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年终总结

过去一年,我经历了一场迅速的职业变换。

换城市,换工作环境,换行业。起先的伙伴,开头还信誓旦旦说马上会过来,转过来就没了踪影。我开始有点慌乱,一个人到新地方谋生,全无把握。后来也就想明白了,本来就是独自打拼,到哪里都不可能依靠谁。新工作开头就不顺利,行业的转行带来的是从思维模式到行动力的彻底重构,为了尽快适应,我把休息和娱乐降到最低,心无旁骛的工作。

然而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的工作始终没有气色,不得其法,同事冷漠,老板渐渐完全对我无视。无数个忙碌的日子,我一边奔波一边对自己说,其实,不过如此,我不会被逼的从楼上跳下去,大不了就是走人,不过如此。。最痛苦的几个月,我突然变成了超人,白天从不打瞌睡,不管晚上睡的多晚,白天也绝不会瞌睡,代价是精力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沉重。

这段工作以我的最终败北结束。好在最终有个不错的交代,我留下了一摞改好的图纸,这些是过去几年早就应该然而始终没有实现的改进。回到北京,长抒一口气,大块石头终于不再压在身上,我继续花了2个月时间完成了收尾工作,没有回报,也不指望被感谢。主要是因为对当时我上手的迟缓,心怀愧疚。老板后来还经常寄点小东西,国庆以后来京还一起吃饭,完全忘了当初他如何给我白眼。不过身为一家之主,他的行为完全符合多年的经营模式,我并不记恨。

这段工作给我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我学会了不计回报的付出,学会了看重长远利益,学会了从其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学会了有可为,有不可为,然而,始终应该敬业,这是基本点。

夏天回京,作为在家工作的调剂,开始接手打理公众号。开始做的吃力,不知道该发什么该写什么,后来越来越熟练,积少成多,半年时间发了不到100篇。这种毫无报酬的工作其实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开始在家办公还算充裕,后来上班,时间顿时捉襟见肘,我只能在上下班路上考虑主题行文,回到家喝一杯牛奶,马上开始敲字。等到有时间去做饭吃饭,经常已经是十一点了。这种小众的体育类公众号,我本身不会任何营销,也不齿用任何引人眼球的方式做宣传写内容,看的人始终只有一小撮,并无回报可言。然而,正是这段时间密集的发文写字,我第一次把长期以来写blog的习惯慢慢转换为一项工作技能,虽然我不准备以此谋生,也的确欠火候,然而,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却给我带来巨大的便利,我可以略带情怀的表达思想,能够很容易让他人理解我的概念,还带一点煽动力。

另一方面,我也渐渐理解了,有些人喜欢,就会有人不喜欢,不能强求。而始终真诚,是最基本的出发点。真诚不可能伪装,时间长了很容易露出马脚,而发自内心的真诚,总会有人理解并感激。

这种不计眼前回报的付出,让我越来越感到,生活这本书的深厚和魅力,让我有了对未来有了更大的好奇心。

年末转到现在这家公司,从开始就充满了各种狗血的情节。入职后的几个月,我又回到了处处受挫的状态,薪水少,工作时间长,压力大,环境差。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轻易带有偏见,盲目自信,乐于贬损他人,还好,我没理会这一些,依照自己的理解,按部就班的做事情,一步一个脚印。

这段痛苦的时间暂时有了一个不错的转折。升职加薪,回到我应该的位置,正确的方式做事情。这仍然只是开始,还会有无数困难。在职的时候始终敬业,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最重要的一点,我始终热爱骑行,他慢慢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好像多出来了一张嘴,不断索要,获取满足。我很确定,我的最大梦想之一就是骑到80岁,这理想渺小而伟大。为了实现他,我需要更努力的工作,用力生活,甚至是放弃眼前的一些骑车时间。

80岁还有那么远,我并不急,慢慢来。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2015年,年终总结》上有3条评论

  1. With havin so much content and articles do you ever run into any issues of plagorism or copyright infringement?
    My blog has a lot of unique content I’ve either created myself or outsourced but it looks like a lot of it is popping
    it up all over the web without my agreement. Do you know any techniques to help reduce content from being
    ripped off? I’d certainly appreciate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