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之前】骑车这件事,还蛮好玩的,你要不要试一下?

贴在自留地,一个完整版本,后来把前面自我介绍删了

引言:
0.我是谁
一个最普通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没什么天赋,也不努力。十多年的骑行经验,有点小心得,希望和你分享

1.我为啥写这个
这两年眼见着其他户外运动(铁三、越野跑)都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尤其越野跑,大肆抢占着地盘(主要指香山地区),非常不平衡,想要尽自己绵薄之力,推广这个更好玩的户外项目。

2.这篇东西在说什么
如果你想骑山地车了,又有一些疑问,正好看看下面的解答,希望能够帮助你消除疑虑,开始越野运动之旅。

3.给谁看的
所有对这个运动感兴趣的人。或者,你本来不感兴趣的,看了文章,突发奇想,也买了辆车!呵呵,我又开始做白日梦了。。。。

正文:FAQ-主要针对山地越野 MTB

1.我不喜欢,咋办?
好吧,你如果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没办法。我没有巧舌如簧,让你爱上一个人,同理,也没法让你爱上一个运动。你真的不喜欢,那就看个热闹点个赞吧,做观众也是对这个缓慢发展的小众运动的一点支持哦!

2.骑车这个运动,贵不贵?
这个问题就好像:我想请客吃顿饭,贵不贵?
2~3k:ok,你已经有足够的启动资金了,去giant或者merida或者其他正经车行,选一辆你能看的上的又买的起的最贵的车,外加一个头盔,就可以了!然后,去万淘买骑行裤手套,也是必须的。选便宜的就好,资金有限,让我们先玩起来,其他都可以慢慢来!
10k:哎呀,你资金还蛮宽裕的,那可以挑个正经硬架越野车了!其中1~2k花在装备上,头盔手套骑行服风镜背包,合适的配件会让骑行更愉快有趣。
20k~30k:你是土豪,土豪我们做朋友吧!买整车或者装辆行程120~140的AM软尾(重量控制在13kg左右),随你喜欢。其中5k用来买配件,绝对物有所值。

3.我没时间,咋办?
真难办。
一天只有24个小时,一周只有7天,一年只有365天。你肩挑背扛,日理万机,没有时间,臣妾也没办法呀!
不过,如果一周能挤出1~2h,你就能跨上车了!如果有3~4h,你就能试着开始这个运动了。如果有5~6h,ok,让我们来一次严肃有趣的骑行吧!
运动,是一种选择,你不妨给个机会。

4.我有车,有时间,怎么开始?
太好了,你就是我们的目标群体,来加入我们吧!
如果你身边有车友,那很简单,请他带你去骑车。这个运动的爱好者大部分很热情,他们会乐意帮你的。如果的确没有这些资源,那么去自行车运动网站看看,比如东方红(北京),去找找针对新人的活动。或者,你身边能找到专业的自行车店,去店里问问,很多都有自己的俱乐部,每周都会组织活动。经常,车店会有很好的后援条件,是入门的好途径!
以上这几项你都有困难,你又信任我,那么,私信我吧。。。。我会给你介绍一些靠谱的资源,虽然可能很不及时。。。俺也上班,要养家糊口的。。。

5.我不年轻了,还适合这个运动吗?
很遗憾,我也奔四的人了,还在这个屌丝运动里。我身边有不少奔6的朋友,骑车热情丝毫不减。所以,年龄真的不是问题。
超过30岁才开始这个运动?没问题!让我们在基础期多花些时间,把所有基本功课都做好,循序渐进。反正不赶着奥运选拔赛,没有人给你deadline,怎么合适怎么来,对不对?
什么,您孩子想骑车?我们比赛的最小选手只有8岁,让他们一起玩吧!

