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东猴顶-D1

国庆前几天我提议去坝上,帮主只说随时都好,此后悄然无声。

我一再催促,9月30日终于确定出行。突然,报名的同学们就像隐秘繁殖的地鼠,从每一个角落冒出来。噼里啪啦,攒出十几人,6、7辆汽车,穿越史上之最。10月2日出行,浩浩荡荡9辆汽车,19个人,18辆自行车,再加一条狗!

好在路线成熟,不用担心体力。两天住在同一个地点-丰宁大滩镇四合泉乡,行事便宜。

躲避拥挤的高速,每年经过的盘山路逶迤凌厉,司机们都开得汹涌生猛,然而抵达时早已万家灯火了。大滩早已不再是当年的灰头土脸,如今平整的铺装路面直达村口,一座座新修的农家院、阔绰的三层度假屋,霓虹闪烁。我们入住的逍遥山庄,当年是第一家店,年头太久,设施落后,早已失去了竞争力,只剩我们这些多年来的老主顾。

夜晚的烤肉party,我趁小盆友们不备,放了罗密欧与朱丽叶骑士之舞,大家酒肉正酣,雄浑的曲式,头顶星辉熠熠,聊了半晌才有人发觉不对:这放的是什么!

第二天的路线是三叉林厂、千松坝、好汉坡,都是老路,难度集中在后半段。四合泉海拔1600米,深秋,早晚寒冷刺骨。然而白天有热烈的阳光,无风,骑车舒爽怡然。

路上景色当然是一如既往的壮丽,大片的草地,馒头坡,远山上点缀的白雪皑皑;爬坡当然也还是毫无悬念的。。。。苦闷,然而多了几枚不常穿越的小盆友,画风骤变,“紧咬牙关往前冲”变成了“吃吃喝喝秋游行”。爬完第一个小坡,尤总就从25L的神秘农场背包(此处有广告,Mystery Ranch Scapegoat25L徒步背包,节后请在亚马逊中国上查询,有促销!)里变出了炉头、气罐、摩卡壶、咖啡粉,在我质疑没有粉锤的须臾,他又掏出了分装的鲜牛奶:现煮拿铁!我抢了一杯,味道略淡,然而有360度山景裹挟,清风拂面,我一边咂么嘴一边抒情:味道好极了~

进入三岔沟,一路放坡。虽然是世外桃源,但小路泥泞。不断pump加速,在斑驳的光影里穿梭,大块大块的泥巴溅到背包上、屁股上、衣服上、眼镜上,偶尔,进到嘴里。幸好这两年环境保护林场不让养牛了,然而还是保不齐有没有陈年牛粪。一路都是黝黑的泥巴地,土质肥沃,不能继续遐想了。。。

最头疼的,一路都是小水坑。头疼涉水,能避则避,或者慢慢蹭过,鞋面略微溅水。广大充满童趣的小盆友们,个个兴奋的加速、起飞、冲向水坑,哗啦啦甩起几米的水花。如果这是跳水比赛,他们个个都要被扣光分。然而个个都乐此不疲,鞋全湿又怕什么。

路过一片大草地。很难想象,在延绵深邃的群山之间会藏着这么大一片平坦的茵茵草地。碰巧旁边有自驾行者的营地,又碰巧,他们的足球就在账边。男女同学们瞬间满血,开始了穿帮足球赛。大家满场飞奔,传接球,毫无疲倦,静谧的山川间突然爆发出欢呼雀跃。我很鸡贼,一边吃糖一边等着看笑话:待会儿爬坡,你们可别埋怨乳酸堆积!

最后的千松沟爬坡,队伍迅速分化,我是埋头骑车派,至此再没见过后面的游山玩水派。他们据说在各种摆拍,摇头晃脑唱着歌就把坡爬完了。千松坝林场1999年才开始建设,短短二十年,挺拔的松树、杉树,就像山川的羽绒被、密密匝匝铺满山头。作为“塞罕坝”工程的延续,张家口塞北和承德丰宁千松坝、围场御道口三个林场,到2021年之前,森林面积要提高到72%。从前那些牛羊,想来是伴随着申奥成功而逐渐消失的。

爬上老掌沟山顶隘口,我水精光。没想到经过的越野车主动停下来问:要不要水?随即留了5、6瓶农夫山泉给我们。龙龙又分了我一小袋蜂蜜,水足糖饱,直接摆了个大字型,和旁边驻足的山雀一道,看浮云飘过,青山巍峨。

最后的好汉坡只能全程推,吃力、步履沉重,不时有越野摩托轰着油门呼啸经过,他们一遍遍的挠坡,再下来,马达的轰鸣像猛兽嘶鸣,雄浑刚强。我猜金总的电动要踩上去也很费力,毕竟一旦停下来,再上车就几乎不可能了。

好汉坡顶,大风狂舞,然而后面的慢队仿佛凝固,我们索性先下山。一路宽阔的八车道,风声呼啸。飞驰过雪地、松林、草原,我们在另一个世界,萧索的生活在万里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