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隔了好几天才读完南康的故事,浮生六记和等你到35岁两篇,看的糊涂。
原来以为是婚后出柜,后来才发现是婚前男同转为直男,结婚。半天才绕明白。

文字全是克制的伤感,弥漫开来深重的绝望,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我们普通人,天然常驻阳光里,谈笑好莱坞某某明星出柜,男男女女秀恩爱,甚至政治大佬的公开,好像这些已经是社会常态了。
在伟大国度,这应该是幻象。

好多年前那部蓝宇造出了两个影帝,后来这个题材的片子还有有影响力的吗?这始终是社会阴暗面,鲜有主流媒体对准镜头。我对这个群体的关注甚少,不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悲剧肯定无数,知乎上看到的能成功移民去阳光里的,都被上帝眷顾着。我想都应该是个例。

南康的故事里,从此过上正常生活的另一位主角,同样也没有错。异性恋里的各种背叛或者仅仅是七年之痒感情变淡,在同志世界完全类似,更何况还是社会家庭多重重压下的决定,没什么需要指责的。这个故事,如果写成为了满足父母众望走过这步,会不会没那么可鄙呢?

有人怀有执念,有人能够变通处事,都是世间万象,优胜劣汰,万物法则。自己的标准并不一定适用于他人,哪怕是亲密伙伴,莫不如此。
但是社会如果能够更进一步,给不妨碍他人的个人行为以生存空间,不再对个体施以举道德传统之名压个人欲望之实的暴力,宽容对待与祖训相悖的言行,不扣上异教恶徒的帽子,将会是多么可爱的一种存在。

有次友人评论某某是个好人。我笑着反问,那么什么是 好 呢?这真是个模糊的字眼,像个巨大的护身符,掩盖了其他一切细节。

前几天听闻的旧事,轻言巧笑,从他人嘴里说出来,当时即使心里翻涌,也只是盈盈又喝了一杯酒。“7号!”那晚的酒不论几号都太甜了。

等你那篇,读到最后眼圈也红了。
虽然好多时候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配一首列侬的imagine,祝活着的人如愿。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