6.我不想受伤,可以参与这个运动吗?会伤害膝盖吗?
小的擦伤可能在所难免,但是大的伤害一定是可以有效规避的。
户外运动,就算走路也可以扭伤擦伤,更何况骑在轮子上。但是,只要带好了头盔、护具,穿好手套,完全可以做到只有一点点皮外伤,不至于伤筋动骨。事实上,我骑车十多年里,还没摔断过哪里。当然,也的确有很多严重的事故,但那些大部分是在挑战自己极限时造成的。成年人,知道自己极限在哪里,知道哪些是自己无法承受的,就完全可以避免严重的事故(在大马路上飙车被汽车摩托车撞不在此讨论范围)。
对膝盖的伤害,是的,有可能,但完全可以避免。事实上,骑车对膝盖的冲击是很小的,也就比游泳稍高。掌握正确的骑车技巧,对膝盖的伤害可以微乎其微。

7.我不想晒黑,可以骑车吗?腿会越来越粗吗?
不晒黑,嗯,有点难度,但还是有可能的。我见过姑娘们爬山,把自己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就露一对眼睛的,跑步的姑娘也有这么干的。骑车,至少我自己不乐意。主要是太热了太闷了,我受不了。如果你的忍耐阈值高,没人拦着!
如果你没那么介意,那么多抹点防晒霜就好啦!资生堂那个安耐晒,SPF40哦,俺一直在用哦,还不错哦~
骑车会把腿骑粗,这绝对是个误解。短跑运动员肌肉发达身体强壮,而马拉松选手都骨瘦如柴。同理,场地车选手的确有非常发达的腿部肌肉,但那是需要针对性训练的,不是随便骑骑就能达到效果的。实际上,职业山地车选手,个个体态轻盈,肌肉匀称,线条凹凸有致。
骑车会强化臀大肌,令臀部更紧实,是很多姑娘梦寐以求的。俺当年还在俱乐部效力时,队友小姑娘经常抱怨:屁股太大了。俺们都教育她:那叫翘!
俺自己,骑车十多年,体重基本没有多大波动。俺腿的确不细,不过那是高中打球造成的(那时候俺已经是个很结实的孩子了!)。

8.我体育从小就很差,也能玩吗?
我身边不少朋友,中学体育不及格,比如1500米跑不下来,引体向上基本0分,他们现在都玩的很开心。有些人,工作几年几十年后发现体检结果已经恶劣到影响正常生活的程度,于是开始骑车。他们中,有的甩掉了30斤体重,有的减掉了脂肪肝,体态康健工作愉快,让同事朋友们大跌眼镜。

9.我努力骑车,技术上能骑到什么水平?
嗯,天赋这个东西,因人而异(掩面。。)。但如果你到30以后才开始这个运动,那么,在技巧上,你恐怕很难达到炫目的程度。
不过,跟自己比,每年有一点点小进步,不也很好吗?又不参加红牛速降赛,需要对自己要求那么高吗?
就自己而言,开始在山上骑,哪儿哪儿都不敢下,哪儿哪儿都觉得惊悚无比。慢慢的,建立起新的认识,觉得:这个坡道还好啦!这个弯也没那么难拐吧!这个路没那么陡啊!现在,大部分路线都能下来,经常在路人的惊叹观摩中冲下去,满足感爆棚(然后就翻到沟里去了。。。)!

10.骑车之后,除了锻炼身体,我还能得到什么?
a.扩大的社交圈子;
骑车是个群体活动,虽然有时候一个人,但更多的时候是和一群小伙伴们一起的。不仅可以相互照应,还能切磋技艺,探索新的路线,何乐不为?大家来自各个行业各个地方,聊天也很有趣,扩大了很多眼界。
b.增加生活乐趣;
最开始那几年,没事就研究各种新产品新技术,YY各种新装备,对各种赛事新闻各路明星都充满好奇,经常讨论自行车相关所有见闻。经常从周中开始就规划,周末想去哪里骑车,去看哪些时令风景。平时会看一些技术性书籍,和人讨论琢磨各种动作,生活非常充实。
c.提高自信;
经常在路人的观望叫好声中完成一些难度路线,并且经常被喊大学生,这种赶脚,你试过就知道了!

