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越野

早起看,没风没雪,路上比较干,出门是可行的。

越走到山脚下路越湿,轮子溅起的泥水,黑黑的溅满了后背的头盔,想起来山西的第三天,个个沦为矿工,风雨兼程,还有后来在澡堂氤氲的腾腾热气,我赶在闷死前冲出来,却发现谁也不在。
入口碰到西瓜还有另一枚同学,打了个招呼,还是走自己的。另一个男同学始终在看手机,他们还要等人,磨磨蹭蹭,与我不合拍。
这天虽然隐晦,雾霾层叠湿气浓厚,但是因为气温不低又没风,身体倒是很舒适,远比几周前的低温暖强。我出门前全副武装,不仅换了厚的骑行裤,还带了头巾和多一双的手套,发现都是多的。路上厚厚一层雪,有人行走处夯实些,大部分都是平顺的一大块,像奶油,又让我想起了止锚湾细腻的沙滩。第一个排水沟t听着Aranjuez蹬到了顶上,大为鼓舞,原来也没那么糟。之后的路,一边滑一边挣扎,车把经常歪歪扭扭,重心也跟着不断调整,需要很好的控车技术。难点都不用挣扎了,直接推过。没走林子里弯弯绕绕的小路,抄了一段近道,推推骑骑,偶尔看到自己的影子,倒是没比平时拍拍停停慢多少。
上到防火道,走山的人比平时还多,一伙一伙成群结队,像一群群的麻雀。防火道上雪依然是厚,不过这些昨天新下的学还很宣软,加上温度不低也没来得及结冰,除了拦车杆前一小段陡坡,都能骑上去。每个冬天都要念叨雪地越野,其实冰雪骑行经验并没那么多,今天算是涨了一大截。
下拦车杆前下去探了探路,路滑是不用说的,结果刚上土路就下脚了,后面一路歪歪扭扭,后轮漂移严重,随时要撞石头,结果在夹皮沟还是不幸落马,停了一次。山脊最后的大坡实在不敢放开走,只好推了一小段。下荨麻路是彻底沦陷了,下车无数次,上次就过不流畅的弯,今天更是不用想了,都是磨磨蹭蹭过去的。一路下来,看不见车辙,可能今天我是第一个骑车下的吧。
去后山的路,因为少有人走,雪更厚些,更多的侧滑和蹬空,索性不太挣扎,慢慢爬,注重更圆润的蹬踏。这时的雾散了些,看到远山的黑白相间,晕染的边缘模糊,空山相对,静默无言,梁祝悠扬的调子,比雪更清新。下后山就比较惨烈了,本来我最喜欢的一条路,因为雪厚,经常失控,滑到路边,莫名其妙的撞树撞石头,为懒得带护具付出了惨痛的教训,疼得路边停下来歇了两三次。高速弯今天都变成了慢速弯,最后陡峭嶙峋的石头路干脆推了一部分,有点摔怕了。
罩着大暖帽,水泥路爬回三叉,绕开了迎面坡小桥,水泥路到三台阶才转道土路上,按照来时的路下山,天色渐暗,慢慢觉得冷了。下到山下,袜子湿了大半,在雪里走了太长,还有从脚踝没过去的,我特意穿了两双袜子,脚趾还是冻得有点麻木了。看来雪天最大的问题还是鞋子不防水。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