来扭曲,一切甩在身后。

然后很烦闷的爬回三叉,中间被twingle拉劈了。路口风大,赶紧下山,不想在果园最后路段中了埋伏,因为升降座杆而分心,瞬间撞上了路边的树枝,沉闷的一声,瞬时有点找不着北,发觉脑子还好使以后,担心头盔撞碎了。。。。

回家开,全盔帽檐,三个固定的钉子,只剩一个了。661的质量,不过关啊!

 

最冷的一天

早起,穿着短袖在暖气流动的屋里晃,看外面阳光明媚树影緟緟,有种初春的错觉。于是,就决定出发了。

穿戴齐整,出门,才几百米,脸颊就冻木了,生疼。一路犹豫,什么时候掉头呢?结果骑到旱河路口,脚丫子也没知觉了。

入口和twingle碰头,上周他家刚添了新丁,居然今天就跑出来耍了,我认识的同学都这幅德行,问,怎么不在家看娃呢?曰:有他娘和月嫂,在还添乱呢!

进山,常规路。路况明显比上周好了,能骑的地方更多,不过三段坡还是搞不定,后轮打滑的厉害。所有难点一一推过,躲在没风的小树林里,暖阳充裕,爬坡密集的路段,后背逐渐渗出汗来,可我一件衣服都不敢脱,甚至不敢做过多的停留。

爬到茶棚,twingle说前一日他们就从这里直接下的水库。我向来爱偷懒,于是毫不犹豫,拖着他重走了一遍昨天的路。twingle的雪地技术明显比我高了好几个等级,这条路背阴,雪厚厚一层,可他蹭蹭就下的没了影儿,号称是滑雪的功底。我则是一路后轮侧滑,随时下车,脑子有点木,想着多用前闸,可死活想不起来哪只手应该多捏一些,好像分不出心思来琢磨,于是撞在路边倒地,不过有护具,无妨。推了好些段,终于下到底,最末的陡坡我前一次就没敢下,今天是推着同样滑,几步一出溜,走山的人还在旁边提醒:脚横着走!

下到水库,从冰面上穿过。大风刮过,脸木木的。冰上雪厚,可能有2寸了,卯足了劲儿蹬车可也不走,干着急。想起来九月底,这里水漫金山,两样的光景。

到了南马场水库的牌子,twingle去爬1、2、3号坡,下山和人赴中午的约,我则继续往后山去。

爬去后山的路,雪更厚实了,陡的地方都用推的,好在并不长。而且这次虽然也经常在地上走,不过水泥路上雪并不会从脚腕爬进鞋子里,也不存在袜子全湿的惨剧。我一路还是带着全盔舍不得摘,就怕冻坏了大脑壳。听到一首落在淡水的月光,我是浸浴在后山的阳光里。到了后山入口调转车头,今天的路况着实让我欣喜,好些向阳的路段雪都晒化了大半,看得见石圡的地方都是直接压过不用带闸,偶尔背阴处雪厚些,不过没造成太大困扰。一路平顺的下到底,全不似上周那样狼狈了。

后面就是水泥路爬回三叉,常规路线下山。赶在太阳西斜之前到家,没辜负这最冷的一天。

晚上去游泳,踱着小碎步回家,没头痛。月明星朗,清清冷冷的夜色里,疲惫慢慢占据身心,家,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