以及,对我自己,得到平静。
生活变化太多,风险和不如意是常态,但回到山上,就能无比平和的面对一切。我穷,不好看,啥都没有,but,在山上,这些都无所谓呀!我享受这段非常私人的时间,认真的流汗,爬山,定神下山,听虫叫,看日落,甚至仅仅是,看一粒尘埃在空中漂浮。这种宁静,并不易得到,我总,敝帚自珍。

11.我能骑到多少岁?
我想说70,但是,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我说这话你信吗?国外公路车骑到七老八十比比皆是,但是山地车,这个运动仅仅诞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还很年轻,所以也没有太多可借鉴的案例。
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过30年,我再来回答这个问题,会更令人信服!

12.回到最基本的问题,你为什么喜欢这个运动?
这个不应该算在FAQ里,算是夹带私货吧。
不要问我为啥喜欢,这就好像问:你为啥要吃饭睡觉 一样,没有意义。是的,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和吃饭睡觉一样不可或缺,已经不是:你从中得到多少乐趣 的问题了。
所以,我真的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才思拙劣,文盲一枚,恕我无力了。

尾声:
谢谢您看到这里,证明是真的有兴趣。那么,不论如何,开始骑车吧,他真的很有趣,会是你一辈子的好朋友!

夜袭东山村

k哥说备战港百,要夜爬香山,路线提到东山村,心里咯噔一下。随口问了几句,最后想想,装备不足,兴趣有限,算了吧。

结果第二天早上k哥开始狂轰乱炸。

“没有羽绒服?我借你”
“没有头灯?我这里有仨”
“走的慢?没问题,我们不跑,就是走路”
“你的体力,肯定没有问题!”
“晚上出来走走,大伙儿聊聊天儿,多好啊!”
“要不要接?衣服放我车里!我可以把车钥匙留一把给你!”

招架不住这阵势,那好吧,走一圈。 继续阅读夜袭东山村

何贤记

头天夜里2点有人敲门,砰砰砰,砰砰砰。。。。
不理
砰砰砰,砰砰砰。。。。。
忍了半天,继续不理
砰砰砰,砰砰砰。。。。。
实在撑不住了。
“谁呀?”
“哦,走错了。。。”

冒冷汗,很久没有的恐惧感蔓延整间屋子。辗转到4点才重新入睡。
头天晚饭,还有人提醒,出门要住3星以上旅店,不然夜里可能有人敲门。
这是在4星的酒店里,10层。

台州机场小的只有一个check柜台,登记牌上没写登机口,进安检目测,只有一个。

回来的晚餐,两个人吃的很欢乐。

我们一顿朵颐,开始对进进出出的美女品头论足。

一个行色匆匆的高个美女经过,我一个眼神递过去。
“好有气场”
“那为啥觉得有气场呢?”
“不知道唉,知道不就自己也是了么。。”
“好吧”

“那个美女穿那么少,她真的不冷吗?”
“人家出门就上车了”
“可是车刚启动还是很冷啊”
“没准人家上出租呢?”

你看,穷人总爱瞎操心,思维还特别狭隘。

“你看,那个姑娘,走路姿势”
“咋了”
“就是跟好多河南(荷兰)姑娘一样”
“啊?”
“你知道,河南人都很高,所以她们一般不穿高跟鞋,但是有时候,有些人会穿,走路姿势,就变成爬的了。。。”
“啥?你说哪个pa?”
“crawl。我问了我身边一个男同学,他也同感!”
说着说着,我俩已经笑翻到地上去了。。。

吃饭点了一桌,我忘了半只烧鸭也满满一盘,吃的瞠目结舌,最后不得不打包。烧鸭120个赞,避风塘系列和炒河粉都差强人意。

不过,就单单为一只鸭子,足可以保证回头率了!

祭奠果快

下午办公室仓皇出逃,天色尚早,临时起意,去西山。没想到,新年第一次西山行,居然不是在轮上。

其实今天风很大,五环上车被吹的飘忽不定。不过西山向来是个避风港,林子里走,风从树梢略过,人在下方游弋,好像平行宇宙。

上次来徒步还是2年多以前。那时我刚出院,可能残留了某种过敏症,稍微出汗,皮肤就像针扎的刺痒,骑车这样要求瞬时大功率的运动完全无法适应,只好改走路。

溜溜达达往茶棚走,出了果园就没再碰到人,低头也看不见车辙,甚至连一只山鸡野兔都没有。果园出口附近瞥见地上一个洞口,可能是某种鼠类的,突生歹意,四下张望,般起一块石头挡在口水,遮住了2/3,准备周末再瞅瞅,会不会有位移。

