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o 2008,Stage 9

本站比赛于早上11:58晴朗的天空下开赛,发车的还剩下181名车手。他们并没有呆在一起多久。Yruiy Krivtsov(AG2R La Mondiale)在出发后不久立刻突围,3km后Cofidis车队的Mickaël Buffaz (Cofidis – Le Crédit par Téléphone) 加入。他们马上建立起10分钟的优势,这种情况占据了本站很长一段时间。

本站唯一的爬坡赛段是在42km处。领先的两位车手并没有过多发力,Krivtsov在Buffaz之前翻过最高点。CSF Group的Emanuele Sella冲出大部队想要夺取剩下的爬坡积分,捍卫他在绿衫竞争上的优势。他在突围的两名车手之后4’50经过。还有30km时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摔车事故。Filippo Savini首先非常倒霉的跌到沟里去。他花了很长时间爬上来,之后又花费了更长时间回到车上。

当Krivtsov和Buffaz第一次经过终点线时,他们与大集团的差距只有1’45,此时骑手们还得绕行23km的一圈。

还剩下20km时,意大利本土选手Paolo Bettini(Quick Step),前一天的冠军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 – Scott)和爬坡王Sella突围出来想要甩开大部队。但Bettini和Riccò马上意识到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但Sella想要放手一搏,他马上追上了Krivtsov和Buffaz。

大部队此刻就在不远的后面,Barloworld的Chiristian Pfannberger和CSF Group Navigare的Luis Laverde掉下车来。更严重的,Cofidis车队的Bingen Fernandez摔倒,无法回到骑行队伍中。他带着护颈被担架抬走。

Sella把另外两个人甩到身后单飞,但此时还有10km,不久大集团把他们一一吞并。之后冲刺集团牢牢的控制了节奏,其中High Road的骑手们占了主导。然而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Mar Cavendish在非常靠前的位置,但他并没有最终夺冠。Gerolsteiner车队的Robert Förster从右侧冲了上来,但Daniele Bennati最终第一个冲过终点,这是他今年Giro的第二个分站冠军,领先Paolo Bettini大约6英寸,“火箭筒”Robbie McEwen第三,Erik Zabel第四。

Giro 2008, Stage 5

第五站是突围最漫长的一站,这主要得归结于赛道的绵延起伏。头42km前往Praia的道路上车手们饱览了沿海美景,之后转向内陆,翻越80.2km处的Fortino。

本站203km,只有190名车手从起点处出发,11:42在Belvedere Marittimo时,经过一夜治疗的比利时人Nick Nuyens (Cofidis)还是离开了91届环意,源于头天在终点前1km处摔断锁骨。

在包括头一公里瑞典人Magus Backstedt(Slipstream Chipotle – H30)在内的几次尝试后,一小组人成功脱离了大部队。Luis Felipe Laverde (CSF Group Navigare), Johannes Fröhlinger (Gerolsteiner) 和Theo Eltink (Rabobank)在17km处突围出去。德国人Eltink之后掉队,而David Millar (Slipstream Chipotle – H30), Pavel Brutt (Tinkoff Credit Systems) 和Francisco Pérez (Caisse d’Epargne) 在20km处成功的加入进领骑集团。

35km处差距已经拉大到 3’28″。

去年Spoleto的分站冠军,哥伦比亚人Laverde,超过西班牙人Francisco Pérez (Caisse d’Epargne) ,第一个翻越了Fortino GPM山脉(Gran Premio della Montagna)。这时已领先6’52″。在90km时,差距拉大到7’20″。经过Casalbuono后几公路正好达到8分钟。

到Polla中间时,苏格兰人Millar已领先大集团7’20″,大集团由Liquigas和Quickstep控制着速度。这时下起了小雨。

在翻越Buccino时还剩下40km。Pérez目前看上去还是本站的粉衫拥有者,而5人的小集团在奋力骑行想保住5’50″左右的优势。

剩下45km时,在Buccino的下山处,差距剩下4’31”;大集团在迅速逼近,但速度并不足以追上前方的进攻选手。此时快步的世界冠军Paolo Bettini看上去极富进攻性。意大利人加入了Liquigas的车手中拉动大集团向前。

最后30km时雨逐渐变大。粉衫看上去有些黯淡了,因为Millar身着全英国家冠军服经过了Pellizotti,这时领先优势还有3’40”.

