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事故-续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周六因为可能下午加班,于是上午先去车店修车。在ziming同学的妙手下,mega后刹终于活塞归位了。不过碟片还是瓢,略微掰了掰,基本无解。但是已经很满意了。ziming同学还动用了他自制的修车工具, 没有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中午打电话,看来下午不用去了,看看天气还好,抓紧时间骑一趟咯。这个时间,显然只能自己出发了。当时核计路线:要不先来趟模北,然后看时间再看要不要下墙根。毕竟现在是冬季,如果天色晚了就放弃,反正周日还能骑。

于是很自信的爬果园,一切正常。没有自锁也不抱怨了,上不去的地方还是上不去,因为赶时间,这回连课都不补了。

一路无话。上到三叉白房子碰到唐龙和光影(我现在还认不出他来。。。。。),他们正在休息。“又偷练啊!”我笑笑,答了嗯,想着这个点儿了他们应该是下山和我不同路,就没停继续走。

下山之前照例停下来,穿护具,戴头盔,把背包带子系紧,带好眼镜,就和之前的千百次一样。

下山,开始感觉一般,有些地方速度过快。在飞包处虽然是顺下来还是有明显的抛出感,速度有点失控,后面注意了一下。下连续坡,速度还是有点快,感觉不很好。于是最陡的地方我很刻意的捏闸,走的还算平稳。下完这一段,照例停顿了一下,缓缓神。

然后就没有记忆了。这个过程有2h+。。。 。

在我失去记忆的过程,根据同学们的口述拼凑,应该是:我在某段平直没有任何难度的沙土路段(旁边连树都没有)突然抽风失控摔车,倒地,摔碎头盔,摔碎风镜,摔折后刹闸把。之后我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抛弃车子,开始毫无目的的往山上走(非主路,而是在山上乱晃)。于是我身后的唐龙光影这两个小伙伴(据说他们还是临时决定再下一次模北的!)在看到我倒地的车子后花了2个多小时才找到我,期间数次绝望的要放弃。他们没有我的电话,于是动用了大量人力,大伙纷纷电话我。最神的是,我都有板有眼的接了。小马后来复述他给我打的情形:“你在哪儿呢?”“我在家睡觉呢!”谁知道是不是鬼魂附体帮我作答的呢?

等我再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唐龙光影打电话给春子,请他开车来接我去医院。那会儿天已经快黑了。怎么下的山,我现在都没有画面记忆了。甚至之后从医院到回家,记忆也都是扁平的,只有框架,没有细节。。。。。

在医院照了CT,头上起了个包,左边下巴处有小擦痕,很容易和痘印混淆。医生说没看出什么大问题,如果不舒服再复诊,顺手开了两瓶药,其中一瓶我后来看是治老年痴呆的。。。。。医院里小马和老刘都来了,看我是不是需要帮助。春子把我转交给小马,这孩子很厚道的来看我,然后送我回家,帮忙把车抗上了5楼。

如果没有唐龙、光影、春子、小马、老刘等等同志们,我这次恐怕就很难这么完整的回家了。车子丢了,这还是其中一种比较好的结果。夜里人在山上冻死,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看我当时迷糊的状态,很有可能一下子犯困昏睡过去,一月的北京,那样就很难讲了。所以,要非常非常感谢可爱的小伙伴儿们!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