这几年跑山的同学逐渐多了起来,装备精良,速度惊人,身边也不乏这样的朋友,包括好些双修多修或者纯为交叉训练的,甚至当年叱咤赛场的Darren同学。看上去,这个朝阳运动在中国的发展速度远比山地车迅猛。我在5、6年前因为时间紧张,又不爱撸台子,为应付比赛不得不在深夜跑步权作交叉训练。虽然没有正经训练过,但经验并不算少,跑量也有累积,可零零散散这几年的路跑下来,怎么也找不到乐趣。据说跑山会有别样情致,可惜我对山路的感觉完全是用车轮来丈量累积的。用大腿膝盖脚踝来制动,上山节奏单调,下山缺少强烈的紧张和激素喷涌。好吧,结论永远只有一个:too lame but MTB!

在茶棚回望,西边的太阳掉到山的另一边,只剩一抹橙红。Dawn on the hill,这应该是nico同学最欢喜的时段。很多年前我就在这里看黄昏,不过多是在夏日,有虫鸣,有凉爽的风,更绚烂的色彩。想来,很多事情就在昨天。

从果快老路下山。注定是个悼念之旅。

是的,他离开我已经2年多了。从十多年前初见时的懵懵懂懂不知所措,到某一天创造出爬山3系的成绩,被喊一姐,可惜离通关还是很远。那时总安慰自己,机会还有许多那么多,来日方长。直到有一天,犹如春花冬雪,他迅速消失不见,许多只能定格在记忆里。

一路打量,试图记起每个弯道,每个难点,每处落差,每段无法逾越的关口。我不得不承认,记忆的衰退远比皱纹迅速,并没有肉毒素来伪装。除开一些残留的大石头为佐证,很多细节已然模糊。我曾经最好的催眠良方,从入口开始,在脑海里模拟一遍爬果快,这个游戏慢慢荒废了。

下山路上,月亮慢慢爬上来,大而饱满,这天正是十五,小寒。美好的事物总在迅速消弭,再难寻见。

或者唯有月光,每年都会如期来到,时近时远,又不得亲昵,只好遥望。

周末香山(Apr.13)

十点十分赶到,西四环到香山一锅粥,于是做公交来的青蛙就迟到了,十点半才出发。没多久就发现后拨高位限位不对,链子不停的往飞轮里掉,不得不时刻停下来拽链条。推了一路到空场,抓着老刘帮我调好限位,终于不掉了。老刘上坡很轻松,于是我变成了最后一个。

三台阶,茶棚,在我的极力鼓动下爬了鬼笑,之后荨麻路后山。可惜下荨麻路继续磕磕绊绊,乱七八糟。后山下的凑合,结果在中间爬坡难点,nico扎胎了。后面跟着帮主,不知道今天车出了啥状况,一路慢慢悠悠的。

水库抗车上去,大家走123,我一人取道黑陈路三叉上去,比大部分人都快。再爬一遍鬼笑,下到快活林,去墙根的路上,nico很潇洒的在路边蹦了一下,立刻扎胎。谁在旁边说了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下墙根,宽把的确操控性更好,可惜刹车不趁手,摔了一跤,后腰着地,擦破了一块,不太大。中间看到树枝上挂了条裤子,后来才知道果然是我们的人丢的。。。陡坡想了想没下,推下去的。后面的大包,nico特意停下来飞了一遍。然后顺利下山,大家在珠帘推杯换盏。我被老刘指派为回家司机,还好最后安全完成任务,中间4档起步一次,末尾停车时熄火。

坐地铁回家,结果又饿了。。。。。

清明小五穿越简记

周六天气很好

到了夏源每年都住的小旅店,老板娘说:又来啦!她居然还记得我,差不多2年没来了!晚餐火锅加驴肉猪头肉,早餐还是河洛面,都不好吃。nico同学说,俺们那嘎达是猪肉制品产品,俺们也是猪哪里都吃!不过这厮显然没吃过猪血。晚饭后三个人在街边走了一圈,讨论了一下,这地方真是没啥可逛的。可我连那年的澡堂都没找到。。。。。