在距Contursi Terme还有22km时差距剩下3分钟整。Pérez此时仍冲在最前。LPR的车手们因为他们在总成绩棒领先的选手Paolo Savoldelli和Danilo Di Luca,在还剩下20km的下山处冲到了最前。

在最后几公里时,Paolo Bailetti (LPR Brakes) 和AG2R的 Rinaldo Nocentini及Laurent Mangel一起摔倒。

最后3km是一处上坡,5人小集团仍然保有1’42″的优势,他们似乎都可以品尝到胜利的喜悦了。

Raffaele Illiano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察觉到在上坡处自己有机会,此时前面的五人都疲于盯着彼此。意大利人发动了一次短暂的进攻,但大集团的速度极快,他很快又被带了回来。

在上坡的一处发卡弯,德国人Fröhlinger在五人中首先发动进攻,Pérez和更具进攻性的Millar马上跟进。之后有了一段相对的平静,五个人谁也无法突围,大集团在慢慢逼近。最后1km时,Brutt发起了最后致命的进攻,而此时厄运降临Millar。飞速前行的车手链条突然断裂,这另他非常恼怒和极度郁闷,把车扔向了护栏。

Brutt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瞬间,拉开了与其他三人的差距。26岁的俄罗斯人在经过5小时3分钟的奋战后,成功的保住了与Fröhlinger和Laverde的差距。 Pérez 第四。Bettini第五,带领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Scott), Daniele Pietropolli (LPR Brakes) 和Pellizotti 在30秒后撞线。

Giro 2008, Stage 3

本站关键词:突围、摔车、高速度
比赛开始时风平浪静,大部队绕着Etna山小心前行,也许是害怕惊动了火山。
70km时车手们意识到他们应该像分散的岩浆那样,一个兔子集团就此形成。Riccardo Chiarini(LPR Brakes),Mickael Buffaz (Cofidis), Jeremy Roy (Fran?aise des Jeux), Kevin Seeldraeyers (Quick Step), Matej Jurco(Slovakia) 和Pavel Brutt (Tinkoff)脱离了大集团,迅速取得了4分钟的优势。大集团采取了审慎的态度,始终保持2分钟的差距。
今天发生了数次摔车事故,Gerolsteiner车队的Andrea Moletta是第一个摔倒的。
比赛从火山到海边,沿着西西里岛东翼海岸线行进。在还有70km左右时,大集团发生了大规模摔车事故。一个车手撞在井盖上,牵连了他身后的车手。车手和自行车散落了一地。
很快下起雨来,很多摔倒的车手在引导车的护卫下回到比赛中。这群人中包括High Road的两个队长,Mark Cavendis和Kansantsin Siutsou,在他们队车的护送下回到比赛。其中还有四个Saunier Duval的车手,包括Ricardo Ricco,他的左手明显有伤痕。
车手们之后转弯,也就是说开始在岛的北海岸线向西行进,这时太阳终于出来迎接他们了。还有30km时,大集团觉得不能再和前面的兔子玩游戏了,迅速收编了他们。
距终点20km处还有一起更严重的事故,造成了更惨烈的结果。一名Tinkoff的车手前轮滑到,人和车一起飞了出去撞向大集团。很多车手不得不减速,一些只能退赛。CSC的Bradley McGee被救护车送走,怀疑锁骨断裂。
4km前,冲刺好手们开始向前方移动,不想落到后面狭窄、多弯的道路上。Daniele Bennati和Liquigas拉开了冲刺的序幕,一路领骑的Miram车队并未响应,老道的德国人Eric Zabel面对Bennati强有力的挑战没有跟进,他的赛段冠军梦想只能继续搁置。
接下来车手们做渡船回到意大利主岛。西西里岛的3个分站已经结束。第四站全长183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