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香山(3.8-3.9)

周末过节,上山显然是最好的庆祝。

遗憾的是出师不利,我在果园最后一个长坡时没处理好坡起,直接后仰倒地,pp结结实实压在尖石,碎成八瓣。z同学还在一边冷嘲热讽:这里摔过人吗?你不断刷新摔车地点新纪录呀!疼的直咧嘴,确切的说不是疼,是整条腿又酸又麻,完全无法发力,四仰八叉赖在地上哀嚎,好在没有行人。。。。

结果整个上山路段,一直爬到茶棚,没有一点好转,只能拖着一条残疾腿往上爬。上周是z同学膝盖疼,今天是我pp疼,每周都弄出些意外来才合理。

在茶棚休息,去迎面坡小飞了两次,给z同学拍了几组视频,4次扎头两次,成功率只有50%。

之后觉得大腿稍好,可以轻微发力支撑身体了。想想心有不甘,辜负了大好光阴实在罪过。“去模北!”

其实还是有些怵的,毕竟这是事故现场,即使我没留下太多阴影,心理上还是有隐忧。好在换了新胎,z同学对2.25的onza赞不绝口,号称有无以伦比的抓地力,我姑且盲目相信一次!。况且从今天上坡的效果看,的确不同凡响,和之前的光胎爬坡完全两种状态(仅限摔pp之前)。

z同学说,“我来带你用龟速大法下模北!”这的确是一句准确的诠释。事实上,开头几段乱石坡都下的很慢,颠簸感比从前轻微了好些。下到分段处尚好,可惜之后就变成了乌龟。z同学说了句“看我来切弯”,噌噌几下没了踪影,我刚小心翼翼转过弯来,悲剧就开始了。这段陡坡总会不由自主剧烈的捏闸,但稍微一捏后轮就抱死严重侧滑,我不得不停下来调整,可刚一上车,又是严重侧滑,完全无法骑在车上。“你还好吧?”z同学在弯底等了我很久,无耐我只能站在坡路上发呆:之前我嗖嗖下山的光景去哪儿了?去年我都是怎么下山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不会在这段陡坡上骤停或者下车了,结果今天只能全程推下去!

后来z同学上来帮我推车下山,他总结“你的闸把开度太大了所以捏不住,抱死点也太轻了,不像mega,有很长的线性区域,这个你得点刹!”“可是我就是点刹呀””你是用mega习惯了,很难找到点刹的感觉“唉,换刹车之前一直认为trail也是线性区长,不像shimano家的,抱死点清晰,触感硬朗,不曾想,avid的四缸,也只有0和1两种状态。。。

经过这段,后面的简单路段顺利下来,速度慢,没有意外,没有险象。甚至在最后的田地里我跟着z同学第一次骑过了墙边的掉头弯,虽然并不流畅,也是个历史性进步。

反爬回三叉,路上越来越心虚,目送z同学渐行渐远,希望能齐头并进,无奈心力不足。下山还算顺利,在三台阶之后的小包也尝试了跳跃,成功否未知。z同学说自己跳的不错,跟在后面看不见。

回家才发行裤子找不到了。我翻了半天包,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两条裤子是放在一起的,为啥另一条没丢呢?难道随机飞出去也有选择性?

于是,周日中午决定回模北,找裤子。

一个人,没有拖泥带水和磨磨蹭蹭,没有意外,头天所有不顺的地方都利索的经过,骑不上去是正常,骑上去了是惊喜。偶尔那么一两个惊喜足以给爬坡涔涔滴汗的我打上一针兴奋剂。退后了一百步之后前进五步,我用阿Q精神勉慰自己。

本来想后山,到茶棚转念一想:应该去捡裤子啊(事实上,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捡裤子这回事-___-)!那就模北咯。在三叉碰到帮主,他们已经后山模北跑完一圈了。出门的时候被他电话骚扰,后山入口路遇某外国友人,他们鸡同鸭讲交流不甚深入。碰上了,这个在天津出差的意大利人也是个狂热的山地车爱好者。“你们的小路不错!”可不是么,全北京就这一个香山呀!

和他们道别,继续一个人上路。昨天下的太寒碜,今天没想补回来,此行的宗旨也就是不出意外,而且重点是在找裤子呢!很幸运的,在第二个乱石坡底,看到裤子就挂在路边,和上次一模一样,连地点都大致相同。可见这两段坡太颠簸,即使速度不快包里的衣服也很容易掉出来。失而复得是种美妙的体验。可惜手太快,裤子前一个晚上已经下单补货了。

在强烈的喜悦中下最陡的三个弯道,侧滑的情况没有昨天那么严重了,我刻意的放了点后闸,但结果就是速度太快很难控制,在拐弯前直接冲出路面,好在一切皆可控,顺利下车。

鉴于头一天的爬坡太萎靡,今天想要弥补,没有保留的爬坡。过程很尽兴,结果很惨烈。三十分钟严肃的爬坡,精力耗尽,胳膊甚至比腿还酸。不仅仅是下山,连回家路都精疲力竭,好在天黑前终于回到家。

1点多出门,6点前到家。不到5h的骑行,完美的一天。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