第二天早上车开到草沟铺,装车,开骑。一出门就是爬坡,还好这段是铺装路面。走着走着,跑步的人就跑丢了,小马蛙总去追回。下沟,起初是个技术路段很有趣味,没多久就进入河滩,大小石头遍布,悲催的,这段居然有15km!我摔了无数次,最后座杆螺钉断了,推车走了很长一段才追上大部队。大家修车无果,于是郭伟很坚决的和我换车,一直到晚上回到驻地,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从沟里出来不多久就是飞狐山庄,可惜今晚不在这里休息。郭伟的车把立太长,得够着骑,变速也有问题,真难为他怎么骑的。爬公路,路过无数个蝴蝶谷隧道。最后拐上新路,爬坡有点陡,好在不算太长。因为换了个不 熟悉的V刹车,下山又是无数摔,其中一处路上有大车压的印,很深,我一边默念别摔别摔一边就从车头飞出去了,头盔重重的磕了一下地,摔了几道裂口出来,还好人没大事,小拇指被挫了一下。 继续阅读清明小五穿越简记

羊圈路VS遭报路!

周六和老炮们上山。爬山总体正常,z同学表现神勇,第一次把果园最后的长坡蹬上去了,这厮第二天又征服了水泥路之前的小陡坡,于是一路得瑟。我换平踏以后都没觊觎过任何难点,现在但求不摔pp。蛙总的车被友人换成了750的宽把,热血沸腾非要上观佛,我完全记不起来上次上观佛是哪个季节了。下的磕磕绊绊,手扶地一次,其他没有大失误。继续去模北,z同学在最陡的坡上停下来,我猝不及防,刹不住的节奏,只好右边身体着地,用肩膀和全盔减速,肩膀一片淤青。。。。。后面的下山依旧是自虐的马沟路,原来老炮们对上面的S弯都毫无惧色,我完全没看到他们已经下到底了。z同学试了几次,只是把其中一个弯攻克了。后面的树门,老章提示要首先切大弯,再拐过去。我试了试,被卡在树中间。下到小桥之前的某段坡路,上山时看李大师的公子轻轻巧巧的过去,我被z同学传染,现在反而次次撞树。。。。。安全的下山,阿弥陀佛,好在已经鼓出来内胎的前胎没有被扎破。 继续阅读羊圈路VS遭报路!

周末香山(Mar. 17)

周六本来一个人,在山脚下碰到老章,于是等老炮们一起上山,行程热闹了不少。一路走走停停,又在快活林等帮主青蛙,在所有休息点聊天闲扯。我已经想不起来上次和老炮们这么悠然自得的骑车是什么时候了。过于热烈的阳光,一下把人从冬季拖入夏天,我不得不改成短裤。尽管空气并不好,能见度不理想,走山的人特别多山上不清净,但在一个瞬间,我还是感到了离我甚为久远的平静和舒适,不依赖任何人或事的安详。

忙活了一天,结果周日,因为约了国际友人,前所未有的早出发早上山。因为国际友人骑的是蛙总的sb66,z同学还特意解释了一下sb在中文的意思:stupid bitch。一开始对方还听成了super bitch,于是又重复了一遍:stupid bitch。

山脚下出发是六个人。我对新车还不够熟悉,爬山经常齿比太大。新换的是两片盘,小盘28齿,比之前的22齿大了快三分之一,我开始没明白过来,同样的档位怎么今天就蹬不上去呢(周六太休闲了更没注意)?帮主青蛙自不用说,国际友人我也一路看不见踪影,就连z同学也把我比的没脾气,他几处陡坡都上的比我利索,好像吃了大力丸!爬山走了右手边,一路艰辛,小桥出口的陡上冲坡再次失败,我看z同学是压着台阶下的,dt的紧。

