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山地车,下半场

没带车,直接腿儿着爬山。平时看三姨他们跑山,3h不到跑完20km+,我今天一路没偷懒,平均心率140+,最高心率动员到了180+,2h只爬了11km。
我认真的比较了,单说爬坡上山,走路(没跑)比骑车快。
山地车是一个和公路车很不一样的项目,也完全不同于跑山。山地车最困难的,是一路都在间歇运动,很多个小坡,走路不觉得,骑车却非常艰难。因为走路并不需要一条连续的路线,树根、石头,小沟,只要不太宽不太高,双腿其实是没有太大难度的,跨过去就好。可轮子怎么跨呢?

除去良好的心肺,山地车还需要强大的力量、精准的控制,以及面对失败的勇气,缺一不可。
这种短时高扭矩,很像二极管的一个参数:Maximum Peak Pulse Surge Current,最大单次脉冲冲击电流,手册里都会标,PPM。不过一般来说,这种冲击都是一次性的,主要依靠PN结面积等等来抵抗(对,此处主要用来显摆我的专业性),在恢复平静之前,并不用考虑下一次,器件有足够的时间消解压力(散热)。
但是骑车爬山,一路有若干次这种PPM。间歇训练是最痛苦的,心率根本降不下来,乳酸一直堆积,人像死鱼,在垂死挣扎。
一路爬坡,最高心率被动员到了180+,如果骑车,这个数值肯定更高。
当年我在大小自行车赛也算风光过一阵子,大大小小的奖拿了不少,也见识过真正高手(奥运冠军)的出神入化,高山仰止。我的身体素质其实不算太突出,力量偏弱,不过有一项还算不错:高心率下的持续输出。190+平均心率坚持40分钟,185+平均心率1h以上,这些都是比赛时创造的。当时没觉得太痛苦,不过总是一低头看表眼前就一片黑,得摸黑骑十来秒才能恢复。
所以,比赛最激烈的阶段,只能偶尔低头看表。
其他所有运动,我都没办法把心率动员到这么高,坚持这么久。
喜欢,首先是身体说了算,根本和大脑无关。
前阵子看超级巨星,说服力远比不上摔跤吧爸爸。问题其实是出在了编剧上,我不信没有宣发团队一个自拍自演的视频能风靡YouTube,也不信一个制作人能被毫无专业经验初次进棚的小歌手感动到重新做人,更别提拿了MVP的女歌手能跑上台说这个奖我真的受不起应该给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这种假,很像消失的客人。
这个片子,其实是为摔跤吧爸爸买单。阿米尔汗的创作力不能持续透支,但至少我还欠他一部三傻。
那两部对我来说,是真实的故事。只有真实,才能让我抛去理性,不去分析技术性问题,直接感受到情绪的宣泄。就这一点来说,DUNKIRK也做到了。
还是身体说了算。
去年(农历)我看的片子不多,华语片首推无问西东。国际章和晓明哥故事里,那个师母的角色,一眼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复杂。
她不是坏人,她有执念,觉得付出了就应该有回报,她爱她的丈夫,不惜忍受冷暴力,只为和他在一起。但在生死大义面前,她做出了选择,承担责任,洗刷罪责。
当文艺作品不再把人物用好坏来区分,向大众展示出人性的灰色地带,才有了真实的力量。这个灰色,不是五十度灰,那个灰!
比利林恩,其实展现的就是这种灰色地带。李安想借助最先进的4k技术,让大众“感同身受”,然而,吃瓜群众会被《辛特勒的名单》的悲天悯人感动,会被《钢锯岭》的上帝化身激励,他们习惯了一定要在影视作品里找到英雄崇拜,一定要被超人鼓舞,但是,他们不能接受,原来大英雄也要在家长里短琐碎的生活里变成他们讨厌的邻居、懦弱的小人物。
大众希望有英雄,被拯救,这是他们看电影的心里诉求。
于是,这个春节,做了好多个偶像,不同款,任君选!
李安和诺兰,都是真正的大师,他们或许会有一个很炫酷魔幻的故事外壳,但中心从来没有跑偏过。大卖的Pi,一层一层包裹,他把内核藏的很深,普通吃瓜群众即使没get到,也一样因为甜蜜的果汁迷醉。
或者即使你以为get到了,反正,那些是脑补出来的情节,片子里没有画面呈现,你不会不舒服。看完电影,还是能够高高兴兴的走出来,继续为片子打call,鼓动你的亲戚朋友:这个片子很好看。
Pi的确票房丰收。
知乎上有一篇林恩的观感,一个维和士兵,看完片子,整个人都烦躁不安,后来找个没人的地方狠命抽烟,稀里哗啦哭成狗。
“你的荣誉是集体的荣誉,你的噩梦却是你一个人的噩梦。”
因为他和男主的经历有高度重合,他完全能get一个伟大英雄的形象对一个普通年轻人意味着什么,要牺牲什么,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伟大是瞬间,虚情假意贯穿始终。
李安以为依靠4k,120帧,能唤起普通人的共情,他显然高估了被安慰奶嘴喂大的一代人。
参观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可能有人会开始抵制日货,拒绝日本文化(如果不是动漫迷),这些属于理性反应。在汶川参与过救灾的战士们,他们很可能需要心理治疗,这些是生理反应。
感同身受,大概是把之前自己的某段经历挪到这个情境下,完全一致,才能真正通融。习惯了玩手游在网络上做键盘侠的年轻人,能够挖掘的情感储备有限,很难找到类似的桥段。
他们并不需要真相。他们会在需要心理治疗之前,拒绝负面情感。
所以,林恩的票房当然扑街。
扯远了。
骑车爬山,几乎是在本能的驱动下,我迅速达到了体能的天花板。之后,如何提高上肢、核心肌群的力量、如何调整身体位置、如何选择路线,面对新挑战,就成了进阶的关键因素。
这些,除了蛮力,很多时候是需要动脑子的,所谓知行合一。
这其实和一枚工程师的工作很相像。要有厚实的理论知识,也得能动手,融会贯通,了解生命周期的一切,工艺、制程、品控。
我喜欢这样有挑战性、需要动脑、不断突破的运动。所以,山地车会继续陪伴我很久,很久。
2018年,下半场才刚刚开始,请多关照。

《2018 山地车,下半场》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