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小五穿越简记

周六天气很好

到了夏源每年都住的小旅店,老板娘说:又来啦!她居然还记得我,差不多2年没来了!晚餐火锅加驴肉猪头肉,早餐还是河洛面,都不好吃。nico同学说,俺们那嘎达是猪肉制品产品,俺们也是猪哪里都吃!不过这厮显然没吃过猪血。晚饭后三个人在街边走了一圈,讨论了一下,这地方真是没啥可逛的。可我连那年的澡堂都没找到。。。。。

第二天早上车开到草沟铺,装车,开骑。一出门就是爬坡,还好这段是铺装路面。走着走着,跑步的人就跑丢了,小马蛙总去追回。下沟,起初是个技术路段很有趣味,没多久就进入河滩,大小石头遍布,悲催的,这段居然有15km!我摔了无数次,最后座杆螺钉断了,推车走了很长一段才追上大部队。大家修车无果,于是郭伟很坚决的和我换车,一直到晚上回到驻地,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从沟里出来不多久就是飞狐山庄,可惜今晚不在这里休息。郭伟的车把立太长,得够着骑,变速也有问题,真难为他怎么骑的。爬公路,路过无数个蝴蝶谷隧道。最后拐上新路,爬坡有点陡,好在不算太长。因为换了个不 熟悉的V刹车,下山又是无数摔,其中一处路上有大车压的印,很深,我一边默念别摔别摔一边就从车头飞出去了,头盔重重的磕了一下地,摔了几道裂口出来,还好人没大事,小拇指被挫了一下。

回到公路,赶了十几公里夜路,月亮周围有很大很漂亮的光晕(halo),第一次见。阿良后胎没气了,停下来打车,我跟在后面反应迟钝,直接撞上去,太困了。晚上吃的不错,就是屋里暖气太吵了,我们半夜关掉了暖气。夜里突然肚子疼醒过来,好在不严重。

第二天,出门又是爬坡,土路,很陡,且长,和nico一路不紧不慢的,伊下来推了若干段。上到顶之后在山脊横切,过去居然就是利华山尖,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小房子。跳神出门没多久就发现后拨换了,没法变速,难为她单速一路骑下来,还一直在队伍前方。下山,起先路很难,还好没摔。中间走错了一小段,不得不很悲催的往回推。路过冰瀑,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想到居然被划了个大口子,裤子都破了,停下来换衣服。之后跟着老刘走到羊圈,一路看不到车印,打电话问,大部队居然在我们后面。他们走了沟底,我们在山腰。。。。后面路上一处难点又摔了。下到村子,补了山泉水,看了小猪打滚,开始15km的爬坡,没有尽头。天气好的没道理,阳光热烈,只穿单衣也稀里哗啦的流汗。nico经常下来推,我也没节奏了,非常烦闷。奇怪的小马今天表现异常,推测心理崩溃,完全和昨天一路没坡的神勇是两个状态。好在最后5km被三轮的汽车捡到,5个人直接拉到山顶。nico说,100块真是不算啥啊,上来好便宜,我说,那你付我100块吧。。。。。老刘突然像换了个人,嗖嗖在队伍前端上到顶,只比我们搭车的慢了十分钟不到。山顶推了一小段,经过针叶林,一小段起伏,继续是绵长的下坡,超过了一队木材车,爆胎王nico同学又爆了(他两天一共爆了4回)。我正好饿的两眼昏花赶紧吃东西。之后很快回到铺装路面,是早上骑过的上山路,心下踏实了不少。还好,今天不用在水泥路上赶路了。

吃晚饭,装车回家。赶夜路,完全不用担心堵车。旁边两位都在睡觉,我一路虽然有点困,一直努力保持清醒和老毛说话聊天,生怕司机困乏。夜里1点多赶到五环晋元桥,三个人继续打车回城里,回家洗澡睡觉,快3点了。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