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东山村

k哥说备战港百,要夜爬香山,路线提到东山村,心里咯噔一下。随口问了几句,最后想想,装备不足,兴趣有限,算了吧。

结果第二天早上k哥开始狂轰乱炸。

“没有羽绒服?我借你”
“没有头灯?我这里有仨”
“走的慢?没问题,我们不跑,就是走路”
“你的体力,肯定没有问题!”
“晚上出来走走,大伙儿聊聊天儿,多好啊!”
“要不要接?衣服放我车里!我可以把车钥匙留一把给你!”

招架不住这阵势,那好吧,走一圈。

回家拿了衣服,赶到香山,时间尚早,不能浪费,自己先走了一遍马道。下来,收到微信,他们晚一小时。好吧,再走一遍。汇合的时候,已经爬了两遍马道了。走走停停拍拍照,在RX100的镜头下,夜晚的西山宁静雅致,远山的轮廓、从黝黑的土石上泛出的微光,脊背上一盏孤灯好像北极星,另一面,城里灯火辉煌,满眼华彩流光,世界万千相。

总算和大部队汇合。小阔同学道别,说明早还有事,于是剩下我们三个人。晚上8点10分出发,他们第二圈,我的第一圈。

k哥忽悠我去的时候很谦虚:不快,我们就是溜达,我们很慢的,你肯定没问题。走的时候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入山门没几步就拐到徒步路线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开始还能踱着步走,马上转成四肢并用。白天还会打量,这路线能不能骑下来。晚上四处黝黑,头灯只能照亮脚下1米见方,全是埋头走路,生不出其他臆想。我这些年走路经验越发稀少,塌下身子,很快腰疼。以往骑车都是大半程后,背包沉重,才会这样,这会儿却是刚起程。他们两个嗖嗖去了前面,只能看见头顶两盏微光,听见同伴的声音,倒也不慌张,沉稳的走路。

因为是在西山。是,我家后院。

好吧,我总大言不惭,说:这是我家的。他也不恼我,统统平静的接受。我在骑车之余经常和他说些家长里短,评价路人甲乙丙丁,把对远亲近邻的抱怨愤恨通通倒给他,还会又吼又叫,完全不掩饰的泼皮耍赖,他不介意,都安静耐心,都沉默不语,都任我撒野。

离开北京,我最舍不得的,就是西山。

所以,虽然腰疼,也并不太紧张,老望京,很快就在眼前了。

下去就是东山村。

去年冬天,因为z同学的要求,走了若干次这边。他喜欢下,我则是对反爬三家店更感兴趣。下东山是完全的技术路线,对车要求高,更高的当然是对人。不仅有若干艰难的回头弯,还有更多凶险的大石头落差,选线要求精确,z同学的前空翻,乃至再早两年的啃地磕破嘴,我至今历历在目。我胆小,惊险处不敢尝试,只是完成了几个小难点的逾越,但足以让每次骑行都有新的意义。

可惜走路是另一条线路,传说中的小小五,上上下下,都不太长。月亮高悬,明净澄澈,光芒耀眼,回程反爬路上我极少开头灯,石板在月光的掩映下熠熠发光,像极了moria隧道的旅行,我的脑海不断涌现指环王的场景,仿佛自己也在经历一场冒险。

夜里温度很低,月亮很大,星星很亮,一切都和谐又美好。

下山,不算太过漫长,在体力透支之前顺利回到停车场,1点多。

回家,5环路上空空荡荡,k哥说,可以横着开!夜爬,的确无数便利条件,只超高的效率一条,我下次还来!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