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辣丁

和人在新疆办吃饭,别人点了奶茶一壶,我看了看那壶,普通而暗淡的玻璃,颈口毫无光泽的金属圈,奶白的茶。问服务员,说是有奶,加了盐。我想会不会是羊奶呢?不然,我在家里用牛奶+盐,也兑不出这样的味道。另一道手抓羊肉,吃了好多遍,上一次是和小朋友,我们两个人,居然没吃完两个菜。小朋友说,中午的豆捞还没消化掉呢!

我叹一口气,她的肚量,前一次还跟我说,在家涮肉,开了两袋,吃了七七八八了。那一袋可是400g的!

又想起早些年,我在成都。夜里航班到港,我们找到住处,放下行囊,顾不得歇脚,直奔友人指点的三只耳冷锅鱼。三个人,我一人几乎吃了一半,同行的男同学看的目瞪口呆,我不以为然,鱼么,哪里占的了多少肚子?还有美味的莲藕,还有。。。。忘记了。后来在成都本地人家里又吃了一次,我收敛了一些,一行人还是把那如脸盆般的一锅吃空了,当时我还是特别有节制的,在人家总不能太放肆。

后来,大约是奥运之前的一年,中午在海底捞,我把一大份黄辣丁吃空了,只给他人留了一条。那人很有城府,等我吃完了,才悠悠的说:啊,你一个人吃完的哦~我看看了,骨头都被收走了,死无对证。前年,另一家海底捞,一个大份黄辣丁,不过我再也不能一人吃完了。去年在海鲜市场采购,我才知道黄辣丁可以肥成一条半斤重,买了四五条回家烹饪,豆腐鱼,用的南豆腐,煮的时间不太短,后来鱼和肉都碎了,我吃了不到一半,虽然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但胃口终究不如从前了。。。。

我喜欢的事物,那个类型的,是再也不会变了,即使过了很多年。

在微醺的夜,我想起了黄辣丁,头发又愁白了好几根。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