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路VS遭报路!

周六和老炮们上山。爬山总体正常,z同学表现神勇,第一次把果园最后的长坡蹬上去了,这厮第二天又征服了水泥路之前的小陡坡,于是一路得瑟。我换平踏以后都没觊觎过任何难点,现在但求不摔pp。蛙总的车被友人换成了750的宽把,热血沸腾非要上观佛,我完全记不起来上次上观佛是哪个季节了。下的磕磕绊绊,手扶地一次,其他没有大失误。继续去模北,z同学在最陡的坡上停下来,我猝不及防,刹不住的节奏,只好右边身体着地,用肩膀和全盔减速,肩膀一片淤青。。。。。后面的下山依旧是自虐的马沟路,原来老炮们对上面的S弯都毫无惧色,我完全没看到他们已经下到底了。z同学试了几次,只是把其中一个弯攻克了。后面的树门,老章提示要首先切大弯,再拐过去。我试了试,被卡在树中间。下到小桥之前的某段坡路,上山时看李大师的公子轻轻巧巧的过去,我被z同学传染,现在反而次次撞树。。。。。安全的下山,阿弥陀佛,好在已经鼓出来内胎的前胎没有被扎破。

回家果断换前胎,补亏气的后胎,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后胎还是瘪的。急忙检查,原来还有一个小眼之前没注意。赶紧动手折腾,后来一路都困倦不已。

山脚下帮主国际友人碰头,这家伙很风度的给我来了个欧式招呼,觉得摸到了一只大猩猩。。。。

刚出果园就被小猴一行人追上,于是瞬间变成10来个人的大队伍。浩浩荡荡往上骑。三台阶之前的飞包,帮主今天上的很轻巧,z同学也上去了,我照例被卡住,后轮上不去。

大家商量了路线,帮主决定先下水库后去羊圈。准备下山之前,有强迫症的尼同学再次把我的前后避震线圈撸到最底。大叔哭诉自己90kg,之后一群小伙儿们开始热烈的讨论体重,我很恍惚。。。。尼同学一边说,有分量才有力量呀!

下DH没太大悬念,听闻尼同学不带减速的一路冲到底,cjk同学在后面跟了两个弯,之后就连烟都看不见了。小猴下到底脚心抽筋,跟我手脚都要抽的感觉非常类似。

从南马场水库去后山,大家围观尼同学上入口,没有什么花活。后来伊说,上坡的技巧就是:没有技巧!只要有体力就没问题。好吧,我觉得我们讨论不在一个维度里。。。

后山入口休息,原本小猴几个要下山,被我们忽悠,接着往上推羊圈路,苦了大叔,正好收编了阿良。羊圈路夏天全是荨麻,这会儿没轻松多少,无数个胳膊肘弯+落差。比较骇人的是,弯道一边都是大落差,想尝试的欲望瞬间被强烈的恐惧压抑,老老实实推下去吧。尼同学通常是不探路直接下,毫无惧色!

下到挂甲塔,没找到卖水的,大家只好接着往上爬。同行的几个小朋友居然都没上过望京楼,一路问还剩多少啦?他们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骑香山的!我又要坚定不移的黑平踏。某个长坡,我正不紧不慢爬着,突然右脚踩空,重心不稳,直接向右边倒去。正好骑在路边,旁边就是深沟,赶紧伸手撑地。虽然身上没大碍,手掌却结结实实拍在碎石上,瞬间肌无力。“这么长时间,水泥路上坡能摔的这么惨的,你是第一个!”

抱树路入口不多久大叔就上来了,大家集体鼓掌欢呼。武哥等我们多时,队伍继续壮大。抱树路,至少应该有一年多没走过了,到抱树点大家多米诺一般集体下车,twingle正好发现自己的后轮掉了,再检查,是尾钩松了。cjk同学来回看了几次,绕到右边下,尝试了两次未遂,估计下次就没问题了。尼同学还是他一贯的风格,不考察路况,直接下。这段的确凶险,伊后轮左右摇晃,但都能神奇了扭回正位,不太减速,大家很high在上面欢呼,果然大神也。看照片,伊在这里依旧身体重心移动自如,车能随意左右摇摆。后面某个陡弯,“你那次就从这里滚下去,我吓得老老实实推下去的”,我的确是老了,完全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出。。。。。回到水泥路之后,大家观摩了遭暴三人组在出口处堆的石头,我终于理解了为啥老章现在天天喊“没意思”了。。。。

后面回到自测路入口,老刘因为爆胎耽误不少时间。下自测路,大家都从右手边下台阶,我选择左手边,可惜中间被卡住。后面依旧正常,大石头弯还是会撞前轮停住。z同学说他曾经下过,想不起来了。下到底,蛙总的后刹据说完全没有了,老刘后胎又爆胎,命运多舛。。。。。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