三台阶上脱腿套。虽然阳光不如昨天热烈,短打扮也是足够了。走山的人跑山的人都不少。和国际友人交流,他们那边显然更多人跑步。不过,人家的个人经验,都是跑步人接触到自行车以后觉得后者更有乐趣,不像我们的天才儿童,弃明投暗,匪夷所思。

拦车杆下荨麻路。我上一次下这里还没换胎,在坡上控制不稳直接滑到。今天虽然还是不适应刹车,但至少不会无故滑倒了。在荨麻路之前最后一个陡坡,因为刹车不顺手,一路在失控的边缘,好在没出意外。

荨麻路,依然是看不到其他人。这次前一段有些快,结果右脚撞在石头上,鞋头破了!invo8看来不如锁鞋结实。后面下的有阴影,离流畅差很远。

爬后山,很累,大半体力都耗光了。按理早上吃的不少,这会儿已经独自咕咕叫了。和国际友人讨论了一下佛卡夏,这东西也算意国特色,伊很严肃的跟我说:这个不是面包!

下后山之前,我特意检查了车子,打开后避震,前叉确定是150行程,才发现之前爬坡一直用了这个档位。对右边的旋钮有点恍惚,某种声音突然告诉我:顺时针到头的设定是调回弹的,这样是对的。这无疑是悲剧的前兆。下后山,前面还好,虽然控制不好,我通通归咎于不习惯刹车。结果,在中间路段,我沿用昨天的风格,少少的带闸高速下,路面回馈给我剧烈的颠簸,直接被颠下车,在没有撞到任何地方的情况下摔倒在地面,胳膊和屁股着地,猛烈的冲击下全盔biu一下第一次被甩下脑袋(嗯,我没有系带子的习惯),振的头晕。

我很快爬起来。蛙总跟在身后:“你太快了!”我摆摆手,是有点快,怎么这么颠呢?手臂上有一块擦伤,没出血,但是疼。因为是直接拍在地上,没有撞到石头或者树,并没太大的伤害。怕大家等太久,赶紧接着上。在最后一段碎石路之前,前胎硌破。z同学陪我修车,再次检查,才意识到前叉被锁死了。。。。。硌破的眼太大补胎液不管用,只好装内胎。

下到底,大家伙儿已经等了半天了。我检查前胎,国际友人指着硌破的地方:内胎都出来了!得补上!悲剧的是,外胎里全是补胎液,这个工作相当棘手。于是国际友人和z同学一齐动手,擦掉补胎液,补外胎。是的,我已经吃尽了真空胎的苦头,特意买了大号补胎片。满手都是绿色的液体,两个人很尽责的帮我收拾干净,pia上补胎片。

耗费了相当的时间再出发。扛车上水库大坝,骑回三叉。蛙总有事先下 山,我们一行人则在我的撺掇下选了马沟路。后来才发现,我们没一个人能把路认全的。

马沟路很凶险。很多的连续胳膊肘弯+大落差,以及遍布的乱石,我一大半靠推。z同学和前一次走时已经是今非昔比,之前某个试了7、8次未遂的地方,今天一次成功,着实让我惊诧了一番。当然,真正让我们惊诧的还是国际友人,若干处我认为无法顺利通过的地方,他看了一遍,启动,一次成功!我呆若木鸡的杵在一边:真乃大神也!童子功果然不同凡响。后来回家看照片,伊在下坡时重心控制的相当完美,绝不会过于靠后,大部分时间都在车子中间。单就重心调整这一点,就是再骑n年恐怕也很难做到。

后半段照例会认错路,好在都及时调整。中间认出了宇科堆的某处下坡路标,z同学勇猛的一次搞定。我胆子小,完全不敢尝试。之后汇合到周六下坡的路上,某处树门,通过的同学一般需要在树中间停顿调整才能通过,比如蛙总和z同学。只有国际友人,伊摆了摆车,毫无停顿的通过,又是叹为观止。

之后回到主路,大家下的不算太快,结果在小树林里使用高级外胎的z同学又硌胎了。twingle同学归结为胎压太低。补了很长时间,今天一路都不顺利。

结果回家路上,z同学又发现自己后胎瘪了。果断换新胎。

结果回家以后,第三天,发现z同学的前后台都瘪了。

编织密度120的高级外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