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香山

一周以来经常看看,车胎无恙。早起给车胎打气,拔出气嘴,就听“嘶”的声音,渐渐弱化,但不绝于耳。听了十来秒,我把耳朵凑上去,似有若无,难道是我的臆想?长期耳机,耳朵一向很不灵光。想来想去,等等再说吧。等我吃完牛肉面+核桃塔+拿铁的豪华版早餐,收拾妥当,准备推车出门,一捏,前轮真的气亏了。。。来不及内牛满面,准备放气换胎,才发现这条是灌了补胎液的。气放不出来,那就打进去,也许就能自己补好呢?这么想着,打完气,再听,好像没有“嘶嘶”声了,将就着先出门吧。

但事情总是朝着不让人舒心的那一头发展。一路胎压越来越低,快到五环时已经骑不太动了,好在毕灌了补胎液,不能全漏光。费劲的骑到阿仙店,想要换胎灌补胎液,结果,大门紧闭!电话也无人接听,悲恸。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在随后twingle准时赶到,他的大气筒没让我吃太多苦。不过备胎没了,这一路只能拼rp。

昨天我在泳馆里,一边晒着太远,一边看外面的树木被吹弯了腰,心里暗自得意没出门。今天风弱了不少,偶尔阵风,大部分时候都可以怡然的享受阳光。一路骑行,帽子外套都是多余的了,手套也可以少带一双,这种久违的温暖犹如老天的恩赏,唯有恭顺而贪婪的接受才能不辜负之。

常规路线,爬到快活林,翻过栏杆后的起伏,路面覆盖着厚实的一层积雪,旁边树木夹道,树后是辽远的天,阳光从斜上方泻倾泻而下,雪地里反射出一片银光,以致澄蓝的天都失去颜色。这场景让人顿生错觉,香山如此神秘,好似初见。

下水库DH小路,这大约是香山上路况最好的一段下山路,轮着结实的压着土石,颠簸,是久违的幸福感。倒霉的是中间为了躲避路人,失速摔了,正好磕在胯骨上,不疼,就是亏了。横穿水库冰面,有大片露出来的裸冰,twingle很淡定的说:天天都是零下,没问题!爬后山,期间链条又掉到飞轮和轮子之间了,没人帮忙,好在这次没卡太紧,稍微拽了拽,出来了。下后山,路况虽然不及上周,不过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能不带闸的高速路段,扭来扭曲,一切甩在身后。

然后很烦闷的爬回三叉,中间被twingle拉劈了。路口风大,赶紧下山,不想在果园最后路段中了埋伏,因为升降座杆而分心,瞬间撞上了路边的树枝,沉闷的一声,瞬时有点找不着北,发觉脑子还好使以后,担心头盔撞碎了。。。。

回家开,全盔帽檐,三个固定的钉子,只剩一个了。661的质量,不过关啊!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年末香山》上有1条评论

  1. 什么时候我把你拉屁过。。。。
    你撞树枝啦?我怎么没印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